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世(28)高H说你被他操的又喷奶又漏尿的?

      听到叶彦说了“也”字,锦月的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但此时的她根本顾不上去问去奇怪,男人的动作又快又剧烈,每一下好像都要把她捅穿一样,藤条缠着她的两团奶子,奶头被男人狠狠的揪在手中蹂躏,后穴中一根藤蔓用着打桩一般的速度撞击着,啪啪啪的撞击声响在整个房间中。

    “啊啊啊啊!等…嗯…轻点…啊啊啊…叶彦…呜呜…啊!好深…太快了…不…不要了…停下来…慢…慢一点好不好…啊啊啊…”

    锦月被男人肏到受不住的大声叫喊,她甚至觉得她的声音都已经被外面的其他几个男人听到了,而男人接下来的话让她的不安无措放到了最大。

    “停下来?慢一点?我看你被他操骚逼的时候可是爽的狠呢,怎么?用藤条一起插你的几个骚穴都满足不了你吗?只想被男人的鸡巴操才行吗?骚货,怎么这么骚!是不是是个男人就可以插你的骚逼干你?”

    “呜呜呜…不…啊啊啊…不是的…嗯…叶彦…你听我说…啊啊啊…”

    “说什么?说你被他的鸡巴操的又喷奶又漏尿的?说你被他尿到骚子宫里面?”

    “啊啊啊啊…呜呜…轻…轻点…要坏掉了…不是…我不想的…他强迫我…嗯啊啊啊…不…不要了要坏了啊啊啊!!”

    锦月这时候哪里还不知道叶彦早就知道了全部,她只能尽力去解释她那个时候并不是愿意的。

    叶彦当然知道她不是自愿的,作为随时都想看到她离了一眼都难以忍受的他,怎么可能会没有偷偷做一些小手脚呢,他现在这种难以平复的情绪除了对她被别的男人侵犯占有的醋意以外,还有对他自己那个时候没有去阻止甚至有意放任到最后的愤怒。

    叶彦深深呼出一口,腰身用力操的越来越凶猛,每一下用力到深处的子宫壁都被顶到变了形。他最初就不想跟这个叫陆远的男人接触的一大重要原因,就是他其实在那个时候就隐隐有了感觉,女人不再是他一个人可以独自占有的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他知道她的生命中不可能只有他,而他也会去接纳一些以后出现的莫名其妙的“同类”。

    越想,他的眼眸就越深的可怕,她被陆远侵犯的全程他都丝毫不差的看了下来,那两个打下手的人一直没发现他时不时的失神手误,而自己那根高高硬挺的东西又再提醒着他,看着她被除他以为的男人侵犯着,他有了感觉。

    叶彦甚至怀疑自己有被NTR倾向…

    “啊啊啊啊…轻…轻点呜呜…真的…受不了了…叶彦嗯…啊啊啊…骚子宫…要被大鸡巴捅坏了…啊啊啊…”

    “呵,月月,你今天的骚逼变得更好操了,骚子宫也更骚了,奶头比起平时还要红肿的更厉害,被雷系的异能玩有这么爽吗?”

    “月月这么淫荡,以后找来有其他系异能的男人也来玩你好不好?月月这个小骚货一定很期待。”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了…受不了了…要去了…叶彦嗯啊…不行…不行了啊啊啊…不要…不要其他…啊啊啊…去了去了啊啊啊啊…”

    “轻点…轻点…啊啊啊…里面…好深…好用力…奶头…奶头要坏掉了…停下来啊啊啊…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没有期待…啊啊…啊啊啊啊…”

    锦月被男人凶猛的操干和语言的刺激到身体不断的攀上高潮,今天已经承受了数次来自陆远的掠夺,甚至电流流窜在身体中的酥麻感仿佛还残留在身上。现在又是叶彦如此猛烈的好像带着惩罚和怒意的侵犯,奶子,奶头,后穴,子宫,无数个地方被同时大力刺激,她没办法逃离那汹涌而上的快感,只能一次次在刺激中高潮潮吹。

