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0

      “emmm…”

    “先生?”

    “师父?”

    “老大?”

    锦月试探的叫了好几个称呼,最后那个纯粹是无意中听到靳羽这么叫过所以皮了这么一下。

    说实话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眼前的人,不过既然祖父说是找的师父,这么叫应该没错。

    “师父。”

    最后锦月肯定在了这个称呼上。

    果然,锦月一开口就唤回了厉荆的思绪,一个个蹦出来的词汇让厉荆心里跟着一颤一颤的,他可受不住皇子叫

    他师父,他只是暗卫而已。

    就算现在已经从黑暗中走出,也不可否认他的职责本质上还是保护皇室血脉。

    教皇上的孩子已经是他的荣幸了,他可担不住这称呼。

    厉荆张口刚想反驳,但已经默默定了称呼的锦月压根没理他,已经一口一个师父的叫上了。

    厉荆有些头疼,绷着一张脸僵硬且委婉的跟三皇子说师父这个称呼怕是不妥。

    不懂其间弯弯绕绕的锦月满脸迷茫,最后表示,不就是个称呼吗,老子想叫啥叫啥!

    突然硬气了一下让厉荆心里莫名一阵欣慰,觉得三皇子是有掰正希望的!顿时干劲满满了起来,也不再管那个

    称呼了,毕竟师父两个字从三皇子口中说出,不知为何就是吊着他的心酥酥麻麻的。

    三十多岁还从来没有过女人的厉荆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理状态。

    确认了称呼,干劲十足的厉荆很快开始了教学,简单讲解了一番,就从基本功开始练起。

    锦月实际上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柔弱,皇子也是有专门的先生教这些的,狩猎武功种种都会涉及,只不过因为遇

