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里唯一存活/百团大战

      在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之前,宁若情先来到了房东的小屋,礼貌地敲了敲门,笑着问:“房东,我为你准备一份小礼物,您有兴趣看看么?”
    没有得到回应,她便来到了阳台。
    在靠近边缘的各种杂物之后,她发现了一抹闪光的银色。
    她重新说了一遍礼物的事情。拿着大铁锤的房东阿姨缓缓走出阴影,目光阴狠地看着她。
    “你说什么?”
    “我以为,强者会更喜欢强悍的猎物,而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菜鸟。”
    此时,最后一抹日光消失在天际。
    诡谲的暗紫色晚霞如同扩散的恐怖般,逐渐往考试院笼罩而来,有渡鸦飞过,发出“嘎嘎嘎”的难听噪音。楼顶对持的两人沉默了片刻,握着大锤的胖阿姨抬了抬下巴。
    房东示意她带路。
    走在前面、背对恶棍的宁若情,能感受到背后汹涌的杀意。但她没有回头。
    回到四楼走廊,楼梯口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当脚步声停留在房东小屋门口时,宁若情抬头,看见了一个瘦弱的男人轮廓。
    她丝毫不惧,微笑道:“能稍微给我一点时间么?”
    接着,她坚定不移地走到403门口,缓缓推开了门。而门里,正是后脑糊着大块血迹、被捆绑束缚着、呜咽乱叫的男警察。他看见宁若情,眼里闪过仇恨和骇然,但视线范围内又出现房东时,那里面的情绪,只剩下惊恐。
    “唔唔唔——”
    没人在意他要说什么,宁若情也只是微微偏头,看向房东:“您喜欢么?”
    “你想要什么?”恶人的行事准则里,没有纯然的善意。
    只有交易和恶意。
    宁若情微微一笑,看向男警察:“这家伙死了的话,这片区域的管理者就缺了个位置呢。而我正好很闲,想找点有趣的事情做。你们认为呢?”
    她说着,看向眼里闪过兴味的房东,又瞧了眼瘦弱男人。
    “加我一个呗~我很会勾引男人的。”她嘴角裂开一个恶意的笑,虽然是看着坏蛋们说的,却仿佛她才是最坏的那个,“比起柔弱不堪玩弄的女性,不是男人更耐玩,更有挑战性么?”
    两个杀人犯都没说话。
    沉默的空间里,只有男警察越加震惊害怕的“唔唔”声。
    宁若情得到的剩下三条剧透是:
    【野兽会划分地盘,恶人也是】
    【阳台、屋内、二楼、街道,黑暗中都有窥视的眼睛】
    【房东阿姨很不喜欢警局的男警察】
    三条都很好理解,而且第二条还暴露了其中一伙杀人犯的位置。如果说,阳台、屋内和二楼不好判断,但街道这个提示就很明显了。在一条街上修建了警局,那么正常情况下,没有人能越过法律和国规。
    也就是说,警局里的一男一女,是伪装成好人的杀人犯。
    紧接着就会产生新的问题。
    在绝对掌控局势的情况下,坏蛋为何需要伪装成好人呢?那当然是为了方便玩弄猎物咯——玩弄猎物的最好办法,就是给他们希望,再亲手斩灭。
    而有了街道这组,阳台和二楼就显得十分扎眼,很大概率,都有利用了人类逃跑心理而设下的埋伏。
    这些杀人犯啊,可真是坏透了。
    宁若情从不会轻视任何人。她会表现出蔑视看不起,甚至用言语贬低对方,以便在气势上压倒敌手,却不会在心里认为自己天下无敌。
    傲慢,可以是伪装,但绝对不能是品格。
    所以,虽然她有80%的信心能拿下房东,但她不知道夜里睡奸她的是谁,更不知道藏在二楼的坏蛋是谁。她被两个杀人犯盯视时,表面淡定,却心如擂鼓,震耳欲聋。
    她不知道两个凶手会怎么选。
    再不济,她还有备用手段……
    但幸好的是,房东阿姨先妥协了。宁若情顺利加入了恶人阵营,成为了坏蛋的一份子。
    看完整部电影的留言区:
    【日,打不过就加入!真TM绝了】
    【小姐姐还是运气好,房东让她加入了理由是‘她是第一个品尝我手艺的人’,有点过于侥幸了】
    【而且啊,她的通关方法,只有她自己能行得通】
    【是的。知道第一天要勇于品尝可能是人肉的食物,但男人或者一般女人根本骗不到男警察,其他人和房东阿姨似乎没冲突。这剧简直是为宁若情量身定做的啊】
    【运气,纯纯的运气】
    【等等啊,既然在这部电影里,恶人阵营的人换了,那么下一波被坑进黑市电影的人,是不是……会面对作为反派的宁若情?】
    【那就要看她,能不能得到黑市的认证了。但她除了脸蛋和屁股,也就只有运气好而已,我并不觉得她会得到黑市的看重】
    【是啊,黑市的人怎么可能要一个花瓶嘛】
    ……
    留言区的言辞逐渐开始贬低宁若情。有几个笨蛋还很生气,一门心思帮宁若情说话,想要详解她在剧中的优秀表现,然而结果是被众人骂得更惨。
    这几个笨蛋大概要很久很久才能明白。
    那些贬低宁若情的人,并不是真心看不起她,而是一种作战。
    新手看黑市电影,看的是血浆和刺激,通过观看别人被虐杀的悲惨过程,抚慰躁动不安的心。而拥有一定地位、视野和资源的老手,则不会这么肤浅。更多的他们,在挑选那些能顺利避开必死结局的潜力股。
    但是,这样的潜力股只有一个。怎么在竞争力相同的情况下,更大概率地拉拢对方?
    那就是贬低她。
    让其他人觉得食之无味,心思比重庆道路更百转千回的家伙们,才可能用更少的代价赢得更有天赋的种子选手。
    而且,他们还很明显地避开了一点。
    作为第一次进入黑市电影的宁若情,是怎么在第一夜昏睡的情况下,获知到足够的信息,比如“房东是变态杀人狂”“男警察也是”“变态们是能够交流的”“玩弄猎物的最好方法”等等。
    笨蛋一点的人,会认为她被导演眷顾,开了“天眼”。
    聪明一点的,能很快想通:她有特别的技能。
    而只要是能辅助电影拍摄的技能,都是万金难求的稀有技能。这便也注定了,宁若情是所有剧团抢夺的对象!
    宁若情并不知道摆设基地背地里的暗潮,也不知道所谓不会上映的电影,会以另外的方式散播开来。她出现在电影大厅,手里捏着一张漆黑的影票。三厘米见方的精致影票上,是一双血色的眼睛,下面有一行很小的小字:
    《最后的受害人》——宅宏玉。
    宅宏玉,居然是导演么?
    宁若情饶有兴致地甩了甩影票。那么这张影票,算是什么?
    “欢迎你下次光临”?邀请函?情书?
    但是,她可能这辈子都不想去这部电影里体验死亡的恐惧了。
    现在还有个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可在她抬脚之前,先收到了荆诚的讯息:
    “百团大战提前开了,事情非常重要,速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