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93)H 用淫水给剑做净化

      锦月就这样磕磕绊绊的勉强记住了厉荆教的剑式,但显然这种程度厉荆并不满意,他面上显得不太开心,让锦月心里很是不安。

    厉荆给人的气势太强了,也许是因为后来做暗卫教官,导致他在教导的时候会不自觉的严厉起来,这也是靳羽会那么怕他的原因。

    现在锦月在他手下,这份感觉或多或少的传达给了她。

    她能感受到男人不满的情绪,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的等着男人的斥责。

    但斥责没有等到,却见男人不由分说将她的一条腿抬了起来,湿漉漉的花穴暴露在空气中,在阳光下显得迷人又淫靡。

    “啊!师父!?”

    锦月对这个姿势显得很紧张,在院子中总觉得门口会突然走进来人,然后就会直接看到她暴露在外的隐秘花穴。

    她没有拿剑的那只手想要去捂住自己的下体,厉荆却比她的动作快了一步。

    厉荆从锦月手中拿走自己的剑,顺便将女人想捂住身体的手拦下,他附在锦月耳边叹息着说道,

    “今天怎的如此心不在焉?”

    “唔…师父…你知道的…”锦月听到男人的话,羞红着脸有些委屈的说道。

    她心不在焉到底是因为什么!师父竟然还问他!?

    厉荆挑挑眉,“哦?师父知道?那让师父来看看。”

    “瞧瞧徒儿这骚水流的,明明师父都答应徒儿学好了就给骚逼吃大鸡巴,怎么这么贪心?就想先吃?”

    “师父也不是不懂变通之人,既然徒儿不专心是因为这个,师父有必要帮帮你,但因为徒儿没好好学会,师父先给你的骚逼喂点别的,等你把这套剑式学会了师父在给你吃大鸡巴。”

    “现在,就先让徒儿稍微缓解一下好了。”

    厉荆说完,在锦月还没从他那一堆话中提炼出重点的时候,手中的剑挽了个剑花一转,剑尖朝下,手握剑柄,他手指极快的将湿润不已的花穴口掰开,剑柄对着被手指掰开了个小口的花穴口直直而去,

    “噗嗤”一声,剑柄破开穴口进入那湿漉漉紧致不已的花穴中。

    身体被异物入侵,冰凉的剑柄让锦月回忆起了那天上朝时被塞进去的玉势!

    这剑柄又与那物有些不同,剑柄粗长,大约目测就有二十多厘米长,呈黑色不规则的圆方型,最末端的剑柄有一圈多出来的凸起,整体插进去的模样就好像男人的鸡巴一样。

    最上方一圈凸起仿佛是男人的龟头,下方稍细,但粗长程度足以媲美几个男人的肉根。

    被冰凉坚硬的粗长进入身体,锦月身子猛地开始颤抖,身子全靠男人支撑才能勉强站稳,被抬起的腿使得她一低头就能清晰的看到那黑色的剑柄一寸寸的插进自己的穴中,淫水顺着边缘或喷或流出。

    “唔啊!师父!不要!拿出去!不要!不要把这个插进来嗯……”

    “啊!啊……嗯……师父!别……别用这个插玥儿的骚穴嗯啊啊啊……好羞……不要…不要这样…身子好奇怪嗯啊…好粗好硬…嗯…捅到里面了…师父慢…慢点嗯啊…”

    厉荆用剑柄插的又快又狠,捣在淫水泛滥的花穴中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甚至好些淫水顺着剑柄流到锋利的剑尖上,在阳光的反射下冰冷刺骨却又带着极其淫靡的感觉。

    厉荆时不时会看向剑身,防止意外伤到女人,但当看到那剑尖上的淫水时,无法控制的从心底里浮现出丝丝阵阵刺激疯狂的情绪来。

    这是他几乎没有离过身的本命剑,那剑身上沾上的从来都是鲜红的血迹,此时却看着透明的淫液从那里滴落,像是女人在用她的淫水给他的剑做净化,这种感觉让他插弄的动作变得更快更重,眼睛死死盯着想要让女人的淫水喷出更多,将他整个剑身都清洗一遍!

    “嗯啊啊啊啊!师父!轻点嗯…太深了…啊啊啊啊…不要…要去了呜呜呜…要被师父用剑插去了啊啊啊啊!”

    本就饥渴了好久的花穴在最初突然进入异物后受惊了一小下后就开始迫不及待的收缩夹紧这能够抚平它瘙痒的棒子,女人的一条腿高高抬起,一个漆黑的剑柄被男人抓着极快速的噗嗤噗嗤深入到穴儿深处又抽出,带出更多透明的液体。

    两团肥大的奶子在空中上下快速的乱晃着,沉甸甸的感觉自胸前传来,锦月余光撇到就能想象到自己此时的模样会有多么的淫荡。

    “啊啊啊啊!师父呜啊……好棒…好爽…玥儿又要去了嗯啊啊啊!”

    随着话落,锦月的身体剧烈的痉挛起来,厉荆用力插到深处后猛地将剑柄从花穴中拔了出来,果然看到了女人的花穴仿佛喷尿一般喷出了大股的液体,他把剑放到花穴往外疯狂喷水的位置,让那淫水彻底浇在整个剑身上。

    “嗯啊啊啊啊!师父…师父…”

    厉荆看着被淫水淋了一个遍的剑,脑海中某个机关在此时突然被激活,只见他的眼眸中忽然的闪过一道细微的银光,快的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可男人的动作却也在此时突然的顿了一瞬,周身的气势极快的变换了瞬息,复又恢复到了原状。

    但就算气势转变了回去,也还是与之前有着些许不同,

    此时男人周身的气势比起之前还要变得愈发沉稳,然而这些锦月并没有足够的精力去注意到,男人极认真的看着女人此时的模样,眼底深处不知蕴藏了什么样的情绪。

    只见他认真的看了一会女子后,手里握着剑柄转了个圈,剑身往地下轻挥,一道淫水被甩到地上,而这时神奇的现象却悄然发生。

    在锦月没有看到的地方,那剑仿佛突然有了灵性一般,剑身微微发出一抹细微的红光,随后上面沾着的淫水顺着红光的纹路渗透,当红光消失不见,剑身上原本沾着的淫水仿佛突然蒸发了一般,不见丝毫湿润液体的痕迹。

    厉荆将女人抬起的腿放下,把变干的剑重新放回女人的手中,抬手摸在女人的头发上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说道,

    “爽了吗?爽了就继续学剑式。”

    “唔……”

    被剑柄插高潮了好几次的锦月迷茫的眨眨眼睛,虽然爽是爽到了!但被剑柄插完,却让她更想要真正的男人的大鸡巴了。

    但这种想法她可羞得不敢说出来,只能顺着男人的话,点头,握住刚刚插进自己花穴里面的剑柄,又羞又别扭的强行回忆刚刚勉强学会的一套剑式,一点一点挥动起剑舞动了起来。

    有话说:大骚……觉醒了…………

    咳,补更再等等,我要去捋一遍主线了,写肉写的太嗨皮,差点忘了这回事。

    渣肉肉抬手摸在读者的头发上,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说道,

    “给珍珠,给评论!”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