    到“某些男人”的特殊性,相比起太子他们,没有什么她可以发挥的空间而已。

    所以看着很快进入状态而且看上去资质很好的三皇子,厉荆心中微微诧异,同时对她稍稍改观了一些。

    一些学过的动作锦月能够标准的做出,但厉荆教的还有一些新的内容。

    厉荆先示范,锦月学的有模有样,可到底第一次,这就不可避免厉荆要上前纠正。

    厉荆简短的说完“失礼了”,便认真的去纠正锦月做的不标准的地方。

    一开始只是轻微的抬抬胳膊什么的,随着难度的加大,厉荆要纠正的地方就变得越多。

    不知什么时候,偌大的无人的空院中,远远能看到一个高大的身躯将一个娇小的人儿整个笼罩在怀中。

    这个动作需要厉荆手把手的教,可真当这么做了之后,他就没有表面那么淡定了。

    心理一个劲的告诉自己这是教学需要,可此时可以说是将人拢在了怀中,怀中人身上的那股幽香便不断的蹿进

    他的鼻息,扰乱他的思绪。

    锦月同时也不太得劲,厉荆的男性气息太足,再加上他高大的身躯,让锦月感觉自己完全在对方的统治下。

    气氛不知何时变的暧昧起来,厉荆控制不住自己变的粗重的呼吸,他站在锦月的后方,一手环着对方的腰肢,

    一手认真的摆正着手的位置。

    放在对方腰间的手,感受着纤细的不盈一握的腰线,手中不自觉的用力收紧,直到反应过来后便发现人的后背

    已经牢牢的贴在了他的身上,他的手直接将人的腰肢整个环住,已然将人抱在了怀里。

    锦月对现在的姿势有些懵,但看着厉荆那严肃的表情,又觉得是自己太敏感想多了,只稍微不安的动了两下,

    就迫于怕对方觉得自己不认真学而再次专心起来。

    厉荆的内心并没有他表面看上去那么平静,他的心脏感觉快要跳出去了,胯下的欲望早就蠢蠢欲动,厉荆绷着

    脸压制着自己升腾而起的欲望,心中不断的唾弃自己警告自己。

    可他此时也真切的知道一件事,

    他并不想放手,他想将人就这样抱在自己怀里。

    他眸色暗了暗,脸色变得不太好。

    明明是想要让三皇子有能力反抗那些“欺压”他的男人,可他现在有种自己马上也要变成“欺压”方的强烈预

    感。

    厉荆狠狠闭上眼,脑中把常年来谨记的暗卫守则反复背了好几遍,才咬着牙松开了抱着对方的手,然后匆匆的

    说今天暂时就到这里后,颇有些落荒而逃意味的快速离开。

    留下了相对非常迷茫的锦月站在原地,不明所以。

    有话说:大骚自我怀疑自我纠结阶段。

    求珠珠求评论,给点动力,没动力都不想码加更章了,快来激励我orz

    第三世(4⑧4b_C0m3291

    第三世(4⑧4b_C0m)天人交战

    辗转反侧了一晚上的厉荆第二天怀着忐忑的心情再次出现,看到正等着他的三皇子心脏一阵乱跳。

    厉荆强撑着让自己脸绷紧不被看出来什么异常,然而昨天将人抱在怀中导致他回去后硬了一个晚上,甚至好不

    容易入眠后梦境中朦胧的场景竟然是马车上他将人压在身下交缠的场面。

    香艳,美好,让人

    roushuwu.net

    忍不住想要沉沦。

    早上醒来后,还没完全从梦境的余味中清醒,厉荆躺在床上眼睛无焦距的看着虚空,潜意识里不想从那美好的

    梦里回到现实。

    待彻底醒来后,厉荆想到梦中令人回味的场景,由内而外的涌上对自己的唾弃。

    自我厌恶了一阵后,他微微起身,感受到胯间粘稠的感觉后,一瞬间,便僵硬在了床上。

    锦月看着这个昨天教完后就匆匆离开的男人,现在看上去好像也有哪里不太对劲,但从那张紧绷的硬朗面容

    上,她又看不出什么具体来。

    最后无奈只能将这点抛到脑后,跟着这个大男人继续学习。

    锦月是很爱学小世界这些东西的,虽然回了上界后普遍没什么用,但奈何确实很有趣,所以此时也是兴致勃

    勃。

    只不过昨天还给她矫正不标准姿势的男人,今天不知为何总感觉再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好久也不见动手,

    每次都坚定的用话语来纠正,这就让今天的进度明显没有昨天快。

    锦月憋了半天,觉得大概是自己多心了,对方有对方的教学方式,她能做的就是认真的快速吸收就够了。

    正了正心,锦月便全神贯注起来。

    但是有些时候,并不是自己克制住了,就没事了的,意外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在某个姿势时,因为厉荆的话和锦月的理解有稍微的偏差,锦月身体平衡被打破,前倾着身体向前摔去。

    她反应很快,回神瞬间就摆正自己,虽然还会倒在地上,但起码不会受什么伤。

    然而在她准备好落到地面快速撑住身子的时候,一个人影快速上前,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头顶,锦月只觉得腹部

    被一只有力的臂膀环住,接着原本快摔到地上的身子被那股力道带着往后,锦月踉跄了两步,后背砰的一下撞在了

    一个火热的但绝称不上柔软的胸膛上。

    “唔……”锦月被这突然的一下有点搞懵,但随着头顶响起的声音,让她瞬间放松了下去。

    “三皇子殿下,小心。”

    厉荆垂眼看着再次“闯入”他怀中的人,眸中深邃看不出情绪,可拦在锦月腰间的手,却是偷偷收紧了几分。

    “咳…谢…谢谢师父……”锦月想到自己刚刚狼狈的一下,感觉有些窘迫。

    厉荆绷着脸没说话,锦月扶着男人有力的胳膊站稳身子,不知何时姿势变成了她微微侧着身低头,从厉荆的视

    角看,就是他搂住的人乖巧是埋在他的怀里。

    视线从人移到被那柔滑的玉手握住的胳膊处,厉荆只觉得被三皇子碰到的地方滚烫滚烫的。

    锦月微微动了两下,发现自己被人圈着几乎没办法动,感受到笼罩着自己侵略性极强的荷尔蒙气息,她的脸不

    自觉的染上了点点红晕,有点不安的小声开口。

    “那个……师父…我没事了……”锦月婉转的表达了一下,腰间禁锢着的手松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

    没了那股侵略性极强的感觉,她微微松口气,然而在抬头看向厉荆时,发现他还是那一脸严肃的表情,好似刚

    刚的做法没有什么不对。

    锦月总感觉面对这个“师父”时,自己有些过于敏感了,她觉得大概是因为这个世界遇到了太多不按套路出牌

    的男人们导致她有点神经过敏。

    但看厉荆现在的样子和举动,她觉得也许这是她遇到这么多男人中,罕见的正常人也说不定!

    稀品呀!要珍惜!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