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晕

      到下班的点,陈淼脱了白大褂收拾好东西出来,走路回去。
    她没有门禁卡,到时候要跟门卫说一声。
    走近看是跟她有些交情的阿姨值班,她敲两下紧闭的玻璃窗。
    里面播音机传出洪亮的戏剧声,阿姨低着头,手机在她手里竖起,指头点点戳戳在屏幕上打字。
    头顶的空调机旋转着排热,呼呼地扑到她身上,她又敲了两次窗。
    里面的人总算被吸引了注意力抬头,转手调小了收音机的音量,拉开一侧窗。
    陈淼用粤语说:“阿姨,帮我开个门,今天忘带卡了。”
    门卫阿姨作势往桌两边看了看,手上动作摸索着。
    “哦,你等一下,我找一下遥控。”
    时间耗了好一阵,陈淼开始犹豫要不要联系梁逸舟,打开手机按出那行信息。
    抬头看见梁逸舟从远处走近她身前,将卡往识别处一滴。
    问她:“怎么不叫我?”
    她翻转手机隐藏和他的聊天界面,手指往右侧按,关了机。“不用麻烦。”
    扭头看向门卫阿姨,善意地提醒道:“您看看周围的柜子里有没有吧。”
    她在这一刻,突然做了一个决定。
    走进室内,凉气鱼贯而入,粘腻消散几分。
    两人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下来,陈淼漫无目的地到处看看。
    梁逸舟看着电梯铁皮上倒映的人影,双手放在背后,没什么动作。
    “下次可以叫我的。”
    见刚开一条缝就酝酿着走进去,其实是着急忙慌掩盖自己的慌乱,等身后的人不紧不慢地跟着他身后进。
    陈淼转过身,强迫自己说:“应该没有下次了。”他再晚点出现,她不介意爬上去。
    刚抬起手想按楼层,横空冒出一只手挡着她,那人的小臂压着她的往下。他听她的意思,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他假装不懂。
    “好,那我下次不出来接你,你爬进来?反正你挺熟练。”
    梁逸舟的手半抬着撑在她身后的墙壁,陈淼手臂上的绒毛蹭着他的皮肤,痒痒的,她上身往后仰退开一点。
    的确,她以前是挺喜欢爬他身上。陈淼觉着梁逸舟这语气有点不和善,可是他有什么好生气的,而且他说的这句话奇怪得很。
    他小声喃喃,“有点晕。”
    虚弱的半阖着眼,不敢看她,望向地板,看着摇摇欲坠的像是要倒下。
    “发烧了?”
    陈淼一脚往后迈了一步,想要看清他的情况。
    他说:“没有。”
    电梯直接停在了梁逸舟所在的楼层,他放下手,在她耳边轻声说:“扶我一下。”
    长臂随意往电梯的开关键上一搭,陈淼是下不去了,只能先走出去,他大手一挥就落到她的肩上,手指再弯曲点,就能落到她的胸上。
    她还是第一天上来这里,等着梁逸舟开门,他应该选择按密码的,却和常人一样贪图方便录了指纹。
    密码,0129——陈淼的生日。
    陈淼视若无睹,移开停留在他指上的目光。
    梁逸舟拉开门后压到陈淼身上的重量便更重些,陈淼看他再次强撑着站立,以为他有什么事。
    “要换鞋吗?”
    “可以不换。”
    “还是换吧。”
    “嗯。”
    接着梁逸舟从上层鞋柜拿出两双同款卡通绒毛鞋,一黑一白。
    将自己平日里穿的晾在地板一边,毫不避讳地将白色那双放在陈淼脚边。
    他屈膝,双脚一前一后地蹲下。
    陈淼往后缩了一小步,因为他看上去真的很像要给她穿上。
    梁逸舟脑子里翻山蹈海一瞬后起身,站在一旁默默换了鞋,抬手接过陈淼挂在手腕的小包。
    于此同时陈淼也迅速换好,扶着他走。
    他特意留心她手上那些疤痕,已经消失不见,默默松了一口气。
    ——————————
    真的有这么虚弱吗?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