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世(110-111)高H自己玩有我们操的爽吗?

      陈景凡压着她在浴室没有任何休息空隙的操着,锦月对这些男人的体力已经无力吐槽了,她感觉她都习惯了,在他们身下完全没有优势可言,她真是太难了。

    没有办法抵抗后来她也被男人给予的快感带入到情欲中,无意识的迎合着对方同男人紧密的交合,子宫深处被男人射进大量的浓精,小腹已经被射到微微鼓起,而身上压着她的男人没有丝毫要停下来起身的迹象,就好像是想要将没开荤之前的全部一次性补回来一样。

    浴缸中的水慢慢变凉,一直沉迷在女人身体中的陈景凡看到怀中的女子身子微微瑟缩了下才意识到,他将人往自己怀中带去抱紧,将自己身上滚烫的体温传给她,同时再又射了一发后想将人抱出去。

    可就在这时,浴室的门突然咔哒响了一声,紧接着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人影从门外进来。

    听到声音后锦月和陈景凡同时向门口看去,就看到陆远走了进来。

    在陆远进来的瞬间锦月没由来的紧张,身体绷紧让本就紧致的花穴更紧的夹住体内的肉棒,把陈景凡夹得爽到闷哼一声。

    男人的动作也快,他同女人一起泡进浴缸中,身体快速的隐身透明变得看不到,而只有锦月知道她们两人还在水下紧密的相连着。

    锦月往后看了一眼,发现陈景凡已经迅速的隐了身,心里不知是不是该松口气。

    而进门来的陆远走到浴缸边俯身将吻落到她的唇上说道:

    “怎么洗了这么久?水都凉了,快点出来。”

    陆远本以为人已经睡了,想着来看一眼他再睡,结果没想到她还在浴室里面泡着,他的手探进水里试了试温度,果然已经温凉了。

    虽然知道以她的体质一般不会生病,但还是不免担心。

    锦月紧张的不行,她仰着头看着站着的男人,乖巧的点点头:“嗯,有点忘了时间,马上就出去。”

    锦月说完,却是没动,身体埋在水里,好像在等着陆远出去。

    她现在也根本没办法出去,不说还同那个会隐身的男人结合着,就说若是陈景凡真的将那物抽出去让她走,被射满的子宫里面的精液若是流出来,让陆远看出了破绽,之后的事情会变得更加的复杂。

    而且她也害羞,只能埋在水中暂时不动。

    而陆远眼睛很尖的看到了她红艳艳的唇和浴缸水中飘着的淡淡的乳白色的痕迹,眸子微微一眯,再看女人那一副明显动了情的样子,顺势蹲下身靠在浴缸边缘,目光平视着锦月说道:

    “月月不会是自己偷偷做了什么吧?”!!!

    “没…没有…你在说什么…做了什么?”

    锦月瞬间紧张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陆远看出了不对来,她心虚的反问着,但她的样子落在男人眼中就几乎是肯定了她自己有在做着什么了。

    “做了什么?”

    “今天月月不让我们陪,却自己在浴室偷偷玩呢。”

    “自己玩有我们操的爽吗?”

    “唔…陆远!”

    听到陆远的话锦月更羞了,而陆远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肩膀上,顺着肩膀慢慢向下游走,覆上她饱满的奶子揉了揉,指尖来到被陈景凡吸捏到红肿的奶头处,微微用力捏了起来,瞬间奶汁噗噗的向外喷去,溶在浴缸中。

    “月月可真会享受,我也想同月月一起泡骚奶水浴,月月怎么能只自己享受?”

    “我…我才没有!”

    锦月听着陆远的话羞耻的反驳着,奶水浴什么的,也亏他说的出来!

    陆远的手放在她的奶子上面缓缓的揉捏着,本就敏感还动了情的身体在男人的动作下颤栗着,而在这时她竟然感觉到深埋在她体内的那根肉棒动了起来!

    “唔……”

    锦月被花穴中肉棒抽动带来的快感刺激到控制不住溢出呻吟,她的身体在水中颤抖起来,她没想到陈景凡竟然敢在这种情况下动!他就不怕被陆远他们发现吗!?

    而陆远只以为她是因为被自己揉着奶子才这样的,殊不知他眼前的女人正被一个看不见的男人缓缓的操着那让男人欲罢不能销魂的美穴。

    陆远也是知道她的体质变得越来越敏感了,他手覆在那手感极佳的奶子上揉着,那柔软有弹性的大奶子让他爱不释手。

    他看着女人动了情的样子,沉着声音问道:“想要吗?”

