po18shu,com 民政局(NP线)

      卫昊像是个狗腿子一样忙前忙后,楚清冉说了半天也没有用,只能无奈的吃完这一顿。

    男人一扫之前的颓废,精神抖擞,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好事。

    反正卫昊是发现了,但凡自己出差了都没有什么好事。

    顾商言就是一次出差后突然乘虚而入的,如今更了不得了,直接就要分手了。

    这下子,他是说什么也不愿意出差了。

    能用电脑解决的事情,绝对不出差解决。实在要出差,他就看看能不能找个代替的人去。反正原则就是不能走。

    陆季阳有些瞧不上他的模样,不过也没说什么。

    和楚清冉选了个日子去扯了证,卫昊开着车送他们去的。

    两个人进民政局,卫昊把车停在车位,靠在车边等,手里拿着手机处理着公司的事情。

    “卫昊?”突然间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他抬头,发现是顾商言。

    “啊,你怎么在这啊?”他把手机揣回兜里,好奇问。

    顾商言眼睛瞥了一眼民政局:“当事人过来办点事,我跟着过来。你在这儿干嘛呢?”

    眼前的大男孩仿佛一点都没受到影响的模样,顾商言觉得不对劲,因为卫昊打听过他,如果他跟楚清冉分开了的话,精神状态那么好,要么是没喜欢过,要么是他们没分开。

    顾商言心底忽然闪过一个念想,他突然看向民政局:“他们两个来领证了?”

    这个事吧,要瞒也够呛,卫昊想了想还是没瞒,点头:“嗯。”

    那你在这儿凑什么热闹?

    能做律师的能傻到哪里,他越想越不对劲,眉头紧紧皱起,语气有些生硬:“你和她还在一起呢?”

    卫昊摸了摸鼻子,余光已经瞧见楚清冉和陆季阳从民政局里出来,一会儿楚清冉和顾商言打个照面也就都知道了,他点点头:“做孩子的叔叔嘛。”

    顾商言愣愣的站在原地,直到楚清冉过来了,他才回过神。

    楚清冉也是一怔,没想到会在民政局看到顾商言。

    “我们谈谈吧。”顾商言说,眼里藏有太多情绪。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从民政局里走出来,跟顾商言打招呼:“顾律师,我们现在去律所吗?”

    顾商言回过神,跟那个男人抱歉道:“不好意思,我现在这里有点事情要处理,我们改天约个时间行吗?”

    那男人这个时候也发现这个有些奇怪的气氛,不过也没想太多,只当是顾商言遇到了另外的客户,他的事情不怎么着急,点点头,跟顾商言道别,开车走了。

    “回去聊还是去哪?”他看了看四周,没有一个适合聊天的地方。

    楚清冉道:“回去吧,你开车了吗?”

    顾商言眼神望向自己的车的位置,“嗯,在那边,走吧。”

    于是卫昊跟着陆季阳,楚清冉跟着顾商言,从民政局分开走。

    楚清冉他们的车先开出去,卫昊正准备跟上去,被陆季阳拍了一下:“你跟上去干嘛?”

    卫昊莫名其妙:“不是回家吗?”

    陆季阳冷笑一声:“那你来家里的时候我出去干嘛?闲的?外面空气好呢?”

    卫昊这才明白陆季阳的意思,他脸色变幻,有些怪调:“你就一点不在意?”

    陆季阳眼神看了眼前面的红绿灯,“在意什么,看着,这是什么。”他把手里的结婚证拿出来甩了甩,眼神说不出的轻蔑。

    卫昊气结,没话说了。下个路口,和前面那辆车分开,绕了远路。

    顾商言的车内并不静谧,楚清冉打量了一下顾商言,缓缓问道:“最近还好吗?”

    “不好。”他回答的很快,心底有股气郁结在心,疏散不开,闷得难受。他看着路边,瞧见一个公共停车位,方向盘一打转就停了过去。

    “为什么?”顾商言问,“为什么我就要分开,卫昊就可以继续?”

    “抱歉,我就是心软了”

    顾商言用从未有过的语气跟楚清冉说:“为什么对我就没有心软?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容易舍弃是吗?”

    楚清冉从未瞧见顾商言这个模样,语气凶狠,可是眼眶已经泛红,捏着方向盘的手指握的紧紧的,像是要把方向盘生生撕扯下来。

    “他低三下四的求我了,我”楚清冉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顾商言忽然笑了:“所以说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忍让的孩子就什么都得不到吗?”

    “你是不是也要我哭给你看,你才会知道我的难过?”

