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1

      这下,锦月不知不觉就对这个男人放下了戒备。

    厉荆视线不经意的瞄向自己空了的那只手,上面还残留着那纤细手指握上去的软软凉凉的触感。

    倘若今天一直保持着距离没再感受将人搂进怀中的感觉,厉荆大概还能再忍忍,然而现在,显然不太可能了。

    他理智上告诉自己,他是最不应该这样做的,但行为上却完全不听他大脑的指令。

    险些摔了一下后,锦月发现男人对她的那层保持的距离好像消失了,一切回到了昨天刚开始时的自然。

    当然,这只是锦月自己这样认为的。

    如果此时有人在这里,定会发现两人的姿势有点过于暧昧亲近了,那不像是普通的教武先生会做的,尤其此人

    的身份还是暗卫的总教官,他训练出来的那群人别说是让他用手给他们纠正姿势了,恨不得离得五米远全部用手中

    的长棍解决。

    而现在,他们的教官非但周身没有那股训练人时该有的戾气,甚至温和的好像春风拂面一样,几乎手把手的教

    着那个对比起来娇小无比的人儿来。

    厉荆绷着脸睑下眸中的情绪,抿着唇看着自己手上的动作。

    他手上的动作永远先于大脑而动,自认自制力不差的他,现在甚至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放在那纤细的腰肢上,然后一寸寸在对方的身体上游走,划过触感些微不对的前胸,转

    而落在线条美好的后背上。

    他听到自己口中正经的说着要帮她摆至最正确的位置,实则真实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看着三皇子毫无犯备的信任模样,厉荆脑海中天人交战,他不断挣扎在手中摸过的美好触感和理智中,最后显

    然理智跌入下风。

    锦月此时挺胸向前倾着,男人的手掌顺着背脊一点点滑下,奇怪的感觉划过她的脑海,一股股战栗让她感到莫

    名的别扭,又觉得是自己的问题强行将那感觉压了下去。

    可当男人的手掌落到她的臀部上时,锦月就有点站不住了。

    “那个……师父?”

    “嗯?”厉荆假装没有察觉到锦月叫他的本意,反而在她继续开口前抢先说到。

    “这里,再张开一些。”

    说着,原本只是落在臀部上的大手,竟直接用力捏了上去向外掰开了一些。

    锦月的身子瞬间就僵了,就算她强行说是自己想多了,师父只是单纯的教导她而已。

    但被男人这样摸着私密的部位,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再去专心,所有感官全部跟随着男人的手掌而去,羞耻但不

    能说出口的情况让她想要挣脱,刚有所动作,就听到男人一板一眼带着疑惑的问道,

    “怎么了吗?三皇子殿下。”

    有话说:今天应该还有一更,我争取把珍珠加更章码完。

    下章大概上假山np?来刺

    roushuwu.net

    激一下我们的大骚同志。

    第三世(4⑧4b_C0m4309

    第三世(4⑧4b_C0m)微H 要插插玥儿的骚穴才能好

    “没!没什么!”锦月听到男人的问话瞬间僵住身子不敢再乱动,总觉得是自己过于神经了,毕竟厉荆真的长了张不会对她干

    什么的正直脸。

    但是放在她臀部的触感却是那么明显,想不去注意想去忽视都做不到。

    厉荆看着三皇子爬上红色的耳根,觉得可爱的不行,手上的触感又软又弹,厉荆没忍住,轻轻捏揉了两下。

    “唔……”锦月敏感的感觉到了男人并不明显的举动,她猛地回头,却看厉荆还是那副严肃认真的模样,她憋

    了半天没能说出来什么,最后只能悄悄的小心挪一挪身子,妄想逃离男人手掌的位置。

    一直都在关注着锦月的厉荆瞬间注意到她的小动作,非但没顺势放下手,反而直接抓住她的一半臀肉狠狠捏了

    一下。

    锦月的身子猛地颤了一下,她睁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厉荆,一副被男人的动作惊到了的感觉。

    可厉荆却尝到了甜头,对手中的手感有些爱不释手起来,他揉着手中又软又弹的臀肉得寸进尺的说道,

    “再撅高一点,腿这里在岔开一些,身子前倾,对,就是这样。”

    “站不住就扶住我,没关系的,这是很正常的反应,三皇子殿下再坚持一下。”

    语气正经,听起来就是在认真的指导动作,如果忽视掉男人的动作已经让她身体发软花穴流水的话。

    锦月实在闹不清对方是什么情况,这种总觉得自己被占了便宜又有点有理说不清的感觉,实在是非常的坑爹。

    好不容易熬完这一天的训练,休息的锦月简直身心疲惫,躺在床上不断的在“到底是不是她想多了”之间来回

    摇摆。

    然后在之后的训练中,锦月几乎被她新上任的师父把全身都给反复摸了个遍。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师父停在她屁股上的时间特别长。

    每次锦月都被弄得身子软的只能靠撑着男人才能勉强站稳,男人就顺势把她捞在怀里,在锦月愈发感到怀疑时

    总是解释给她,“这个训练就会这样,是正常反应,三皇子殿下大可不必在意。”

    她心累的想,能不在意吗!?

    不能!!!

    她偷偷找靳羽转着弯打听了一下厉荆,然后就看到靳羽小侍卫在听到厉荆后那一言难尽又有些便秘的神奇表

    情,成功把她给逗乐了。

    当然,恼羞成怒的小侍卫在床上狠狠的找回了自己的面子。

    不过好在靳羽的那形容,让锦月偷偷舒了口气,认真严厉不解风情死木头,能被冠上这种标签的男人,想必不

    是有意要那么做的吧……

    自己给自己上了多层心里建设,每次训练都要克制自己身体出现的各种羞人反应,锦月后来苦中作乐的想,某

    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确实是一种训练了。

    因为多了学武这个日程,锦月能分给其他人的时间直线缩减,欲求不满的男人们蠢蠢欲动起来。

    熟悉的下朝后,熟悉的路过某处隐秘而神奇的假山时,熟悉的突然从里面伸出一条胳膊,不由分说的将正好好

    走在路上的锦月给拽了进去。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