    锦月双手都抓在陆远的手腕上,也不知道是在撑着自己的身子还是想让陆远不要再揉了,她忍着花穴中的感觉摇了摇头,“不…嗯…今天不想了…”

    她说完后,陆远没什么表示,插在她身体中的那根肉棒却默默的用起力来,好像在无声的告诉她,你的骚穴可不是这么说的。

    “嗯嗯嗯…唔嗯…”

    锦月被那用力起来的肉棒插的极其想要叫出来,她微弱的扭了扭身子,想要那个会隐身的恶劣男人停下来,却完全没有作用。

    而陆远看着她雾蒙蒙的眼睛,被揉了两下奶子就已经脸上泛着潮红,明明动情了却还说不要……

    “真的不想要?”

    “唔…不…嗯…不想…了…”

    她是真的不想要,本来想今天好好休息一番,结果陈景凡的出现打乱了她的休息计划,非但没休息成还被压着狠操了数次,她早就想让那个男人停下来,可那人压着她做了一遍又一遍。

    现在要是再来个陆远,她估计又可以几天不用下床了。

    陆远看着女人潮红的脸,看了好一会呼了口气,压下自己的欲火。

    他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同时抱住她的腰就想将人从浴缸中带出,一边起身一边道:“好,今天就让月月休息一天,快出来,水凉会生病的。”

    “啊!”

    “等…等一下!”

    锦月没想到陆远会直接上手把她往出带,陆远的动作直接让花穴中的肉棒抽出了一大截,就在这时在她身后隐身的男人却也将手按在她的腰身上把她狠狠的按下,结果那根抽出了一大截的肉棒瞬间又重又深的重新狠狠撞回了深处。

    “啊啊啊啊…”

    锦月没忍住那样刺激的快感,直接痉挛着身子叫了起来。

    陆远没想到她这么抗拒从浴缸中出来,听着她的声音也不敢乱动,就这么僵着不动了。

    “怎么了?”陆远疑惑的问道。

    “唔……”锦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她也不回答陆远,直接一头撞进陆远的怀里面手臂紧紧抱住男人的腰。

    她紧紧咬着唇,强迫自己赶快从花穴中的快感中回神,同时心里把会隐身的男人怒骂了一番。

    有话说:元宵节快乐呀~

    第四世(111)高H在浴缸中失禁,被隐形人宫射射尿

    陆远低头看紧紧抱着他腰身的女人,更加搞不清楚这个小女人今天是在搞什么了,他将手覆在她的脖子后面,顺着往白皙的后背抚摸,引起锦月一阵阵的颤栗。

    “唔…陆远…”

    “嗯?”

    锦月埋在男人的腹部用脸蹭了蹭,她得想个办法转移陆远的注意力。

    她的视线不经意下移,就看到陆远裤子处高高撑起的帐篷。

    鬼使神差的,她直接上手按住了那里,瞬间滚烫的温度和硬感隔着裤子传到了她的手上。

    被女人突然按住那处让陆远都没忍住闷哼一声,没等他先说什么,抱着她腰的女孩已经把手转移到了他的裤子上,只见那还带着水珠的莹润小手直接放在了他的裤链上面将拉链拉了下去,将里面硬挺着的狰狞巨物给放了出来。

    陆远粗壮的鸡巴没了裤子的束缚,顺着裤缝弹了出来,啪的打到了锦月没来得及避开的脸上,看到那一幕让陆远的呼吸猛地更沉,而女孩的速度更快,一转头就准确的将弹出来的肉棒给含进了口中。

    陆远的手放在女人的头上不动了,任哪个男人被自己心爱的女人主动的吞含住鸡巴都会兴奋的要死,陆远的眉心都在跳着,他刚刚好不容易念着让她休息一番隐忍下来的欲望瞬间破了功,他的声音裹挟着强烈的欲火缓缓开口:“月月?”

    锦月可不管陆远此时的激动,她只是单纯的想让陆远没办法去在意刚刚她不出水的奇怪反应。

    可现在她有点后悔自己的举动了她的动作显然让陆远没办法隐忍平静,而操在她花穴中的男人好像也被她主动含住另一个男人鸡巴的动作给刺激到。

    陈景凡也不知道自己是吃醋多一些还是愤怒多一些,看着刚刚那样排斥他不让他操的人此时主动的去给那个男人含舔,让他的情绪瞬间低沉下来。

    他直接双手放在女人因前趴而翘起的臀部上,埋在子宫深处的肉棒再次开始抽插起来,快感迅速传给锦月,让她止不住的跟着男人的抽插高潮起来。

    含着陆远的鸡巴让她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而插着她的人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重让锦月不免有些慌乱。

    她害怕对方的动作太大让陆远发现,只能想着去将陆远的注意全部集中在她的身上。

    她唆紧口中的粗大鸡巴,舌头在陆远柱身上那些不规则凸起的柱子上面舔舐游走,同时她主动的摇起屁股来,装着像是与水面拍打的声音是因为她的动作出现的。

    而她这副看起来骚浪不已的样子让在场的两个男人都没办法坐视不理,操着女人的陈景凡哪里忍的了女人在她面前淫荡的晃着屁股那副欠操的样子,瞬间更是用力起来。

    撞击声和水面的拍打声混合在一起,没能让人发现不对,而陆远看着主动舔着他的女人眸底更是一片暗沉。

    “月月可真是总是在给我惊喜,鸡巴好吃吗?晚上的时候还不让我们陪,现在怎么馋成这样?”

