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ǎìτǎňɡsⒽǔωǔ.ìň 我的杀人狂男友(

      夏如嫣这一觉睡得很踏实,大约是关卡结束以后睡得最安稳的一晚。
    她还做了个梦,梦里是自己和姜明希在游戏里的情景,梦的最后两个人同时通关了游戏,在分别之前,他问她住在哪里,说以后要去找她。
    “永明星……”
    夏如嫣轻声呢喃,随着呓语出口,她的意识也逐渐从梦中回笼。
    她缓缓睁开眼,眼前的景象从模糊转为清晰,看着酒店房间的天花板,她眯起眼想翻个身再睡一会儿,却感到自己的手被什么给拽住了。
    她慢慢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姜明希正躺在她身旁,一只手将她的手握在掌心,眼睛闭着,呼吸均匀平缓,应该还在熟睡中。
    现在已经是早晨,明亮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洒在少年左边的脸颊上,他的短发柔顺地垂着,白皙的皮肤被阳光蒙上淡淡的暖色,他的眉毛有些发浅,使五官看上去更显干净。
    夏如嫣用目光描绘着他的眉眼,没有因为身旁多了一个人而惊慌,也没有因为姜明希出现在这里而生气,她出神地望着他,直到少年的睫毛颤了颤,缓缓掀起了眼皮。
    那双黑色的瞳仁带着迷蒙,很显然还没有从睡梦中完全清醒,他看了夏如嫣几秒,忽然把身体倾了过来。
    夏如嫣眼前被阴影遮住,唇上落下一个软软的物体,接着亮光重新出现,少年带着睡意的嗓音轻轻响起。
    “小嫣……”
    她感到自己的手被攥紧,随后那道阴影再次将她笼罩,少年的唇落在她的唇上,温热而柔软。
    他将她的一只手扣在掌心,缓慢而专注地吻着她,他的吻并不熟练,但放得很轻,一开始就像羽毛从她的唇上轻轻拂过,在反复数次的碰触之后,才开始逐渐加重,吮住了她的唇瓣。
    窗外传来鸟儿清脆的鸣叫,清晨的微风将窗帘带起,两个人的影子被阳光拉长,少女偶尔发出一两声哼吟,两道身影交叠在一起,过了许久都未曾分开。
    ……………
    一个小时后两人站在电梯里时,姜明希还黏在夏如嫣身边,他从后面抱住她,低头在她头发里嗅来嗅去,就像只大型犬,就差没摇尾巴了。
    “姜明希!”
    夏如嫣用手格住他的胸膛,把他往外推,压低声音说:“在外面你能不能不要这样?”
    她的脸颊透着红晕,因为刚才在房间里长时间的亲吻,嘴唇也比平常更红,双眼因为害羞而显得水润,头发刚刚被姜明希弄得有些乱,看上去就像只小动物似的。
    姜明希歪头看了她一会儿,又抱紧她用力蹭了蹭,撒娇般地说:
    “小嫣,你比我以前养的那只猫可爱多了。”
    夏如嫣才不想去研究她和猫谁更可爱,她只担心有其他人进入电梯,看见她和姜明希这副样子,好在电梯一路都没有停,到地下三楼的时候,姜明希终于松开了她。
    在电梯门打开前,夏如嫣赶紧整理了一下头发,两个人走出电梯,来到餐厅里,刚一进去夏如嫣就感到有异样的目光投射过来。
    她转头往四周扫了一圈,发现有好几个正在用餐的玩家若有似无地看着他们,夏如嫣知道,应该是因为昨天姜明希在餐厅里动手的缘故。
    昨天在姜明希进入禁闭室以后,游戏官方在酒店里进行了通报,一方面警示玩家们以此为戒,一方面则宣布了对此事的处理。
    除了关禁闭室,还会在下一个关卡里对姜明希做出相应的处罚,不过处罚内容现在暂时不予告知。
    对于未来的处罚,夏如嫣知道担心也是没有用的,或者说,现在的她根本没有心思去担心,因为就在刚才,她和姜明希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可能用微妙来形容不够贴切,但不管怎么说,两个人的确在队友的基础上更进了一步。
    对于姜明希的亲近,夏如嫣没有拒绝,在共同经历了出生入死之后,她很清楚自己对姜明希的感觉已经不一样了,所以今天早上他吻她的时候,在一开始的怔愣之后,她几乎没有任何抗拒就接受了他。
    不过姜明希的黏人程度比她想的还要夸张,两个人吃完饭回到房间后,姜明希立刻就缠着她亲了过来,之前在游戏里夏如嫣确实能感觉到他有些黏人,但到了现在,两个人的关系明朗化之后,他好像一点儿顾忌都没有了,时时刻刻都要跟在她身边,就连夏如嫣上厕所都想跟进去。
    那个吻仿佛开启了某种开关,姜明希开始无比热衷于和她接吻,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他像只树袋熊似的双手双脚把夏如嫣缠住,在她的唇上舔来舔去,时而又含住她的舌头,吸得她舌根发麻。
    夏如嫣甚至能感到腰侧有某个坚硬的物体抵在那儿,她被姜明希亲得气息不稳,刚想张口叫他适可而止,他的舌头就呲溜一下滑了进来,勾住她的舌尖纠缠。
    “唔…姜明希……”
    夏如嫣断断续续喊他的名字,胸口急促起伏,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
    “嗯……”
    姜明希低声回应她,又咬了下她的舌尖,然后松开她的唇,在她的脸上蹭了蹭,把头埋进她的颈窝嗅来嗅去。
    “小嫣,你好香……”
    他一边嗅,一边亲她的脖子,那种温热中带点湿意的触感令夏如嫣整个人都软了,被他碰到的地方泛起一片酥麻,还有些说不出的痒,她小小地哼吟了一声,把脖子往里缩了缩,试图避开他的碰触。
    姜明希立马追了过来,他张开口,用两排牙齿在她的脖子上轻轻啃噬,夏如嫣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哆嗦,口中也禁不住呻吟了出来。
    “呜……”
    这一声拖得长长的,还带着点独属于少女的娇气,夏如嫣就感到抱着自己的姜明希动作一顿,原本抵在她腰侧的物体仿佛又变得更坚硬了些。
    “……小嫣。”
    姜明希从她的颈窝里把头抬起来,瞳色有些发深,表情却透着无辜,用委屈巴巴的声音说:
    “我好像有点不对劲。”
    ——————————————————————————————————
    小夏:你把刀给我,我马上就让你对劲。
    小姜:Σ(°△°lll)!!
