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世(120)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

      陈景凡从钟景的实验室出去后,也没有用异能隐身,低着头走到锦月的房间门口,也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故意不消掉身形的。

    好在大厅里这时也没有别人。

    他走到锦月的房间门口停下,站在门前也不推门进去也不离开。

    他垂着头眼里一片暗淡,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个被人抛弃的小狗,耷拉着耳朵可怜兮兮的。

    在房间里面的锦月感觉到门口有人,起初还没放在心上。

    那些男人每次进她房间来去自如,她都习惯了,根本不用去管。

    可好一阵,房门都没被打开,让她疑惑的抬起头。

    有些好奇外面的人在搞什么,锦月起身去将门打开。

    开门就看到低垂着头罕见的没有隐身的男人,更感惊奇。

    他不怕被别人发现了吗?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锦月奇怪的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男人此时的情绪不太对劲。

    听到她的声音,陈景凡抬起头来,无神的视线慢慢聚焦在她身上,后缓缓绽开了一个笑容,“我没事。”

    锦月:“???”您这个样子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莫名其妙笑的这么难看,锦月哪里还看不出来他不对劲。

    她小心翼翼的倾身凑到男人面前,皱眉看着他。

    他虽然在笑着,可不知为什么,看着他这样的笑却让她莫名的感觉心疼。

    明明该是气质阳光的大男孩,为什么会露出这样阴郁的笑容?

    锦月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样觉得。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她以前就认识他,她认识的那个陈景凡,是阳光开朗自信的。

    而不是现在这样,自卑,阴郁,极端。

    她不由自主伸出手握住男人垂在腿边的手,语气担心的问道:“到底怎么了?”

    陈景凡垂下视线,目光落到被锦月抓住的手上。

    他掌心一翻,将女人的小手握紧自己的手中。

    在锦月跟着视线去看自己的手时,他猛地向前一扑,一把将人狠狠的抱住,像是要将人揉进自己的身体中一样。

    毫无防备的锦月被男人突然的动作撞的往后踉跄几步,失了重心往后跌去。

    好在后面就是床,两人直接一起摔到了床上。

    锦月被身上的男人压的闷哼一声,生无可恋的望着天花板。

    这特么又是搞什么!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很沉的!

    她太难了!

    虽然锦月心里疯狂刷屏,但终是没忍心在这个时候把明显状态不对的人推开。

    随着男人手臂抱着她越来越用力,她忍着快被勒的喘不上气的难受,迟疑了一阵后,还是伸手回抱住了他。

    她的手放在男人的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在她的手抱住他的瞬间,陈景凡的身子就僵住不动了。

    她说完后并没有等到男人的回答,她只能一下一下的轻轻拍着他,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但还是希望这样能给到他一些安慰。

    男人将头埋在她的肩窝处,一遍遍用力的吸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就好像一次次的在确认着她的存在。

    过了不知道多久,锦月才感觉勒着她的手臂缓缓放松,接着她就听到男人几不可闻的说了一句话。

    她听到男人问她,“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锦月停下拍着他的动作,没有回答。

    心里却在疑惑着。

    她对他好吗?

    她好像也没有做什么吧?

    她好一阵后迟疑的开口:“你为什么说我对你好?我有对你很好吗?”

    锦月是真没感觉到她有为他做什么。

    但她自己没意识到的事情,陈景凡心里却是清楚的很。

    她明明有很多机会暴露他的存在,但她没有。

    甚至因为他表现的不想被人发现,还反过来帮助他隐瞒存在。

    明明他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但她却什么都没说,不去怪他,甚至还无奈的纵容他。

    就像现在,她还这么关心他……

    她实在太过温柔心软。

    她不该这样放纵他的。

    这会让他心存侥幸的越来越过分……

    陈景凡终于撑起了身子,双手撑在她的头两侧,将床都压下去了一些。

    他的眼睛认真执拗的直直望进锦月的眼中,“你有。”

    锦月被男人这样认真看的有些不自在,她轻咳一声也学着男人正经脸,“我没有。”

