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O18.cOm 为什么我不可以呢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辜橙橙把筷子一放嘴一抹就说要去训练了。这正主都走了,其他人留着李久成说话也没意思,都匆匆吃完也训练去了。TNT队规严是出了名的,李久成想着大概的确是跟YDG不太一样,自己端着吃剩的烤肉饭回了自家那桌。

    YDG的领队听说他要去吃饭,紧张的不得了,一直都给盯着呢。见他一直也没什么不妥,好像还十分高兴的样子,打听道:

    “小成啊,都跟他们说些什么啦?”

    “啊,哥!”李久成笑容灿烂,“没有说什么,只吃了很多东西!”

    “那就奇怪了……”领队想。这也不是专门把小成叫过去敲打的吧?看着桌子上气氛确实不错,人家Numb还给小成取餐呢,难不成是真心想处朋友?

    “他们一定是默许我和juice了!”李久成这中文都不通几分的家伙竟然能领会暗示,“我和juice走在一起,他们都不管!”

    “可是orange不是说是在跟lion交往?”领队睁大了眼睛。

    李久成笑得更灿烂了:

    “假的!那个是假的!Lion看到我跟juice,都没有生气?”

    领队也不知道这真真假假到底能信哪个了。害,反正孩子大了,对方也不管,他还能拦着不成?这位全队上下都得哄着供着呢。

    晚间的训练还是照常进行。如今入围赛就要开打,各个战队都到齐了,其他赛区的战队选手也拿了官方发的韩服账号进行rank,排位撞车的几率急线上升。不过好在能遇上的大多是LCK和LPL的选手,听说有的外卡赛区的选手还没能爬出黄金坑。

    当然也有厉害的。辜橙橙今晚撞车了一局来自拉丁美洲赛区的打野选手Enal,一手神出鬼没狮子狗抓得她头皮发麻。这位选手是从LCK远走拉丁美洲赛区的,成名英雄就是狮子狗雷恩加尔,如今迈进了职业生涯的第六个年头却依然可见当年风采。辜橙橙打完之后跟对方加了好友,心里仍回味不已,脑海中回想着交战时对方流畅的连招和难以预测的蹲草,忍不住点开对局回放看了看,到训练结束的时候还念念不忘。

    正坐在椅子上啃着金孔顺打包回来的紫菜包饭呢(原来这就是朴真赫所说的好吃的),就听见自己的房门被敲响了。她以为是阿克过来通知开会或者交代事情,站起来想去拉门,又猛地顿住了,小心翼翼的踮脚扒着猫眼看了看。

    入眼就是一片刺眼的绿。不是付星伦又是谁?辜橙橙吓了一大跳,忙想装不在,谁知付星伦又敲了敲门,说:

    “橙橙!你别不出声!我知道你在!”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辜橙橙更不敢出声了,轻手轻脚的只敢贴着门板听声儿。等了没一会儿,她就听到付星伦说:

    “橙橙你不要装不在!你要是不开门,我就发长微博说你始乱终弃!你睡完不认人!你内衣还在我那儿呢!”

    他不提这一茬还好,一提辜橙橙头皮都炸了。怎么那条小抹胸付星伦还不扔?不知道留着要干什么呢,变、变态!

    她更怕这大嗓门嚷嚷开了,到时候不光是她丢脸,到时候左右住着的队员们估计要冲出来把他打残。她连忙拉开门:

    “你小声点!”

    还隔着一条防盗链呢,付星伦进不来。原本心口翻腾着的千般思绪一见到辜橙橙的脸反倒一条也吐不出来了,付星伦跟条绿头哈士奇似的可怜巴巴的蹲下来手从门缝里伸进去抓着防盗链,防止辜橙橙忽然关门:

    “……乖宝。”

    他这样子看着太可怜了。辜橙橙看得不好意思,只回避他眼神:

    “你要说什么啊?”

    “我有好多话想说。”如果真的现出狗身估计他那耳朵跟尾巴都是耷拉着的,“写成发言稿的话,估计八百字吧。”

    在他心里抵得上一篇作文的体量,确实是好多了。辜橙橙眼前浮现出作文格子纸上那个“800”的刻度来,觉得确实是挺多的,也不好就让他就这样蹲在外面,给别人看到不好。就说:

    “那你进来说。”

    等她把防盗扣解开,付星伦颠颠儿的就进去了。他心里压着事情,有些魂不守舍的,在椅子上坐下的时候看到桌子上放着的惠方卷,下意识的拿起来咬了一口。

    辜橙橙:“……”

    咀嚼了两下,尝到了舌尖泡菜的辣味,付星伦才想起正事来,忙说:

    “我遇到贺翰音了。他说你是他老婆。”

    辜橙橙现在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慌,更别提付星伦说话这么单刀直入。她脸上表情一下子就空了,微张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付星伦自顾自的说:

    “Call说你要跟他回老家结婚,你又说你和Lion相互喜欢。可是你还跟我这样,到底算什么呢?你到底喜欢谁啊?给我句准话好不好?”

    辜橙橙还是说不出话。要她怎么回答呢?说自己谁都喜欢吗?这话怎么可能说得出来呢?