    她已经感觉自己有些吃不消,层层袭上的快感将要侵蚀她的神经一样,但淫体之躯在男人不间断的灌溉下会变得越来越敏感,身体在无知无觉的变化着,花穴自行裹夹紧那根带来无上快感的粗壮肉棒,夹紧的媚肉每一次都被那根粗物重重的捅开,同肉棒的对峙交融让两人都得到无法言语的快感。

    叶彦爽的喘着粗气,每一下用力到好像在发泄心中积压着的情绪一样,看着被他操的淫态尽露的女子,叶彦就控制不住想去蹂躏她凌辱她,让她的身子牢牢的记住他的存在,将自己深深印在她的身体里。

    不知多少下后,一股滚烫的浓精激射在她的体内,而男人射完精后几乎没有停顿的时间,一大股汹涌滚烫的尿液尿到了她的子宫深处,那股尿液在她的子宫内冲刷着,好像要将其他男人的气息洗刷掉覆盖住一般。

    “啊啊啊啊!!好烫!好烫!好撑啊啊啊!!!”锦月高高挺着身子被刺激的眼前全是白光,奶汁噗嗤噗嗤的大股大股往外喷射,被男人内射尿液的羞耻刺激感激的她生理性眼泪不断的流出,这一天承受了太多的刺激的她意识都有些飘忽起来。

    叶彦射过尿过后却没有停下来,鸡巴再次在她的穴儿里变大变硬,射进子宫深处的液体没来的及流出就被粗壮的巨物堵住出口,留在里面无法流出。3VV。po 1 8*In

    “呜呜呜…不…不要了…不行…不行了…放过我…放过我吧…不要…不要再动了…啊啊…啊啊啊…好撑…里面…好撑呜呜…”

    叶彦看着女人求饶哭喊,想要狠狠蹂躏她的欲望不减反增,想到她被陆远那个男人用电流刺激奶头刺激骚穴,他就无法控制的去大力索取她。

    房间里激烈的声音传出房门,而此时在门口的地上有一个抱膝坐着的小男孩,小男孩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前方发着呆,眼神没有什么焦距,但就是能让人从中看出一点委屈的意思来。

    这正是在锦月进房门的时候被叶彦趁机用藤蔓给丢出来的小天小丧尸。

    不能喝奶水还不能看春宫的小天委屈,但他没法说。

    突然,一声低低的轻笑声响起,陆远从暗处走出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蹲在门外可怜巴拉的小孩。

    陆远走过去在小男孩旁边蹲下,听听门里面传出来的声音转而对着小天说道,“你爸爸也真是狠心,竟然把你丢出来不给你看,让我猜猜,你肯定想你妈妈淫荡的大奶子了,那骚奶水真好喝,比饭都好吃了数百倍,真想再尝尝。”

    小天听到了陆远的话,原本直勾勾的眼珠子却罕见的转了两下,也不知道这个小丧尸到底是不是听懂了人话甚至有了思想和意识。

    陆远听着房间里面的声音,想到那个美好淫荡的女子,欲火就一股股的往上涌。

    “喂,你叫小天是吧?”

    “一会等你爸爸守夜的时候,我们一起溜进去去喝你妈妈的骚奶水怎么样?”陆远丝毫没有在一个小孩子面前说了浑话的意识,甚至还在人家的孩子面前堂而皇之的出着馊主意。

    而这时,如果锦月和叶彦在场,绝对会震惊惊讶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只见小男孩将头转到了陆远的方向,两只圆溜溜的眼睛眨了眨后,对着他点了点头。

    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的陆远瞧着小家伙那副好像迫不及待一般的样子,抬手在男孩的头上揉了两把。

    “你也真是个小混蛋。”

    有话说:本文属性,男主不禽兽吃不上肉。

    肉肉暂时到这里,下章修罗场预警,今天有加更章哟!!!马上就发!!!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