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124)高H 女上位操了个狠

      对于男人的动作,锦月闭着的眼睛颤了颤,同时心里那抹因男人躲着她而不舒服的情绪消退了一些,不安也减缓了许多。

    男人终还是小心翼翼的爬上床,谨慎的好像怕吵醒她而小心的将她搂入怀中。

    当她感觉自己被男人抱住,埋在男人的胸膛里面时,突然就感觉鼻子酸酸的,一股热流直冲向眼眶,眼泪无论如何都止不住的夺眶而出。

    害怕被男人发现她此时的模样,锦月忍着没有出声,双拳紧攥着,克制着自己因哭泣微微颤抖的身子。

    然而就算是这样,温热的泪水还是不可避免的渗进了男人的衣服中,楚阑感觉胸口微微发凉的湿意,突的心里就咯噔一下。

    他将抱着的女人拉开一些,低头就看到了那张布满了泪痕的小脸,女人隐忍着哭声死死咬着下唇,使得原本粉嫩水润的唇瓣呈现一丝苍白。

    楚阑看到默默隐忍着在他怀里哭着的人时,只感觉整个心脏都被揪了起来,他有些无措的抬手将女人脸上的眼泪擦去。

    女人哭的模样他并不是没有见过,她不知被他操哭过多少次,但从没有一次是这样的。

    感觉到男人给她擦眼泪,锦月知道她醒着的事情显然瞒不住了,她抽噎了两下,睁开眼睛,就着泪水抬头向男人看去。

    “太子哥哥…”

    一声简单的呼唤,声音又轻又委屈,楚阑却感觉心脏猛的钝痛一下。

    他终于不再管其他,捧着女人满是泪痕的小脸轻柔慌乱的将那些泪水吻去,

    “玥儿…”

    “不哭…不要哭…”

    “呜……”

    “太子哥哥为什么…躲着我?”

    锦月问了她一直在意的,想问的话,男人的动作微顿,终却是叹息一声,将泪痕吻去后,不由分说的噙住女子稍显苍白的唇,带着想念自责愧疚等等情绪深吻着。

    锦月轻攥着男人的衣服,抬头承受着男人的亲吻,唇舌交缠,互诉思念。

    吻闭,楚阑将她搂在怀中,锦月微微喘着气,小脸绯红。

    没一会,她便听到男人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躲了一周的楚阑终还是忍不住想她的冲动,夜晚偷偷溜了过来,这个时候,他也知道自己不可以再躲避了,该给她一个解释。

    锦月就听着男人将最近的心路历程剖析了一遍,放在她的面前。

    自从知道楚盈做那些事情的理由是因为他后,楚阑就不可避免的陷入了自责。

    他以为只要他说的够清楚,距离划得够明显,楚盈怎么也该死心放弃。

    但奈何那个女人过于不正常,不管他如何都没有放弃,更甚至之后又做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他没能察觉这个隐患,没能早些察觉清除,这就是他的失责。

    也因此后面会出现这么多事情,甚至还让女人遇险。

    而当很多结果摆在他面前时,没法面对女人的心情更甚。

    玥儿被派去军营,是因为他。

    途中遇到刺杀,是因为他。

    甚是那两个莫名其妙出现在楚盈屋中的男人原本最初的目标都是玥儿。

    他无法想象如果事情真的发生会怎么办。

    但他也知道,女人遇到的所有危险归根结底是因为他。

    因为那个女人看上他…而他又没能及时发现处理好,才会让女人一次次遇险。

    听完楚阑说这几天躲着她的真实原因,锦月呆呆的,眼泪都不掉了。

    她好久没出声。

    实在是她没想到原因竟然是这个。

    可……

    “这跟太子哥哥没有关系的,不是太子哥哥的错…你不用这样…”