    别再丢掉我(NP线)

    大抵每个男人受伤后的表现不一样,陆季阳是冷嘲热讽的冷眼旁观,而卫昊则是撒娇恳求。

    而顾商言是隐忍的。

    男人眼眶都红了,却没有掉下一滴泪,明明手已经攥的发紧发白了,但语气还是在努力保持着他一如既往的温柔。

    只是气息有些许的不稳。

    楚清冉伸手,想要抚摸顾商言的脸。男人眼睫眨了眨,眼神不错漏的看着她。

    “对不起。”楚清冉说。

    顾商言恨自己对楚清冉太过心软,只因为她简单的一句话,心就软了,好似这些日子自己的辗转反侧霎那间就化为乌有了。

    他的嗓子因为压低声线而发哑:“那你还打算告诉我吗?”

    如果不是今天他发现了,楚清冉是不是不打算给他说这件事,就此一刀两断的分开了。

    “不是……”楚清冉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给顾商言说,她还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说,只要你说的我都信。”顾商言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底线为何如此之低,好似遇到了楚清冉之后就不由自己来决定了。

    但凡只要她肯骗自己,哪怕只是骗骗他,他都愿意相信。

    “商言,我的确没想好怎么跟你说…”也还没找到机会跟他说。

    他的确做到了他说的退出,只是她变了,在这一点上,楚清冉无比抱歉和内疚。

    “那现在呢,现在你还要抛弃我吗?”顾商言问。

    楚清冉摇摇头,手从他的脸上落下,握住了男人的手:“不会的,商言,我错了,我不会丢掉你的。”

    顾商言定定的看着她,久到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才低垂下眉眼:“你答应我了,就别再反悔好吗?”

    楚清冉心底一叹,她终归还是又伤了他一次,这一次她捏捏手,努力挤出了一个笑:“不会的,不会反悔。”

    “真的,别放开我了。”他再一次强调。

    脆弱的内心再也经不得这样的波折了。

    “好。”她如是应道。

    【NP线完】

    ——————————

    拒绝卫昊(1V1线)

    等平静下来时,已到深夜。

    楚清冉揉了揉腰,就忽然感觉身边的男人浑身僵硬。

    她仰头看着他,有些不解,陆季阳的手指跟着停在她的腰上,紧张兮兮的道:“没事吧?刚才用力难受了?”

    反应了几秒,楚清冉笑得不可自已,“你胆子怎么变成了老鼠胆了?”

    原本狂傲上天的男人,居然也会有今天。

    刚才做爱的时候就是一副小心翼翼生怕重了模样,如今她只是略微的揉揉腰,他就草木皆兵。

    陆季阳努力想要保持住自己淡定平静的模样,嘴角嗤笑仿佛不屑:“我只是关心你,毕竟虽然慢了点,可是它还挺大的。”

    楚清冉被他的不要脸给翻了个白眼,腰也不揉了,裹着被子躺下无语。

    陆季阳从身后贴上来,语气有些不确定:“真的没事吧?”

    楚清冉彻底没话了,觉得下次再和陆季阳做的话,自己会被他烦死,没好气的道:“没事,真没事额”

    她忽然一顿,陆季阳瞬间紧张,汗都要下来了:“怎么了?”

    楚清冉脸色古怪,声音低了些:“他刚刚好像踢了我一下。”

    陆季阳愣住片刻,立即用手抚在她的肚子上,连忙轻声道:“宝宝乖,爸爸错了,爸爸不敢了不敢了,你不要折腾妈妈了,爸爸再也不做了,乖乖,不生气不生气。”

    他跪在床上,低垂着头,神情认真的对着她的肚子道歉,温热的大手轻轻落在小腹上,缓缓安抚。楚清冉的眉眼不知何时舒展开来,嘴角也不自觉的多了一丝笑意。

    这个孩子,改变的不仅仅是她吧,楚清冉默默的想着。

    连带着几天过去,楚清冉和陆季阳都没怎么出门,不过绕是楚清冉再诱惑陆季阳,陆季阳都不为所动,明明肉棒已经硬起,可宁愿一个人躲进浴室里冲凉水澡,也不再同意楚清冉的邀请。

    就在陆季阳还处在水深火热的状态下,卫昊登门了。

    楚清冉打开门的时候还有些愣,眼前的男人憔悴许多,胡茬没有理,眼睛底下也尽是血丝。

    陆季阳从身后同样瞧见了卫昊,他走到楚清冉身后,低声问道:“需要我去买点东西吗?”

