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游石林&民族村,舞池共舞

      次日三人在酒店用完早餐便回房整理行李退房,张长军在酒店租了车,这一周的准备自驾。
    趁着张长军去前台退房,宋月珍跟苏蕊母女俩打算先放置好行李,在酒店服务生帮忙下,把两只巨大的行李箱送到车上。
    租的车子是辆越野车,车内空间十分宽敞,后备箱放下两个行李箱刚刚好。
    今日他们的行程是石林跟民族村。
    出发前母女俩在酒店上了回洗手间,苏蕊上完洗手间出来,宋月珍已经在外面等她了,苏蕊跑过去喊她,宋月珍眼睛望着某一处,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招呼。
    苏蕊跑过去挽住宋月珍的手,顺着宋月珍的眼神看过去,只看到走廊尽头处一个高大的身影,那个身影一转进拐角便失了踪影。
    宋月珍这时才似回过神,“走吧蕊蕊。”
    苏蕊是个心大的,并没有把宋月珍的失神放在心上。
    俩人回到车旁的时候张长军已经在那里等她们了,等母女两人坐好了便出发了。
    而刚刚帮她们拿行李的酒店服务员手中提着行李箱,身后跟着入住的客人,心中正嘀咕着,后面这位客人长的跟刚刚的漂亮小姑娘好像啊,特别颊边那对若隐若现的梨涡。
    ......
    租了车方便许多,门票是早就在往上买好的,到了地方只需要凭借电子票据就可以直接进去了。
    三人只花了半天时间便逛完了石林,在附近用了饭便前往民族村。
    几人看了少数民族的表演,宋月珍跟苏蕊都非常喜欢,临走时候还一人买了一套傣族的民族服饰。
    从景区出来,去酒店的时候是宋月珍开的车,张长军便跑到后座去跟苏蕊一块儿坐。
    酒店距离景区并不很远,大约40分钟车程。
    苏蕊刚坐上车没多久就犯困,张长军见她小脑袋点啊点便让她靠着自己睡,“宝贝坐过来点,爸爸抱着你睡舒服点。”
    苏蕊困意侵袭,听着男人的话迷迷糊糊的挪了过去,乖乖的依偎进他怀里,调整了个舒服的睡姿,没一会就睡着了。
    男人一手作枕头揽抱着小姑娘,另一只手搭在她身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摸着摸着就伸进外套里,从里衣的下摆探了进去,握住两只奶子,轻轻的揉弄。
    小姑娘嫩奶被玩弄,微微动了一下便继续睡的香甜。
    一双玉乳被张长军玩了一路,导致抵达酒店时,小姑娘醒过来时警觉两只嫩乳像被谁嘬了一天一样,乳蕊硬如石子,麻痒发疼。
    回头去看张长军,人家一脸正色,若无其事的从车上拿行李。
    小姑娘的疑问持续到他们回了酒店房间,一家人洗漱过后,母女俩拿出民族村买的傣族服饰换上了。
    俩人换完衣服出来的时候,张长军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信息,听到动静抬头,立马被惊艳了!
    宋月珍保养的好,母女俩站在一起跟姐妹花似的,两人穿着不同色系的傣族服饰,艳光四射,美得让人心头发颤。
    宋月珍穿的是黄色的筒裙,上身配蓝色紧身抹胸,苏蕊的是嫩粉色筒裙,上身是秋香色紧身抹胸,抹胸的高度大概是20公分,遮住胸口,跟往下一点的腹部,露出肩膀跟肚脐,抹胸是一条长布,在后面打结绑住了,剩下的布料往下垂坠。
    俩人还在发鬓处佩戴了花朵,那花朵做的逼真,仿佛刚从枝头摘下插上去的一般。
    “怎样?好看吗?”宋月珍拉着苏蕊做了几个傣族舞蹈动作,笑着问。
    “好。”张长军毫不掩饰对两人的赞赏,“主要是穿的人好看。”
    这家酒店里面有家小酒吧,张长军邀两人一起去酒吧玩玩。
    母女俩都同意了,两人准备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张长军阻止了,“就穿这个去吧,好看。”
    于是两人在外头穿了件外套,便一同出门了。
    这家酒吧严格来说更偏向于清吧,并没有震耳欲聋的音乐,放着爵士乐,他们过去的时候人还不少,昏暗的灯光中可以看到舞池里有三三两两的人随着音乐缓缓起舞。
    三人选了个卡座,张长军给自己点了扎啤,宋月珍点了杯酒精度数非常小的PINK,苏蕊也想尝试,被宋月珍阻止了,悻悻的点了杯橙汁。
    好在张长军又给点了不少好吃的小零食,小姑娘立马跟个丰收的小仓鼠一样开心的吃起来。
    三人边小饮边聊天,舞池的人越来越多,张长军起了点兴致,低头轻声问宋月珍去不去跳舞。
    “我头有点晕了,就不去了,蕊蕊陪你爸爸去吧。”
    是了,差点忘了这母女俩都是沾酒即倒的体质,那杯PINK常人喝着跟饮料差不了多少,她俩喝就跟对嘴吹了半瓶白酒一样效果了。
    “那成,”张长军站起身,朝小姑娘伸出手,“走吧宝贝。”
    小姑娘嘴里还含着块果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张长军带走了。
    张长军带着小闺女进了舞池,一手搭肩一手扶着小姑娘后背,缓缓跳起了慢四步。
    父女俩虽然没有一块儿跳过舞,配合还挺默契,一曲完毕,场子里的音乐突然变了,周围的人纷纷随着音乐改变舞姿。
    “爸爸,我们不跳了吧。”小姑娘打小学舞,这物种她也是有所涉及的,她太知道黏巴达了,当初第一次看舞蹈视频的时候她都惊呆了,黏巴达这个舞蹈跳舞双方需要肢体紧密相贴,随着音乐彼此的肉体互相擦蹭,抚摸,又因为舞者通常穿着性感,肉体跟肉体之间的互动欲到极点,跟doi也差不了多少。让观看的人都面红耳赤
    “跳完这曲。”张长军扶在她背部的手一手,小姑娘整个人便贴向男人滚烫的胸膛。
    周围的人并没有几个撤出舞池的,不会跳的人也紧密的贴着身子,随着音乐轻轻的摇晃,摩擦着对方的身体。
    苏蕊惊讶的发现,张长军是会跳的,什么腿插进她双腿之间,磨蹭腿心,摁着她的嫩臀摩擦他的裆下,抱着她的细腿勾住他的腰性器擦蹭...一双大手更是在她白嫩敏感的娇躯上频频点火!
    好在舞池灯管昏暗,跳舞的人都专注于自身,不然她被男人抱在怀里各种玩弄的场景指定让看到的人目瞪口呆。
    一曲舞罢,小姑娘已经额头沁满细汗,娇喘吁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