    我的杀人狂男友(三十九)微H
    酒店的套房内,沙发上交叠着两道身影,少女的上衣已经掀开,露出纤细的腰身和两只小巧秀气的雪乳。
    少年撑在沙发上,用单手揽住少女的背,将头埋在她的胸前,一下又一下舔舐两颗淡粉的乳尖儿。
    难以形容的酥麻从被他触碰到的地方传开,不仅仅是胸前,还有后背娇嫩的肌肤被他带着薄茧的手掌缓缓摩挲,令夏如嫣无法克制地呻吟出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刚才姜明希说他难受,又抱住她在她身上摸摸蹭蹭,一番纠缠下来,竟然就不知不觉演变成了这样的情形。
    “…姜明希……”
    夏如嫣口中无意识地念着他的名字,少年仿佛回应一般,含住她的乳尖儿用力啜了一口,她禁不住打了个哆嗦,有股热流自体内某处渗漏出来,将内裤润湿了一小片。
    他就像只大型犬一样,把夏如嫣压在沙发上舔来舔去,还不断用发硬的某处蹭她,娇嫩的双乳被他舔得湿漉漉的,两颗乳尖儿也从淡粉慢慢变得红润。
    他甚至还用牙齿在她的乳肉上轻轻啃噬,当他啃到顶峰的时候,夏如嫣就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连细小的声音都变得更加婉转了几分。
    “小嫣…你好香……”
    少年迷恋地舔舐着她,从胸口开始慢慢下滑,濡湿的舌尖来到小巧的肚脐,夏如嫣猛地一颤,腿心随之吐出一口蜜液,将内裤又浸湿了一大片。
    她的短裙很快就被姜明希褪了下去,只裹着棉质内裤的下身袒露在他面前,少女的花户饱满鼓胀,在两条白皙修长的大腿中,显得可爱而诱人。
    然而还有更诱人的,那条小小的棉质内裤中间,正透着一片深色的水渍,将轻薄的布料变得半透明,勾勒出里头花户的形状。
    姜明希看着少女的腿心,忽然觉得身体的某处变得更加不对劲了,原先仿佛得到缓解的渴望,似乎又再次加重起来。
    他伸出手,沿着内裤在那片饱满上画了一圈,然后在其中有些凹陷的位置往下一压,指尖瞬间陷入一个绵软湿润的谷地,同时伴随着的还有少女娇软的呻吟。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重了起来,指尖陷入的那个地方软到不可思议,令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在布料底下究竟是怎样的风景。
    姜明希用手勾住内裤边缘,缓缓往下扯开,随着遮蔽物褪去,女孩儿娇嫩的腿心终于完全袒露出来,两片白嫩细腻的贝肉紧紧挨在一起,一道浅粉色的肉缝贯穿其中,光洁饱满,还泛着一点点水光,这是他从未见过的画面,在这一刻呼吸仿佛都变得缓慢起来。
    他用手指触碰上去,感到少女的身体轻轻一颤,随后那道肉缝中央翕动了两下,往外缓缓渗出一滴透明的液体。
    姜明希盯着眼前的一幕,一时间没有做出任何举动,夏如嫣刚刚缓过神,就看见他盯着自己的腿心一动不动,令她禁不住有些羞涩。
    “姜明希……”
    她缩了缩腿,想要将双腿并拢,然而下一刻他就低下头,将唇覆在了她的腿心上。
    ——————————————————————————————
    抱歉这几天很忙,今天少更一点,明天继续吃肉_(:з」∠)_
    んαīταňɡsんцщц.īň(haitangshuwu.in)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