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世(18)微H老公?孩子?可你这里被我弄湿了,

      女人胸前露出的光景让陆远的视线完全没办法挪开,露出全貌的那一只形状美好的雪白浑圆挺立着看起来柔软又不缺弹性,上缀着的一颗樱红仿佛在诱人前去品尝,他还看到女人正用着纸巾擦拭过那樱红,有了异能后增强的五感让他就算站在门口顺着门缝都能看到有乳白色的液体自那奶头上流出滴落。

    陆远看着爬在她身上啧啧吮吸着的男孩,这分明就是一副喂奶的景象。

    按理说那孩子目测怎么也有七八岁大了,怎么还会是喝奶的年龄。

    但只要注意了起来,陆远就感觉自己也能闻到那股淡淡的奶香味。

    视觉嗅觉多重刺激让他觉得心口滚烫,从来没动静的肉棒此时膨胀坚硬,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升腾而起的欲火,却无论怎样都没办法将胯下的挺立给压下去。

    这副场景让陆远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去回神,他就那么站在门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里面女子被那个小孩抱着两团大奶子喝乳的模样,视线怎么都没办法从那团浑圆上挪下,他甚至想直接过去将人压在身下好好去把玩去品尝。

    门外的男人眼中的眸色越来越深,而里面的锦月完全不知道危险在慢慢走近。

    门无声的被打开,陆远终于没办法控制自己身体率先行动了起来。

    锦月似有所觉的抬头,就看到了陆远正推开门走了进来,意识到她现在的姿态她慌张的把小丧尸抱起放到床上,手上动作迅速的将掀起的衣服拉下,将那对儿露出来的饱满藏于衣服之下。

    “你…你怎么进来了…”没有敲门就擅自闯了进来,简直吓死她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

    她的脸颊微红,眼神躲闪着不敢去看陆远。

    陆远语气平静的说了声抱歉,“我准备敲门的,谁料门没锁直接开了,我就进来了。”

    锦月一听,咦了一声,她记得她是有锁门的…她起身走到门边看了看,上锁后一拉,发现真的直接就被拉开了,门锁是坏的。她心里暗道自己做事不谨慎,下次一定要好好检查好才行。

    心里郁闷门锁竟然是坏的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后一抹压迫性十足的雄性气息袭上,她转身,陆远直接手掠过她耳边撑在门上,被拉开的门被关上,男人将她禁锢在了自己撑起的范围里。

    两人的距离离得非常近,锦月略感不安的后退远离,可后面却已然顶在了门上,退无可退,只能尽可能的缩着身子拉开与男人直接的距离。

    “那个…你…你找我有事吗?”

    “这样…好奇怪…距离太近了…”

    陆远非但没退开,看着女人微红的小脸和不安的躲闪的眼神,他心里就越发痒的厉害。

    好想…好想把她压在身下…得到她…

    活了两世,这是陆远第一次如此的渴望去得到什么,如果是前世,也许他会犹豫会想很多,但现在,他不会了。

    前世被背叛,被诬蔑,被夺取,在末世这个环境里存在的善良心软是让他最终落入万劫不复的最大原因。

    他恨,他不甘,他后悔,他发誓有机会他一定会让那些人不得好死,然后他就重生了。

    老天给了他这次重生的机会,他发誓这一世不会再犯同之前一样错误,他变得心狠,无情。

    冷眼看着人类丑陋的嘴脸,目睹人性的扭曲,冷漠的将自己置身事外。

    前一世他救了他们,结果呢?

    这一世他不会再有那样的好心了。

    而这个女人…

    陆远贴近这个被他禁锢在怀中的女子,唇瓣蜻蜓点水的蹭过她的唇,贴着她细腻的脸颊划过,最终落在她的右侧耳垂上,一点一点的亲吻,从耳垂慢慢滑到脖颈,女子身上好闻的香味带着丝丝诱人的奶香让人想要去咬一口。

    男人炙热的呼吸喷洒着脖间,柔软的唇瓣若有若离的贴在她的皮肤上,锦月不安的微微轻颤着身子,现在的姿势让她感觉分外的不妙!更何况刚刚那一触即离的亲吻…

    “陆…陆远?”她小声的叫了男人的名字,男人动作微顿,下一秒却直接张口咬在了她脖间的嫩肉上。

    “唔…”她的身子猛地颤了下,陆远咬了一下后伸出舌头在咬了一口的嫩肉上面轻舔了起来。

    “你男人有没有跟你说过,你身上又香又甜?”

    “唔…嗯…你…放…放开我…”锦月没想到陆远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两人现在的姿势说不出的暧昧,她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推着,男人却纹丝不动,她的力气在他眼里根本什么都不算。

    男人的唇还在她的脖颈间游走,带起她阵阵颤栗,“陆远…唔…不要…放开我…”

    陆远眼底全是压不住的欲火,他微微挺胯,那根滚烫粗壮的棒子就抵在了她的小腹上,“别乱动,你应该清楚这是什么。”

    锦月感觉到压在身上那根坚硬的滚烫,她当然清楚那是什么了,这下吓得她连推开男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我说过,你身上有我留下的气息,我想要确认一下。”陆远边吻着她脖间的细肉,边慢慢的说道。

    “怎…怎么确认?”锦月深呼吸强行让自己冷静,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太有压迫感了。

    陆远手臂环住她的腰身,将她往上轻轻一抬,原本戳在她小腹上的坚硬滑到她的腿缝,正好抵在了花户的位置,“当然是,用这个确认了。”

    被男人那侵略性极强的东西蹭到最敏感的部分,她的身子猛地软了一下,紧接着男人的手撩起她的衣服摸在她的腰间,唇瓣从脖间上移直接噙住她的唇,大舌破开唇齿便是一阵掠夺。

    “唔唔…不…不要…嗯…不…”她的身子软的不像话,但她还是奋力的挣扎了起来,她跟陆远总共才认识了一天都不到,就这样被侵犯她哪里肯接受。

    “你…唔…放开我…不要这样…我…嗯…我有老公!有孩子!不…不要…唔嗯…”意识到自己处境危险,锦月赶紧搬出来乱七八糟的理由,小丧尸和叶彦显然是现在最好的挡箭牌。

    结果她刚说完,舌头就被男人轻咬了一下,他的手迅速的从她的裤子钻下去,挑开内裤直接毫无阻碍的摸到她的花穴上,手指在她的穴口轻轻拨弄了两下,“噢?老公?孩子?可你这里被我弄湿了。”

    锦月羞得脸通红,被男人直接摸着私处让她忍不住的颤抖,敏感的身体更是不争气的往外流水,好像她是一个随便一个男人碰到就能湿的骚货一样。

    有话说:嗯,我本来想再铺几章的,但是都写到这里了,干脆直接上了吧。

    不想写剧情了,我要写肉!(托腮

    么的存稿了,最近又好不想码字啊orz

    想断更,快用你们的珠珠评论阻止我!!!

    还有50颗,又能加更了!加油!!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