    楚阑摇摇头,低头再次吻住女人的唇。

    都说出来后,压在心底的感觉一下子轻了不少,而在看怀中的小女人为他哭为他伤心难受,他又是心疼却也很是欢喜。

    锦月能感受到男人自责的情绪,甚至碰她都带着小心翼翼,锦月不想男人为不是自己的错而承担不必要的责任,一改往日的被动,转而翻身压在男人身上,将男人的衣服脱掉。

    锦月扒衣服的动作在楚阑那里完全就是在点火,更何况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她,憋着的欲火哪里忍耐的住,可楚阑想翻身将人压在身下时,却发现这次罕见的他竟然没办法挣脱女子。

    他只能就着黑暗看着上方的小女人板着认真的脸把他的衣服脱下,然后一把将他的肉棒握在手里。

    楚阑因为女人的动作闷哼一声,那柔软的小手握住他的时候简直舒服的窒息。

    在这个世界已经相当有经验的锦月将手中本来就坚挺的肉棒揉撸的越来越硬越来越大,黑暗中看着男人的那物,感受着手中的粗壮感,小穴不由得缩了缩,酥痒了起来。

    锦月舔舔唇,回忆着那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的性事,慢慢下移身子,将手中滚烫的肉棒张大口含入了口中。

    被女人的温热的小嘴包裹,楚阑爽的倒吸一口气,他稍微低头,就能看到女人伏在他的身下舔吮着他的肉棒,这种被“她”服侍的感觉让楚阑从心到身都爽到不行。

    女人小手握着肉棒的底端,脑袋一上一下的吞吐着口中巨大的鸡巴,楚阑完全没办法忍受这样舒爽刺激的感觉,微微挺着腰一下一下的在女人的小嘴里面抽插了起来。

    “唔唔…唔…”锦月舔的津津有味,吃着男人的肉棒让她身子开始发热,已然能感觉到小穴开始流水分泌着液体。

    不知何时握在肉棒底端的小手放开,当楚阑感觉女人不在含着他的东西的时候,抬头就看到她已经将身上单薄的里衣脱掉,解开了绷带,胸前挺着那对儿摇晃的大奶,两手撑在他的胸膛上,撅着白嫩的屁股正将花穴口对准着他的龟头试探的坐下去。

    楚阑感觉自己此时都没办法呼吸,眼前的场景简直让人激动幸福到快要昏厥,而那诱人饱满的馒头穴主动的磨着他的鸡巴,终于滑到正确的地方后一点一点将他吞下。

    男人的肉棒太大,锦月每次都只敢小心翼翼的来,但这些男人们没有哪一个可以忍耐住这样的诱惑。

    楚阑根本等不到女人慢吞吞的将他吃下,他的手放在女人的腰上用力向下一压,同时自己的腰间也猛地向上一挺,噗嗤一声,巨大的鸡巴深深的插进了女人的销魂花穴中,直直破开子宫口顶到了最深处。

    “啊!!!”

    本来想着慢慢适应的锦月猛地被男人全根插入,仰着头惊叫一声,被胳膊拢在中间的大奶子蹦跳着在黑暗中晃出淫荡的奶波,两点红缨在空中起舞直直晃晕男人的眼。

    本来是女上的姿势,但锦月却没有体会到一点点把握到主动权的感觉。

    男人在下面疯狂挺动着腰身,插到她的最深处让她受不了的不停高潮喷水,奶头乱晃着擦过男人的胸膛,最终被男人狠狠抓在手中把玩后吃入口中吮吸舔弄。

    也许是那对儿奶子太荡,楚阑就让女人坐直身子,他从下方一下一下用力的顶撞,那对儿大淫乳随着动作上下快速淫荡的弹跳,看的楚阑动作越发凶猛,一下一下顶到深处,感受着女子的收紧痉挛,一次次在子宫深处射入股股浓精。

    可怜锦月突发奇想想着去抚慰男人,结果全程没拿到主动权,还从始至终女上位的姿势把她给操了个狠。

    第二天男人神清气爽的起床,锦月腰酸背痛窝在被子里面画圈圈,不禁内心疯狂吐槽。

    什么自责不安愧疚!假的!都是假的!!!

    有话说:欸嘿嘿,最近太清水,来个小肉肉调剂一下子。

    珠珠!评论!!啊啊啊!!!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