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世(34)H 失踪(3P完)

      不知多久后,两个男人双双射在了她的子宫深处,两人份的大量浓精将她的肚子射到高高鼓起,她的身子一抽一抽的,显然还没能从快感中缓过劲来。

    “呜呜…嗯…好撑…肚子里面…被射了好多呜呜…里面好烫…好烫嗯…”

    两个男人的肉棒顶到女人的子宫深处,将大股浓精射出后龟头泡在子宫里,两个男人舒爽的都不太想让自己出去。

    晨间运动又在男人们释放了几次后才堪堪结束,这次陆远和叶彦一起将她的身上洗净,两个男人合作起来效率高了几倍,但同时却更加色情了起来。

    陆远负责把她用把尿的姿势抱着,叶彦有水系就可以给她洗遍全身,微凉的水将她身上粘粘糊糊的各种液体冲刷掉,但同时温度也刺激的她身子小幅度的抖动。

    陆远将她的两腿大大的掰开,露出被男人操的有些微肿的可怜花户,花穴口和后穴口还没有完全合住,前后都在缓缓的往外流着白浊。

    叶彦先用手指将她深处被射入的浓精抠出,时不时按一按微隆的小肚子,让精液流出的更快速,而这时更不会忘了去刺激她体内的几个敏感点,敏感异常的人儿被男人刺激到潮吹,股股淫水溅了男人一脸,飞溅的乳汁也落到前方男人的头发上,别提有多淫荡了。

    当精液分别从两穴中抠弄着排出后,叶彦像每次般用水冲刷那娇嫩的肉穴里面,甚至凉水激射到子宫里面刷洗,而每每这样的时候,锦月总会被这股感觉刺激到失禁。

    当尿液哗啦啦的流出,锦月羞耻的侧过头不敢看自己的淫态,偏生陆远这个时候还在她耳边发出嘘嘘的声音,更让她羞得浑身发抖。

    “原来月月每次洗骚穴都会爽到尿出来啊,真骚。”陆远在她耳边咬着耳朵,叶彦如往常一般痴迷的看着她漏尿的样子。

    以前就每天被叶彦和小天看着,现在又多出来一个陆远,锦月感觉每天都在挑战她羞耻感的极限。

    而每日的定番洗穴漏尿结束后,陆远看着叶彦拿着几个瓶子来,将她的奶水挤到瓶子里,看着瓶子中那乳白色的汁液,陆远忍不住的吞咽了几口口水,后来更是配合着叶彦以及将女人的奶水挤满几个瓶子。

    终于折磨人的洗漱结束后,锦月已经身心疲惫的只想瘫在床上什么都不做了。

    两个男人也知道他们折腾的有多过分,贴心的让她再休息一会,这回陆远和叶彦一起去厨房弄吃的去了。

    队友ab第二天起来感觉世界又玄幻了,他们甚至分不清昨晚上老大与叶彦打的整个楼差点塌了是他们做的一场梦还是现在这个一起在厨房忙活的和谐无比的两人是他们做的一场梦。

    b君狠狠掐了一把小a,疼的小a嗷嗷直叫,半天还是没能分清梦境与现实。

    而在厨房的两个男人拿着接满了奶水的瓶子偷偷摸摸干着坏事,把奶汁当作调料弄到饭菜里让两人都兴奋不已,叶彦就不用说了,他每天都会这么做,而陆远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两人就着奶汁简单的吃了一点后,顾及到还有队友ab,便又做了正常的饭菜。

    狼狈为奸的两个男人短暂的相处后统一暂时放下了彼此间的敌意,而陆远对叶彦的态度其实是有些迷惑的,按理说,他现在算是人家婚姻中的第三者插足吧?就算是在末世,也不该接受的这么快吧,他总觉得还有一些他没察觉到的关键。

    走过坑坑洼洼的客厅,队友ab终于接受了老大和做饭兄弟和谐共处了的事实,他们只能给自己洗脑兼自我安慰,不是有句话吗,不打不相识!也也也…也许他们就是这种情况呢!!!

    四个男人在厨房忙活的时候,锦月瘫在床上怀疑人生,一早起来信息量大到她一时没办法消化,但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

    她皱着眉想了一阵,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今天小丧尸竟然没有往她怀里钻着要奶喝!

    被陆远的藤蔓带到床里边上躺着的小男孩双眼紧闭,锦月翻个身,觉得小丧尸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对。

    她撑着酸软的身子起身,轻轻将小丧尸抱起来,待碰到小天的瞬间,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烫。

    很烫。

    小天的皮肤烫的像是发烧了一般,而从她遇到小天后,他的体温从来是要多低有多低。

    这很不正常。

    “小天,小天?”她将小天抱在怀中轻轻叫着,顺便观察他有没有哪里不对劲,左看看右看看,除了体温热的不正常且没有清醒的意思,没有其他的问题。

    想到他身份的特殊性,锦月有点不安。

    当叶彦回屋叫她吃饭的时候,就看到女人紧锁着眉头看着那小丧尸的模样,他动作一顿,走上前,“月月。”

    锦月回头,看到身后的叶彦后握住他的手将人拽到床边,男人还没来得及为她握着他的手心猿意马的时候,就听女人充满担忧的声音响起,“小天好像发烧了,你来看看。”

    叶彦听后一顿,也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两人将小男孩翻腾一顿也没将其唤醒也没能降了温。

    叶彦拇指磨着嘴唇皱眉思考着,“有没有可能是在觉醒某种能力?”

    “他不会有事吧…”锦月不无担心的道。

    叶彦摇摇头,对这个也并不了解。

    暂时无计可施,在这里也毫无头绪,叶彦就先让小天睡在屋子里,领着锦月先到客厅吃饭。

    锦月一顿饭吃的心不在焉,惹得陆远频频往过看,叶彦解释了一下孩子病了,他们就都知道了怎么回事。

    但在这个环境下生了病……

    陆远暂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锦月简单的吃了两口就想回屋,叶彦和陆远也担心她连忙跟上,可谁知,当锦月推开房门进去后,床上哪里还有小丧尸的影子。

    一扇窗被大打开着,锦月赶紧走过去往下面看,哪里还能寻到小天的影子。

    她去吃饭时候窗户肯定是关好的,这里的楼层也不低,现在普遍的异能还不允许人们翻墙而上,丧尸也还没进化到那么恐怖的地步,而他们谁也没有感觉到有他人的侵入,排出种种可能后,锦月只能认为是小天自己跳窗离开的。

    显然叶彦也想到了这里,他上前搂住她的肩膀,安慰她别担心,会没事的。

    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是小丧尸自己走了的话,锦月也只能相信他,毕竟那可是带着天道气息的孩子,会没事的……

    有话说:好了,放我们的天道君去长大了,我在继续码字,今天可能会把欠的补上,一切看一会的进度怎么样~接下来走几章剧情,这次是真的要走剧情了!!

    啊啊啊!!超爱你们!!!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