    她还没想到该怎么回答,就见付星伦用胳膊囫囵抹了把脸,竟然唰的流出两行泪来:

    “谁都可以,那为什么我不可以呢?”

    心动了吗

    辜橙橙没有见过付星伦哭。

    付星伦呐。脸皮死厚、怎么样都骂不退打不倒的那种人,最擅长苦中作乐、自圆其说、没有脑也没有心的家伙,回回见她都笑得像个傻狗,怎么会哭呢。

    可是这个傻狗现在真的就是哭了。眼泪一大颗连着一大颗往下掉,整个眼圈都红透了,好像还隐约流了一点点鼻涕出来……一点也不帅了。他一边哭一边反反复复的问,为什么我不可以呢?

    辜橙橙张了张嘴。为什么这一个两个的,明明都是成了年的男子汉了,又不是在赛场上,在她面前总是掉眼泪呢?但偏偏她就是对这样的眼泪束手无策,心软是天生的,容易被影响的性格也是天生的。眼前这个人,也是因为喜欢她才会掉眼泪啊。

    她轻声说:

    “你不要哭啦……”

    她声音轻轻的,但付星伦还是听见了。少年咬住了下唇泪眼朦胧的看着她,眼皮上哭出一道红色的痕,一张野性难驯的脸瞧着竟然惹人怜惜起来。辜橙橙更心软了:

    “要不要洗洗脸啊?”

    而付星伦现在的感觉就是眼皮子好他妈辣。他妈的是谁给出的主意说适当的示弱有奇效的?有奇效是有奇效,爷的眼要瞎了!

    他自认是个道德感极度低下的人,虽然被贺翰音的说辞震撼到,但一想到那个人是乖宝,竟然也不觉得淫人妻女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只是这个淫人妻女要怎么淫,他是左想右想也没招儿。上百度情感吧搜搜解决办法,有个标题为“变身绿茶男吸引女生的要素”的帖子吸引了他。点开细细看完,颇有受益,于是方才放下惠方卷之前悄咪咪抠了点辣白菜的汁儿在手指上,顺势涂在眼皮上,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他妈的……帖子里说反差萌有时候会一下子戳中女生的心!他一定要装够可怜,立起一个外表狂野内心脆弱的小哭包人设!牢牢抓住乖宝的心!(拳头捏紧了)

    就是这辣劲儿怎么半天不散啊……付星伦眨了眨眼睛,眼泪又一次的掉了下来:

    “你先回答我。”

    辜橙橙哽了一下,硬着头皮说:

    “可是我已经和别人在一起啦……”

    “你又骗我。”付星伦含着泪摇了摇头,像个被糟蹋到生无可恋的大姑娘,“这次又想说是谁?宋远洲吗?”

    辜橙橙话被堵在嗓子眼儿里,仅有的那一点应对方式被否定后脑子又空了,不得不被动思考起他的话来。为什么他不可以?嗯嗯,当然是因为大家都不喜欢他呀,他这么烦,又是外队的,死皮不要脸……

    她愣愣的想着,不由道:

    “就是不可以啊……”

    付星伦吸了吸鼻子,可怜巴巴的:

    “可是你说的原因不是不喜欢我啊……”

    在辜橙橙的印象中,她好像在很早之前就说过不喜欢他了。她不喜欢给她的生活带来困扰的人,付星伦就是,总逼得她说谎,手忙脚乱,各种各样。拒绝的还不够明确吗?她顿了顿,抽了张纸巾递过去,把声音放大一点点,尽量口齿清晰:

    “那我说啦?因为我不喜……”

    “我不听我不听!”付星伦猛地捂住耳朵蹲下来,不断摇头,“我不要听!”

    “……”辜橙橙完全无语。怎么会这么幼稚啊……

    但是、好像有一点点可爱……?

    眼前这个人,好像真的追了她很长时间了啊……从她的生活发生了转变开始,短短几个月,好像他都有参与……从魔都,到澳门,再到釜山。他好像总是能奋不顾身的跑向她。完全的、少年气的爱慕啊……不计较得失、充满勇气的、永不后退的……他会找出一万个理由来继续喜欢她,而她拒绝他却从来只用一个。这个人,为了她在身体奇怪的地方纹了身,向全世界承认喜欢她,现在又为她哭了。

    辜橙橙忽然想,为什么是在他提醒之后,自己才想起“不喜欢他”这个本该排名第一位的拒绝理由呢?就像一条水平线上的节点,在这之前,她陈述了好些杂七杂八不痛不痒的理由;在这之后,她又陡然想起了许许多多他好的点来。

    好奇怪。好像不是心软。

    她扭头,看向身侧的墙。墙上是一面穿衣镜,酒店的顶灯亮堂堂,照得她的脸清晰无比。镜中人的表情微妙,像是茫然,又像是在等一个答案。

    奇怪啊。辜橙橙,奇怪啊。

    你这是……心动了吗?

    ————————————————

    让大家久等了。最近愈发忙碌,很少能抽时间更新,这也是疫情中非常难以避免的问题。希望大家都能健康,平安。

    更哆内容請上:XrOurOuwu.cOm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