    楚清冉明白陆季阳想给两个人单独聊的空间,家里没什么需要买的东西。

    她摇摇头,把卫昊邀请进来,却对陆季阳道:“不用,一会儿晚一点咱们一起去逛超市吧,到时候要买什么,咱们一起逛。”

    她刻意忽略掉卫昊失魂落魄的模样,尤其是听到楚清冉划分界限,分出咱们这句话时,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让人坐在沙发上,倒上一杯水,楚清冉神色平静,大方得体的看着他:“累了吧,喝点水。”

    卫昊又升起一股希冀,老实乖巧的把水喝了。

    “老师你”他才刚开口,楚清冉就打断了他。

    “卫昊,这个事情就像电话里说的,没有余地的。”她很平静的说着,“我知道你可能很难接受,但是今天见完这一面之后,我也不会再见你了。”

    “你还小,人生还很长,会遇到一个你喜欢的女孩子,然后在一起。”她摸了摸已经凸起的小腹,毫不掩饰的在卫昊面前展示,“而我现在只想好好的当一个母亲,想要做好一个妻子。”

    “你知道我从一段失败的婚姻里出来,本来我也认为我不会再走进婚姻,可是,他来了。”卫昊可以清晰的看见楚清冉柔和的眉眼,“在我肚子里一天天的长大,会踢会动了,我感觉整个世界对我的意义都不一样了。”

    卫昊沉默许久,他沙哑着嗓子问:“老师,你是喜欢陆季阳还是喜欢孩子?”

    楚清冉没料到卫昊会问这样的问题,但是还是毫不犹豫的道:“喜欢这个孩子。”

    她对几个人的情感或轻或重,可是哪一个都没有足够影响她走向婚姻,只有这个还没有成型的孩子,这个跟她血脉相连的孩子,让她敢走向下一步。

    “如果,这个孩子是我的,你也会跟我在一起吗?”卫昊问。

    楚清冉迟疑了一下,缓缓点点头:“可能会。”

    卫昊眼神一凝,“为什么是可能?”

    楚清冉叹了口气:“卫昊,你父亲母亲能够接受我吗?一个比你大,还离过婚的女人,这个女人还曾经是你的老师。”

    作为一个母亲,楚清冉很容易就带入卫昊家人的想法,阻力重重。

    而如今的卫昊,不足以摆平。

    一个家(1V1线)

    所以,哪怕孩子是卫昊的,楚清冉考虑的也会多一些。

    换做是顾商言或者陆季阳的话,这个问题就简单点。

    卫昊想要反驳,可是却找不到能够反驳楚清冉的点,他张了张嘴,最后又无力的闭上。

    一个男人的成熟与否,决定了这段感情的走向,谈恋爱可以,结婚不行。

    因为婚姻是一堆鸡毛蒜皮,哪怕这个人是陆季阳,楚清冉都不算特别有信心。

    “你还想问我什么吗?”片刻沉默后,楚清冉又开了口。

    卫昊看的出来,楚清冉是铁了心想分开。

    他想要找一个借口,就像他曾经找到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攻克她的某一点,然后顺其自然的在一起。

    但对上楚清冉抚摸着自己肚子时的模样,还有陆季阳虽然漫不经心,可眼神却一直若有似无的瞥在这边的神态。

    他的心渐渐落了下去,如同堕入深渊。

    没有机会和借口了。

    陆季阳甚至比他还要了解楚清冉,他们甚至都三人行过,他还看过他的肉茎,并不小,身材也保持良好。

    真的,一点理由都找不到

    他沉默了许久,保持了最后的风度,默默的退到了门口,眼神幽幽的看着两人:“祝你们幸福。”

    楚清冉心一紧,但是面上不露分毫,镇定道:“谢谢。”

    她关上门,身子忽然一松,整个人就要滑落下去,陆季阳及时的扶住她,两个人抵在门边,彼此对望着。

    “季阳,你别让我失望好吗?”踏入这场婚姻,楚清冉选择放弃了不少。

    陆季阳知道楚清冉的底线,也明白她如今选择全部撇开关系是为了什么。抚着女人的脸颊,他轻轻落下一吻:“永远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怎么忍心呢?看她哭泣流泪的样子。

    他还要做一个好父亲,一个好丈夫。

    “付子林那边,我会打电话说清楚的。”楚清冉又道,她会一个个把关系都处理好,不会让陆季阳陷入自己曾经陷入的环境。

    要是楚清冉不说,陆季阳都快忘记了付子林了,那个男人在国外根本见不了几次面,对他的影响力甚至不如卫昊来的直接了。

    当初也不过是因为付子林毕竟是楚清冉破除婚姻关键的第一步,他有所退让,如今,是彻底没放在眼里了。

    但这个话,他自然不会给楚清冉说,只是淡淡道:“不着急,哪天都可以。”

    左右她已经是他的人了。

    “明天去领证?”他问,“我还想选个好日子的,但是突然觉得还是抓紧点把你娶了好。”

    楚清冉脸上的笑容恢复了些,虽然心底还有些失落,可没有拒绝:“好,明天就去。”

    等法律意义上她是他的妻了,他就可以彻底放心了。

    彻彻底底的,拥有了一个家庭,有孩子,有她,也容下了他。

    (1V1线完)

    ρо18sんù.cом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