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6

      按理说太子与正受宠的四皇子之间的明争暗斗会很多才是,然而,两个男子却几乎都是把注意力放到了锦月这

    里。

    锦月大概猜的出来他们是为了什么来的,只是让她有些惊讶的是二皇子,她们之间的交集,可并不多啊。

    三哥男人静静的喝了茶,却也没能说出什么来,毕竟要问到底跟宫女有没有做这种已然很私密的问题,确实

    是很突兀的。

    等差不多要离开时,楚煜最先起身告辞,脚步匆匆往回走的楚煜按住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脏,愣愣的不知道在

    想些什么。

    楚池也没能待多久,他虽然年纪比锦月小,但他这一年多来身高蹭蹭的窜,现在的锦月只能仰着头去看他,

    本性里还带着淘气的少年在她身边时难得的放松下来,不经意间就又皮了一下。

    被嘲笑了身高的锦月不开心了,差点就想把这不管长多大都熊的楚池给暴打一顿,最后怒气冲冲将人给赶走

    了。

    此时房间里只留下了太子

    那两个人都走了,按理说楚阑也是时候该离开了,可他就是没得到答案不想死心。

    这些年他的心意几乎毫无保留的表示给对方了,可也没有得到回应,他知道如果他们两个在一起意味着什

    么,世人的闲言碎语是少不了的,甚至可以说是皇宫的丑事,对于皇位的竞争而言没有丝毫的利处。

    可,皇位比起他来说,什么都不算

    他担的起天下人的嘲讽唾弃,那他愿不愿意同他一起呢?

    他不会逼他接受自己,不会逼他与自己承受那些,他舍不得。

    但是,这不代表如果他拒绝,他就会放手。

    更何况,现在也并没有明确说过不接受他,所以他还是可以抱着侥幸心理的。

    锦月看着站起身来却没有离开意思的人,歪歪头疑惑,

    "太子哥哥?要再喝一杯吗?"

    楚阑顺势坐下,端起茶杯,最后,他还是忍不住说道。

    "那个宫女"

    "噗嗤。"听到楚阑提那个宫女,她就没忍住,果然,小宫女在床上搔首弄姿和小侍卫光溜溜暖床的视觉观感

    体验完全不一样。

    嗯,她选小宫女。

    然而她对于此件乌龙事件调笑一般的笑,在楚阑看来,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当太子猛地站起,力度极大的将她扯进怀里时,笑声跟着停了下来。

    锦月不明所以的抬头看着脸色有些黑的太子,就听到对方微微带着些怒意的声音响起。

    "就那么开心吗?"

    "嗯?怎么了唔"

    完全没搞懂太子这是怎么了的她迷迷糊糊就被对方的吻直接拦下了所有的疑问。

    "唔等一下嗯"

    这是时隔了几年后太子的又一次进攻,再次吻到那香软的唇,他这次也就没打算那么轻易的放手了。

    他需要清晰的传达给他,他做这些,是真心的,没有喝酒,也没有醉。

    天知道他想要再次吻上他的唇想了多久,几乎每夜的翻来覆去回想那一夜的触感,随着年龄越大欲望也越清

    晰,甚至无数次想要穿越回到那一天在假山处将他狠狠的贯穿。

    有话说:光溜溜暖床小侍卫vs搔首弄姿小宫女

    你选哪个呢?

    终于!!!终于太子要出马了!小月月终于要告别处女身了,劳资终于可以放开了写肉了啊哈哈哈哈。

    一秒正经脸,来吧,评论,珠珠,谢谢。

    第三世(25)你可真是瞒惨了你的太子哥哥 < 生而为欲(高H)(纯王肉酱)|肉书屋

    /4⑧4b_C0m5)你可真是瞒惨了你的太子哥哥

    楚阑原本只是想要起到提示警告作用的一吻,却在碰上对方唇的瞬间失控,他还是太过于高看自己对于他时

    所能有的自控力了。

    "唔嗯"

    楚阑已经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去深吻他,甜软的唇里面那可爱的躲闪着的小舌头,当他追逐而上时被迫与他

    共舞,楚阑的眼睛以极快的速度变得幽暗,里面是憋了这么久以来没能得到发泄的欲望。

    "玥儿玥儿"

    "唔太子哥哥放开我嗯"

    楚阑没有管她的话,一点点的加深这一吻,大舌在她的口中攻城掠地,汲取走那些甜美的津液。

    锦月被吻的身子快速软下来,更让她害羞的是,被那两个男人弄的,她的那里竟开始分泌着液体了,这让她

    更不敢继续下来,只想赶紧挣脱开,可楚阑抱她抱得极紧,根本不容许她躲闪。

    两人的位置不知何时从茶桌慢慢往里移去,等到锦月被放倒在床上被太子欺身压上时,瞬觉这发展相当的不

    妙,怎么说呢,在床上与这些男人较量中,她就没有赢过。

    虽然在其他地方她也没赢过,但她选择性的遗忘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都把心上人压倒了,楚阑怎么可能还能忍住,锦月双手死死挡在男人的胸膛上,可却在男

    人不间断的索吻中变推为抓。

    这期间楚阑已经不动声色的慢慢解开着她身上的衣服,等到锦月感觉到凉意时,早就晚了。

    楚阑无奈的看着死死护着胸前的人,手抓在对方纤细的手腕上,

    "怎么?明明不嫌弃我吻你的不是吗?"

    "可"

    "说起来,刚刚说到那个宫女你好像很开心?"楚阑打断她的话,转而微眯眼睛有些危险的问道。

    "啊那个没有"锦月想解释自己笑不是因为对那个宫女有什么想法,但这显然也不能让楚阑知道,结果

    就变成了支支吾吾的模样。

    这下好了,让楚阑一下找到了继续的机

    roushuwu.net

    会。

    楚阑强行将她护在胸前的手掰开压倒头顶,话语里满含危险的说道,

    "玥儿想对那个宫女做什么?我也想对玥儿做呢"男人边说着,一只手将对方的衣服扯开,每扯开一层衣物

    楚阑心里就越紧张,他头一次有些烦躁这里一层外一层的宫服,当那白皙滑腻的肌肤隐隐约约的展露在他眼前时,

    他只能想到一个词,"美"。

    白皙的肌肤如月泽般诱人,当手轻轻碰上去时,触感竟比那丝缎还要细腻光滑,男人微凉的大掌碰上她的肌

    肤,惹得她身子微微一颤,楚阑看的有些回不过神来,微微抬头就能看到身下的人轻轻颤抖着咬着下唇,被他一只

    手禁锢在头顶的双手还在微微挣扎,可他却控制不住抚摸用手抚摸着对方腰间滑腻的皮肤,那触感让他完全不想要

    放手。

    "唔嗯不要"男人的手掌划过激起她层层说不清的痒意,手掌在她的身上抚摸,更是带起一层层的战栗。

    "嗯啊"

    楚阑的欲望早就已经高高挺起,他听着身下人甜腻的声音,随着她的呻吟心里一紧一紧的,真的做到了能够

    牵着他的心走。

    当他终于将对方的衣服脱得只剩下紧紧绑在胸前的那一层绷带后,微微停下,同时有些疑惑,为什么要用绷

    带将这里绑上?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