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96)我这一生,只你一人

      经历了院子中来自厉荆的索取后,锦月整整休息了一天多才缓过来。

    她浑身疲惫的瘫在床上咸鱼躺,脑子里怎么想都想不通为什么厉荆也会对她下手!

    锦月抬手在空中一挥,光圈出现,金色的光已经满了大半,但离她能离开这个世界还有很久。

    锦月看着那光圈若有所思。

    她一开始真的天真的以为这光圈是记录她感悟到了多少东西的,但随着走了这么几个世界后,她已经意识到了事情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前两个世界光圈集满后给她的感觉更像是里面蕴藏了某种能量一般。

    而这些她直觉与天道和她遇到的那些男人有着直接的联系。

    锦月出神的想着,突然,听到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锦月手一挥,将光圈快速的收起,再转头就看到了正走进来的男人。

    锦月撑着床坐起身,对着走过来的男人唤了一声,

    “太子哥哥。”

    楚阑看到女人起身,快走了两步走到床边,伸出长臂便直接将女人揽入了怀中,闻着女人身上传来的清香,楚阑深深的喟叹一声,感觉近几天的疲惫都一扫而空了。

    这两天他要处理的事情很多,让他都没办法抽出哪怕一点点空闲来看她,天知道他这段时间有多想她。

    自从发生了上次落下悬崖的事情后,楚阑只要一段时间没看到女人,他就没来由的心慌,总觉得女人哪一天就会突然消失不见。

    锦月被楚阑抱着,乖乖的靠在他的胸口,她能感受到男人的不安,这是那次事情之后很明显的感受,不管是靳羽还是楚池,几乎都是一样的。

    楚阑温柔的摸了摸女人的脑袋,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随后声音里带着疲惫的放松感,缓缓的对她说着他最近都干了些什么。

    楚阑已经到了要拉帮结派拢权的年龄了,因为有锦月这个纽带在,年长的几位皇子之间的关系可谓是无比的和谐,其他皇子年龄还小,等那些皇子长大,天下的主人早就换了。

    所以若是老四不搅和,又没有什么突发的意外,这皇位大概就正常的传给皇太子楚阑了。

    因此近期楚阑的事情非常多,再加上领国最近又不安分起来,像是要搞什么动作,军队最近都警备了起来,生怕突生什么状况。

    他有时候甚至也想自己要是这个小女人的贴身侍卫就好了,这样就可以无时无刻的陪在她的身边。

    莫名的嫉妒那个叫靳羽的少年。

    两人在屋子里面待了一阵,锦月听这个明明沉默寡言的太子事无巨细的跟她分享着自己的事情,觉得心里暖暖的。

    这些事情,楚阑想也只想说给她听。

    两人时不时聊一聊讨论讨论,不时的还能从房间中传来两人轻笑的声音,屋里的氛围极好,楚阑周身的气势都仿佛带着温度,同那个在朝堂上和各个大臣对峙已经初显有帝王风范的男人全然不同。

    两人说了一会后,发现天色还早,楚阑也知道女人最近的近况,对于厉荆,说实话他是没能想到的,但他也只是无奈的叹息了一下后,便自然的接受了。

    他没有为难明显累坏了的女人,对于刚开荤的男人,他理解,毕竟他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

    他带着锦月在皇宫中走动,最近有一片花林的花开了,他打算带女人去那里看看。

    从小被当成男孩子养,还不能露出马脚被人发现端倪,想必很多女孩子都喜欢的东西她并不能放肆的去表现。

    想到这里,他就很心疼,所以他这次有空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带她到这里。

    当锦月看到那开的茂盛的花林后,眼睛都亮了。

    种在皇宫里面的东西,不管是设计布置都很讲究,整体看下来美的让人心旷神怡。

    锦月有些小兴奋,拉着楚阑走近花海中,深呼吸闻着沁人心脾的花香。

    楚阑被女人拉着,心脏咚咚的跳着,当女人置身花海之中的时候,他的视线几乎没有办法从她身上移开。

    他的眼中,她比花海还要美,她的味道比花的香味还要迷人。

    他从来知道她是美的,但现在女人美的让他直想要直接将人扑倒在花丛中,让她美丽的身躯和花团相辅,然后在他身下露出诱人的表情和声音。

    楚阑强行稳了稳心绪,他真是栽的彻底,但他也心甘情愿的认下。

    他会顺着登上皇位,然后用自己的能力,去护她周全。

    楚阑突的心念一动,他拉着女人的手拽了两下,换回女人的注意力。

    锦月回头,眉眼弯弯的看向男人,此时她的心情显然非常美好。

    只见楚阑将她的手抬起,放在唇边吻了吻后,虔诚的将她的手握在自己的两手间,衬着四周的花海,声音透着庄重严肃认真的开口对锦月说道,

    “玥儿,嫁给我吧,我娶你。”

    锦月听到男人说出来的话,反应了瞬息后睁大眼睛,错愕的看向此时满脸都是认真的男人。

    楚阑没等锦月回答他,继续说着,

    “等我登上皇位,我便许你,我这一生,只你一人。”

    话落,站着的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锦月望进男人深邃认真的眼眸中,久久无法言语。

    在花海稍里位置的两人都没有发现,有一个人在看到太子的身影后,原本正满怀欣喜的向着这个方向小跑而来,手中还握着一簇鲜艳的花团,然而那人在跑近看到两人相握的手时,脚步渐渐慢了下来,随着楚阑说出口的话,

    脚步停,花团落。

    楚盈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原本见到太子哥哥的欣喜在此时荡然无存,她只觉得心中猛地疼了起来,不知不觉间眼泪已经滚落。

    她顾不上散落的花团,狼狈不堪的转身踉踉跄跄的跑掉。

    她的脑海里一片混乱,那里的两人,一个是太子,一个是三皇弟,可为什么太子哥哥会对三皇弟说,“嫁给他?他娶…他?”

    楚盈魂不守舍的回了自己的住处,缓了好久后,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般,眼里划过一抹狠戾,她唤了来了属于自己的侍卫,低声吩咐了些什么。

    另一边的两人,手拉着手原路返回,楚阑眼尖的看到有一处不太对劲的地方,扫了一眼后,微皱眉头,待将锦月送回去后,抬手唤来自己的部下,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有话说:咳,今天更了隔壁,这篇码完有点晚了。

    求珠珠,真的,疯狂求!!!!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