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ο-1⑧.cοm 第五世(23)高H把你操到喷不出水喷不出骚奶来怎么样?

      墨寻毅的理智克制几乎已经要全面崩盘。

    他看着女孩那肥满的大奶子喷出奶水,吃着她香软的乳肉喝着她的奶汁,此时自己还真正的完全的进入了她占有了她。

    那种满足的感受让他此刻没办法再想其他,只想要专注的去感受她。

    他此刻与她紧密的交合着,他在她的里面,她紧紧包裹着他。

    那种舒服的感觉和快感让他身上的肌肉都在兴奋的战栗着。

    女孩穴中的紧致和自她喷出的奶水让他沉迷,更别提他完全进入到那销魂的穴中后,竟在里面感受到了三颗不同方向的珍珠凸起。

    那三颗珍珠凸起顶在他的肉棒上,随着他的抽插磨着他的柱身。

    而这样还不算完,他鸡巴上面的肉刺倒刺每一次滑过那三颗凸起时,别提多刺激多爽了。

    他的动作不知不觉间开始变快,这更让锦月觉得快要承受不住。

    身体上面传来的快感让她不知所措,刚刚被男人进入时的剧烈高潮还没有完全缓过来。

    此时奶子被吮吸着的感觉,奶头在释放着的感觉,还有自己的花穴被那带着肉刺的巨根抽插刺激着的感觉让她不知道该逃还是该沉沦进去。

    “啊啊…啊啊啊…呜呜…轻点…我不行…受不了了呜呜…啊啊啊!!!”

    男人每抽插一下,锦月都被刺激的泄出一大股淫水出去,第一波的高潮还没缓过来,下一轮的就又开始了。

    而这还是墨寻毅没开始安全发力的情况下。

    他吸吮了几大口那香甜的奶汁,感受着她高潮时仅仅锁着他夹着他的感觉,速度和力度也慢慢变快变重。

    女孩的身子比他想象的还要敏感,他最开始就没想到只是进入她就能把她刺激到高潮,现在更没想到他只是刚刚操了几下她就爽的喊着要承受不住。

    他又喝了好几口奶汁后,抬起来头,两手抓着那因他抽插的动作晃动着的正在喷着奶水的大乳,用力一捏就看到奶汁飞喷而出的淫荡景象,看的让他移不开眼来。

    压在身下的人此时的姿态完全展露在他的眼前,那受不了他的抽插仰头呻吟叫喊的模样,头顶的两只毛茸茸的耳朵能直观的看出她的羞涩。

    捏在手里的奶子是那么软手感是那么好,而当那乳白色的奶水喷出时的样子是那样的淫靡又美丽。

    她的骚穴又紧又好操,明明一开始窄小到连他的手指都吃不下,现在却好像已经能适应了他的巨大。

    甚至还在饥渴主动的馋唆着他的兽根,骚的让他更用力的将她的小骚穴操坏让她更爽。

    而让他最激动的,是随着他开始抽插后,沾在自己肉棒上面的和被她喷出的淫水带出的血迹,那是得到她占有了她第一次的象征。

    墨寻毅不知道她身上的气息是怎么回事,但此刻第一个得到她的人是他。

    兽人世界中的雌性一般都不可能只有一个雄性配偶。

    虽然他想要独占她也自认有能力独自占有她。

    但是除开几个陌生一些的气息,有几个还是他认识,而据他的了解,那些人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他真想将她藏在自己的地盘好好的藏好,不让那些有能力跟他一争的人得到机会。

    第五世(23)高H把你操到喷不出水喷不出骚奶来怎么样?

    但可惜的是他有一种预感,会有其他人来跟他一起占有她。

    这种预感让他很不爽,也不想去相信。

    但他还是本能的选择珍惜现在能够独占她的每一天。

    “月月,月月。”墨寻毅一边加快自己在那穴中抽插操干的速度,一边忍不住的唤她,就像是要把这段时间没有叫的份全部补回来一样。

    锦月可不知道墨寻毅什么感受在想什么,她现在只能感受到男人抽插在她身体中的感觉,那样粗壮的巨根撑的她的花穴又胀又满足,而最刺激的还是男人肉棒上面的那些倒刺。

    男人每一次插进时,都会狠狠的撞到她的宫口上,那里被撞击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快要被操坏了。

    而当男人抽出去时,肉刺就会磨在她的媚肉上面,那种刺激的感觉从花穴一直蔓延到头顶,她的身体都仿佛不是她的了,她完全没办法去控制,只能去承受那剧烈的快感,任由自己的身体在那快感刺激中喷着淫水和奶水激烈的痉挛高潮。

    而现在男人的速度还变得越来越快!本来她就已经受不了那过于强烈的刺激和快感,结果发现男人还在发力,这让她不免慌张了起来。

    “嗯嗯…啊啊…啊啊啊…轻呜呜…轻点啊啊…好深呜呜…里面…要被撞坏了…呜呜…轻点啊啊…太快了…不嗯…不行了…”

    墨寻毅听到她的话,没有放缓速度反而用快更用力的抽插了起来,巨大遍布着肉刺的鸡巴在那娇嫩紧致的肉穴中驰骋着。

    “爽吗?这样操你爽不爽?”

    “月月的小骚穴真是太棒了,你看它不光把我的鸡巴全都吃了下去,还喷着水紧紧夹着我,没想到月月的小骚逼这么骚这么欠操。”

    “今天就把你操到喷不出水喷不出骚奶来怎么样?”

    “呜呜呜…别啊…不要这样说呜呜…你怎么…啊啊啊啊!!!”

    男人如此淫秽的话听在锦月的耳中让她羞得要命,完全没想到在这种时候,他会说出这些令人感到羞耻不已的话语。

    但是这些话从男人的口中说出又毫无违和感,就好像他在床上就是会这样做一般。

    锦月羞的让他不要再说了,可是看到她那害羞可爱的样子,墨寻毅就更想要刺激她。

    尤其是他说完后明显感觉到她给出的反应,这更让他变本加厉的去刺激女孩。

    “不要怎样说?可我怎么觉得月月想听呢,你看我说完,你的骚逼都高潮了。”

    “月月喷了好多淫水,身子怎么这么荡?是不是早就想被操了?之前舔我的鸡巴是不是就已经发骚了?”

    “呜呜…啊啊啊…没有…我没有呜呜…啊啊…”

    “没有?那月月说,鸡巴好吃吗?是你的小嘴舔着吃的爽,还是这样操着你爽?”

    墨寻毅说着,对着那从顶上去开始就一直狠狠唆着他龟头的宫口撞去,他也不知道是因为那里唆的他太爽想去狠操那里还是发现了那里的小口想要将其操开进到更深处。

    “啊啊啊!不要啊啊…呜呜…太用力了…里面呜呜…要坏掉了…”

    “鸡巴…啊啊…轻点呜呜呜…好吃…操着嗯嗯…操着好爽…啊啊啊啊!!!”

    她的话让墨寻毅的力度更重,穴中的鸡巴快而有力的抽插操干着,咕啾咕啾的水声和肉体碰撞声渐渐的大了起来,房间里飘荡着浓郁的奶香味和淫靡的情欲气息。

    有话说:肝加更肝加更,投颗珠珠,为五六日开始的加更打call吧!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