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95)高H 师父用尿液给她打标记!【含失禁射尿】

      “嗯嗯啊啊啊啊!!”

    “师父……好棒…插得好深嗯嗯啊啊啊…骚水…徒儿的骚水都被师父的大肉棒堵住了!啊啊啊!!师父…慢点…太快了呜呜呜嗯啊啊…”

    锦月被男人操的完全沉沦在性欲中,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她到后来根本顾不上再去舞剑,厉荆随手拿过剑放到一边,全身心的投入到女人的温柔乡里。

    “骚屁股!骚奶子!骚逼!全都长在你这个小骚货身上了!以后就乖乖撅着屁股等着男人的大鸡巴来操你知道吗?”

    “嗯啊啊!要!嗯!以后乖乖的等着师父的大肉棒来操玥儿!好爽!嗯啊!玥儿的子宫被师父的棒子插得好满!好撑嗯啊啊!师父这次快点射给玥儿好不好…想吃师父的精液!”

    “怎么这样贪吃!上次才喂给你那么多!又馋成这样!真是个没了精液不能活的骚货!”

    “嗯啊啊啊!师父!师父!师父插得玥儿好舒服嗯啊啊!想吃!还想吃!想吃好多唔嗯啊啊啊!”

    厉荆受不了淫荡成这样的女人,兴奋的在那骚屁股上连拍了好几下,然后从后方握着女人的腰肢,大力的冲撞在骚穴中。

    硕大的鸡巴全根没入,一下一下用力的像是要将两个大卵蛋也怼进骚穴中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锦月向前弯着腰承受着身后人的撞击,力度大的每撞一下脚步就往前挪一小步,慢慢的软的不行的身子趴在地上,身后随着男人的操干,竟爬着在院子中走动了起来。

    “嗯啊啊…师父…好棒!好深!嗯啊!”

    厉荆仿佛在操一只母狗一般,看着女人撅着屁股趴在地上,随着他的顶撞一点点一步步的往前爬,硕大的奶子淫荡的垂下绕着圈的摇晃,有时候身子压的低,红肿的骚奶头甚至擦着地面的边缘而过。

    厉荆哪里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将这个女人操的不停发骚,让她匍匐在自己身下只能像个母狗一般撅着屁股承受他的侵犯。

    厉荆深呼吸一口气,两手抓着女人撅起的大屁股就着这样爬动的姿势更加卖力起来。

    “月月!月月!操死你!骚母狗!小荡妇!天生的骚货!骚逼真紧!明明就是为了鸡巴而生的!骚穴里面的淫珠都被操熟了!骚货!爽不爽!爽不爽!”

    越操,厉荆就越没办法控制自己兴奋激动的情绪,这个世界中的记忆和属于自己本身的记忆融合在一起,让意识到自己得到了一直以来想要的女人的他无法压抑那爆裂般欢喜的情绪。

    无处释放的情绪全部集中在如炮筒般的硕大性器上,化为力量像是要把那紧致极品的骚穴操穿。

    “嗯嗯啊啊啊!爽!啊!师父!太深了!不行了!要受不住了!!不啊啊!师父的肉棒又变大了!吃不下了!骚逼吃不下了!好撑!师父轻点啊啊啊!子宫要被捅破了!要破了啊啊啊啊啊啊!!”

    锦月觉得今天的男人比起那天来变的更加恐怖,不论是力道速度,还是那根能让她欲仙欲死的大鸡巴,好像都比那天升了个级般。

    被操的没办法思考的她并没能发现男人刚刚称呼上面的变化,她只觉得再这样下去她会被变的更恐怖的男人用鸡巴贯穿子宫。

    被激烈侵犯的花穴对于此等巨物毫无招架能力,只能优先处理刺激的快感对应的剧烈痉挛收缩。

    “啊啊啊!师父!轻点!慢点啊啊!要破了!骚子宫要破了啊啊啊…肚子!肚子也要被师父戳破了啊啊啊!!”

