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世(61)丧尸化加速

      顾彬点点头,将这个名字在心中默念几遍,深深的记住后,转身打开车门的锁便想要跳下车。已经被吓到过一次的锦月怎么可能会让顾彬就这么离开,她直接上前去拽男人,男人因受伤已经使不上什么力气,锦月没什么难度的就将其给拉了回来,然后将他按到后座的正中间,让他远离车门,而她则死死的压在了男人的身上,防止他乱跑。

    她整个人跨坐在顾彬的身上,顾彬只觉得大脑轰的一声,全身都涌上一股热流,他甚至不知道这种身体在燃烧的火热感是因为眼前的女子还是因为他快要撑不住丧尸化的原因。而女人的屁股还好死不死的正坐做他的那个上方,都已经生死攸关的时刻了,他竟然分分钟起了反应。

    两人的距离过近,他身体的那点变化清楚的传给了对面的人,本来还气势汹汹的锦月身子顿时一僵,完全不陌生那是什么的她说话都结巴了起来,一时尴尬的不敢乱动,看男人好像现在也没有要反抗挣扎或想下车的模样,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屁股远离刚刚不小心坐到的滚烫坚硬的棒子,想要同男人拉开到安全距离。

    顾彬的动作比脑子快,他还没完全消化掉,只感觉到身上的女人要起身远离他,就下意识的伸手勾住对方的腰一把带了回来。

    将人直接拉进自己的怀中,她的屁股再次压在他那处的上方,甚至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棒子顶在她两股间的肉缝上时,顾彬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些什么。

    瞬间身体更热了起来,他的呼吸都不由得粗重了两分,但意外的,他的意识还很清醒,暂时好像没有要转变为丧尸的迹象。

    被又拉近男人怀中的锦月这下真的一动不敢动了,生怕男人这个时候做出什么来,她是真的被这些不按正常模式走不管在哪种场合哪种地点都能将她压倒强干的男人们给弄怕了。

    绥明边开车边从内后视镜中看着后方的场景,终于看不下去般故意低咳了几声,他的声音直将将后面的两人唤醒,顾彬猛地松了手,锦月也赶紧从男人的腿上下来,保持距离,发生了刚才的事,顾彬根本来不及想要下车的事情。

    “月儿,过来。”绥明没给她们多少缓冲的时间,直接对着锦月说道。

    锦月也想逃离这种尴尬的氛围,随即回头疑惑的探过身子去,“小天?怎么了?”

    她刚探过身子从前后座中间的缝隙趴过去一点,绥明直接抬起一只手按在她的头上往下一压,对着她就是一个宣示主权的吻,锦月和后方看到这一幕的顾彬同时睁大眼。

    这个吻很短,却足够用力足够霸道,被绥明放开后,迟钝了一步的锦月才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瞬间严肃着小脸在开着车的少年耳边一顿说教。

    “你知道你刚才的举动有多危险吗!开车的时候视线怎么可以移开!!以后不许这样了听到没有!”锦月一连串的话落在少年耳中,却反而让少年愉快的勾起了唇角。

    “你还笑!!”

    “你下次再这样我就…我就……”说了半天,锦月突然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了,她就能怎么样呢?

    正在她苦思冥想的时候,少年抬头在她头上揉了揉,少年特有的音色里面带着温柔,“听到了,以后不会了。”

    锦月乖乖被少年摸了两下头,看着少年如此顺从的模样,顺着台阶就下来了。

    而看到这一幕的顾彬只觉得大脑空白了一瞬,像是有什么钝器打的他满眼发晕,脑子里乱哄哄的,一会再想着,反正他已经快死了,他们之间也不可能会有后续,她身旁有其他的男人他又能怎样呢,他也没有丝毫的立场。

    可另一面,却像有一抹执念,让他想要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去占有她,得到她。

    也许是看到让他动心的女孩子被另一个男人在面前亲吻的模样,一下子受得刺激大了些,原本被意志压制着的丧尸化突然加速,他的头脑发昏,眼前甚至都无法视物,被理智压在心下的执念慢慢占据上风,双目渐渐充血呆滞,眼看着就是要彻底变成丧尸的模样。

    可这个时候教育完少年又重新被少年安抚好的锦月终于想起来后座上的人,也不再顾刚刚发生的尴尬,想要优先去解决他身上受伤的事情。

    她刚回头,就见到男人抱着头满脸的痛苦,她一惊,立马上前去看他。

    “顾彬?你…你怎么样?”

    在意识差点消失,嗜血的撕咬欲涌上,想要仅凭本能行动的瞬间,顾彬在最后时刻生生忍住了那股冲动,恢复了一丝的清明,但他痛苦的除了与意识抗争其余的什么都做不了。

    他不能变成丧尸,起码,不能是现在,不能在这里,不能…伤害她…

    强撑着想要清醒的顾彬没能回答锦月的话,锦月这时候也急了,她终于确定了她真的非常在意这个男人,完全见不得他现在的样子,其实知道他被丧尸伤到后她就隐隐有了一个想法,但因为男人三番两次想跳车,耽误了不少的时间,她本来想询问他的意见的,毕竟她对此也不是很有信心,但看现在的情形男人好像要到极限了,她打算冒险试试看,虽然有风险,但是是值得尝试一下的。

    在她空间中的镯子此时像是感应到了她的想法,极有灵性的动了起来,艰难的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像是想要被快点注意到。

    古老的镯子一开始把锦月震晕本就想要自保而已,之后发现她能自由进出它的地盘,就已经猜到她应该很厉害,而当它被扔到她的空间中时,才终于知道人家为什么看不上自己了,它跟人家这个空间比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但就算如此,它也是一个特殊的,有用的存在,至少在这个世界,它是独一无二的!

    小镯子有灵性,看人准,它其实潜意识里就觉得这个女子就应该是它的主子!但可惜之前被其他人强行给契约,后面还把她给弄晕了,并且人家已经有了很厉害的空间,怎么会看的上它,但它还是想要积极展现一下自己的作用!

    锦月也没让小镯子自己蹦跶太久,意念一动就将镯子拿了出来,在准备进入镯子中的空间时,她突然想到了上次她没打招呼就消失之后少年失控的状态,她顿了一下,就算此时的情况紧急,但她还是倾身上前跟少年说了一声,她要带陆远进镯子里面的空间一趟,里面的灵泉水也许可以救他。

    听到她的话后少年早就料到一般点点头表示知道,虽然有点不爽要让他们两个人在一个空间内独处,但她专门告知他一声的举动还是让他愉快了不少,这说明女子是有在在意着他的!

    大天道开心了,而之后女子轻轻印在他脸颊上的一吻将他的心情直接推到了顶峰,他惊喜又诧异的回头,却只看到女子侧着身露出的粉红的耳垂,就见她抓着后座上的男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车子里面安静了下来,少年抬起一只手怔怔的摸了摸脸上被女人亲到的地方,过了好久后,面瘫着的少年突然漾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将车内小小的空间都照亮了,只可惜,这里并没有人能看到。

    有话说:差点又断更,坚强着码出来了hhhh,我继续去码,好想睡觉觉啊啊,今天可能更不了补更和加更的份了,瘫,再让我欠一天。

    下一章大概可以开始,上肉了??hhhh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