    男人显然不认可她的回答,“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

    锦月:“我说了我没有对你好。”

    她说完后没有等到男人后续的话,只是上方的人猛地俯身,柔软的唇重重的压在了她的唇上,霸道的不给任何反抗机会的碾磨亲吻起来。

    “唔……”

    男人有些急切的破开她的唇齿,攻入到口中席卷入侵着,大舌将躲闪的小舌用力的裹卷着,让锦月感觉舌头麻麻的,眼中都泛起了泪光来。

    男人的这一吻凶狠,霸道,急切,像是在宣泄着心中的不安,没一会锦月的唇就被对方吮红,眼泛泪光的样子可怜又诱人。

    然而她们都忘了刚刚陈景凡扑进来的太突然,房门并没有关上。

    现了身的男人连锦月都能感觉到他的出现,其他人当然也能感知到。

    之前因距离太远,陈景凡就算短暂的现身也没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怀疑。

    可正好这时来找锦月的陆远他们,都到眼跟前了,要是还感知不到,他们也可以洗洗睡了。

    所以在锦月好不容易找到间隙能换口气的时候,身上却感觉突的一轻。

    她模糊的视线好一会才看清,站在床边的陆远黑着脸一手提着陈景凡的后衣领将人从她身上给拽了起来。

    ……

    这就很尴尬了。

    陆远将人提起来后往旁边一推,突然被拽起来的陈景凡也没有防备,被推得踉跄了两下才站稳。

    陆远没看陈景凡,只是眯着眼看着锦月。

    “月月,不解释一下吗?他是谁?”

    锦月:“……”

    嗯,这是个好问题。

    不知道她要是说她也不是很清楚,他会不会信…

    锦月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躺着被陆远俯视着的压迫感还是很强的。下壹章請到яoЦЯoμωμ,IΠ觀看

    她一起来,就发现房间里并不是只有陆远一个人,甚至连钟景都在场。

    陆远倒没为难锦月,只是抬手放在了锦月的头上,使劲将她的头发给揉的乱七八糟,好像在宣泄着内心的愤懑,揉完后抬眼向陈景凡看去。

    刚刚只顾着把这突然出现跟他们强月月的人给拽起来,还没看是谁。

    这下看清陈景凡的脸,陆远撇嘴。

    还是个老熟人。

    “啧。”陆远轻啧一声。

    陆远这一声让站在一旁的陈景凡眸光变得更暗淡,他一句话也不说的站在旁边,身影落寞孤寂,无端透着一股子的绝望自卑来,好像将陆远那一声看成是对他的不屑。

    陆远刚“啧”完,锦月直接上手在男人的腰间拧了一把。

    女人的力度还不小,陆远瞬间疼的“嘶——”了一声。

    他低头,结果就见小女人瞪了他一眼。

    陆远很疼很无辜,但他不能说。

    所以他报复的上手将女人的头发揉的更乱了。

    锦月:“……”

    我太难了。

    有话说:【小剧场篇】

    陈景凡:“月月说我笑的难看,扎心了。”

    锦月:微笑.jpg

    “月月还说我沉。”

    锦月:“……”你本来就很沉!

    “月月伤到我的自尊了,要啪啪才能好!”

    陆远一把将人扯开。

    陆远:“月月竟然为了别的男人掐我!疼!”

    锦月:“……”我错了,下次还敢。

    陆远:“月月掐的地方痒痒的,好舒服。”

    锦月:“……”你刚刚不还说疼呢吗!

    陆远:“月月瞪我!好想上你!”

    众男主:“惊!重磅!陆影帝是抖M!!!”

    锦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影帝。”-

    肉肉:我有要珍珠吗?

    读者:你有。

    肉肉:我没有。

    读者:不要再要珍珠了!

    肉肉:我说了我没有要珍珠!

    读者:这可是你说的!

    肉肉双膝下跪流下两条宽面条泪:“我不是!我没有!我要!!!”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