    男人带着弯的龟头顶在薄薄的肚子上,一下一下戳顶仿佛真的要破开皮肉贯穿出来,从小腹到下体的阴蒂前都能看到一根粗长的棍子形状在前后快速的动作着,女人被男人操的在院子里无规则的爬动着,一股股淫水逮到一点机会就往出喷流,零零散散落了一路。

    锦月被操爽到某个临界值时再次开始疯狂喷尿,她趴在地上大哭着剧烈痉挛身子,这么一下直接把厉荆给刺激大了,绞死的花穴让他无法忍受的大力抽动好几下后,将自己的浓精一丝不差的灌进女人的子宫里。

    “啊啊啊啊啊啊!!”

    失禁的羞耻和浓精滚烫的刺激让锦月眼前发白,好久都无法从激烈的高潮中回神。

    等好不容易身体的剧烈反应缓解下来,男人已经开始了新一轮更卖力的顶撞。

    男人一只手将娇小的女人拦腰抱起,用小儿把尿的姿势让锦月的花户大开,如果有人来到院子中能清晰的看到那小巧的花穴中正插着一根巨物在里面快速的套弄,两团大奶子一左一右不同频率的上下弹跳,每当女人高潮就会喷出一股稀薄的透明尿液,泛着淡淡的甜骚味。

    厉荆和锦月都控制不住的看着哗啦啦漏尿的景象,一个羞耻一个兴奋,锦月每看一眼就羞得想转头或闭眼,这个时候就会被男人用手掐阴户顶端的珍珠,刺激的她不得不去看。

    不知何时男人抱着她走到了院子中的一棵树下,男人把着她的两条腿,嘴里发出“嘘嘘”的声音。

    锦月已经没什么尿了,但随着男人的声音还是控制不住的缓缓流出点点尿液来。

    突然男人“嘘嘘”的声音停下,转而附在锦月耳边说了一句。

    “师父要给徒儿打标记了,小骚穴好好接好师父的东西!”

    “标记”一词突然点通了锦月记忆中的哪个点,她本能的就知道男人说的打上标记将意味着什么。

    男人要尿了!要尿在她的身体里了!要用尿液最原始的在她身上留下味道标上记号!

    随着男人的话锦月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起来,她不知道她现在是感觉羞耻还是有着丝难言的期待,但她在这时没有任何的反抗,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就算她想躲不想要男人也不会听她的,从而静静的等待期待着男人的尿液喷射进身体中。

    当比精液烫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带着骚味的尿液激射进她的身体中激烈的冲刷着子宫壁时,锦月放声大叫着全身都在剧烈的痉挛,那股灭顶般的感觉让她眼前一阵阵发白什么都看不到。

    厉荆将尿全部尿在女人的身体里后看着女人鼓起的肚子涌上无法言说的满足感。

    在恢复了那些记忆后,他第一时间就感知到了她身上还留下着其他人的气息,未免夜长梦多,他选择尽快的也给她打上属于自己的标记。

    他一直等着女人激烈痉挛的身体缓过来些后,才将插进她花穴中的鸡巴拔出。

    锦月视野刚刚恢复,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男人将鸡巴抽出后,从她的花穴中疯狂涌喷而出的,属于男人的尿液!

    哗啦啦的尿液喷到正对着的树上,那场面就好像是她被男人把着尿在树上一样!

    堆积在子宫中的尿液哗啦啦的排出,不时还有带着浓白色的精液一起,此时这里的场面简直淫乱到无法言说。

    “嗯啊啊啊!师父!师父!”

    锦月羞耻的叫着男人,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下身,厉荆凑过去吻在女人的唇上,喟叹的说道,

    “师父在,月月真美,师父的尿好不好喝?以后师父也尿给你的小骚逼喝。”

    有话说:大骚的肉肉结束了!!

    啊,感觉胜利的曙光在向我招手。

    我的文有什么主线吗!?

    回:没有,乖乖吃肉就好。

    最后了!最后两个男主了!拉出来女配溜溜换地图了!!!嗷嗷嗷嗷!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