    “唔唔……”锦月含着鸡巴说不出话来。

    实则舔着鸡巴没办法说话是一方面,另一反面陈景凡实在是太快太用力了,她都要惹不住叫出来了,剧烈的快感让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的腿更软的要往浴缸中躺,而在花穴中带来的强烈快感中她不知道多少次痉挛着高潮着。

    胸前两团大奶子向下垂着,随着身后男人的操干和她自己试图伪装的扭动而前后摇晃摆动着,喷着奶汁的奶头或擦着水面而过或埋进水中在水中晃动,无比的淫荡淫靡。

    陆远已经用手压着她的头时不时控制速度让她将鸡巴吃进更深更多,体内的鸡巴每次都狠狠的顶在她的子宫内壁上,刺激的她的肉穴不断的收缩。

    锦月的身子过于敏感,在两个男人的鸡巴中,她已经被操到高潮了不知道多少次,陈景凡仗着别人看不到他,不断的刺激着承欢两个男人身下的女人。

    他好像是想要对她刚刚擅自的举动进行惩罚一样,陈景凡的手每次都抠着她敏感的阴蒂,甚至刺激着她细小的尿道口,两团奶子就更不用说了,当肥满的奶子垂落进水中时,就会被他双手把握用力的挤捏,将那淫荡的奶水全部挤进浴缸的水中,而陆远却只能以为是女人现在是过于敏感,体质骚浪自己受不住的淫荡喷奶。

    她下面的水面已经几乎全变成了乳白色,那都是她喷出来的奶汁,如果陈景凡现在能开口说话,锦月一定能听到他说,“果然月月的骚奶水浴就是舒服…”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后两个男人几乎在同时开始射精。

    口中浓郁的气味和激射在子宫壁上面的滚烫感让锦月身体剧烈的抽搐高潮起来,男人们射出的精液量大又浓,激射到嗓子的精液让她难受的想要咳嗽,却被口中的巨物撑着没办法咳嗽,难受的她先要缓解就只能把射进口中的浓精吞咽喝掉。

    这并不是第一次喝掉男人的精液,她虽然每次都觉得害羞,但此时吞咽起来非常的自然,仿佛已经这样喝过男人的精液无数次。

    而陈景凡这次显然也不打算简单的放过她,滚烫的浓精尽数射进她的子宫深处后,锦月就感觉到令人恐惧的刺激感不断的向她袭来,陈景凡竟然一直在拨着浅插她的尿道口,那样子像是想把她刺激的失禁尿出来!

    而锦月敏感的身体在这种时候就非常的不争气,源源不断的刺激让锦月完全控制不住想要尿出来的欲望,她慌乱的摇着头,甚至都顾不上陆远,将陆远的鸡巴从口中吐出后就开始大叫起不要来。

    陆远听着女人明显受不住的声音也有些疑惑,他还没操呢怎么反应就这么大了。

    而之后随着女子剧烈的痉挛陆远眼中的疑惑缓缓褪去。

    只因为锦月已经被尿道口的刺激,刺激到了临界值,她再也没办法控制想要尿出去的欲望,身体高潮着喷着淫水和乳汁开始失禁起来。

    哗哗的尿液尿进浴池中,同时在她失禁的瞬间她感觉插在子宫深处的那根肉棒也开始向外激射着跟浓精强度完全不同的滚烫液体!

    被男人射尿过不知多少次的锦月对那并不陌生,但这并不妨碍她感到羞耻和无法承受。

    淡淡的骚尿味道蔓延在浴室中,陆远就这么欣赏着她在浴缸中失禁的模样,而陈景凡就跟着她漏尿的时间将自己的尿液全部射进了她的身体深处。

    在锦月终于抽搐着身子停下漏尿,陈景凡也在这时将鸡巴从她的体内抽出,瞬间他射进去的浓精和尿液大股大股的流出,与浴缸中的各种液体混合在一起。

    有话说:我特喵终于写完老陈的肉了!!!离第四世结束又进了一步!老陈的肉我生生卡了几个月,对不起老陈,还有一位了,钟景吃完我们就换!地!图!!!

    换地图换地图!!再不换地图我就要疯掉了啊啊啊!!!

    下壹章請到яoЦЯoμωμ,IΠ觀看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