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父女俩在火车上玩卡牌,输的人要听对方指

      张长军把两个双人间的票都买下了。
    放置好东西,火车就缓缓启动了,苏蕊查了一下,G城出发的火车到春城途中会经过十几个站点,大部分会做几分钟的小停留,中间有两个大站停留的时长会比较久。
    因是白天,所以三人待在了一个房间,苏蕊宋月珍跟张长军分坐于桌子两旁。此时火车开动已经过了好大会儿了,苏蕊还是兴致未减的看着窗外。宋月珍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天,张长军则拿了本书靠着床头翻看。
    聊着聊着,苏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妈妈,好像没有看到小推车来卖饮料零食欸。”
    “是啊,妈妈以前坐火车,每隔半个小时就会经一趟的。”宋月珍看了看时间,“车子都开动两个多小时了,还没见推车经过啊。”
    张长军见两人讨的认真,不由好笑,“高软没有小推车,不过列车餐厅,跟这里隔了几节车厢。”
    苏蕊有点小失望,不过听到张长军说餐厅可以选餐,又提起了兴致,用手机搜索了官网,查询了今天的车次会有什么餐饮提供。
    火车驶出G省的时候,刚好是吃完饭的时间,三人一道去餐厅用了饭,又返回房间。冬日夜长昼短,吃完饭天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张长军取了茶具出来,泡茶消食。茶过两盏,苏蕊提议打UNO,这种年轻人玩的卡牌张长军跟宋月珍都不会玩,苏蕊给两人讲解了玩法,待两人学的差不多了,三人正式开玩。
    苏蕊坏笑的偷偷怂恿宋月珍两人一道阴张长军,一开始张长军还不熟悉玩法,好是输了几把,因为输的人要在脑袋上贴上白纸条,苏蕊便咯咯笑的往张长军脑门上贴了好几道白条。
    没几把张长军玩明白了,就再没输过,母女俩一块儿使力都没能赢。一晚上下来,苏蕊脑门上贴满了白条。
    9点多,宋月珍便退出牌局,起身去梳洗了。梳洗完出来见父女俩还玩性丝毫未减,无奈的催促两人先去梳洗。
    父女俩轮流梳洗过宋月珍已经在上铺睡着了,说起来苏蕊跟宋月珍一样,也是生物钟非常准的人,往常的10点多她早该睡了,大约是坐火车心里兴奋的原因,这会儿还精神抖擞的。
    “还玩吗?”张长军见妻子睡着了,放低了声音问苏蕊。
    “嗯。”苏蕊点头。
    “那行,我们不玩贴纸条,玩点有意思的。”张长军贴近苏蕊耳边,“输的人听对方指令脱一件衣服。”
    苏蕊小脸刷的红了,也不知是因为被男人温热的气息吹的还是被那离谱的赌注激的,抑或是两者皆有。
    她抬头瞪了男人一眼,刚洗漱完的小姑娘身上散发着沐浴露的果香,眼睛冒着氤氲的雾气,那瞪视娇娇软软的无甚威胁,倒是让男人心中一热。
    张长军凑过去亲了亲她的小嘴儿,“宝宝怕了吗?怕输给爸爸?”
    “别这样,妈妈在”小姑娘推拒。
    “你答应了我就不亲你。”张长军闻着小姑娘身上散发的香味,不由伸手把人捞进怀里。
    苏蕊被男人揽进怀里,心里万分紧张,好在两人现在所坐的位置是下铺,这要是坐在床铺对面的沙发,睡在上床的宋月珍一转头就能将两人的情状收入眼底。
    “唔我答应你快坐过去沙发那边”
    小姑娘怕男人得寸进尺,只能无奈答应。张长军得了信儿,也不纠缠,亲了亲小姑娘粉嫩水润的小嘴儿,爽快的坐到对面的沙发上。
    第一局刚开,苏蕊就后悔了,她怎么就忘了男人刚刚大杀四方的牌技了呢。刚刚光想着摆脱困境,这下好了,她能预感到自己即将陷入更大的困境了。
    果不其然,男人手起刀落,第一把就赢得干劲利落。
    苏蕊输了牌,想到即将到来的惩罚,小脸憋的通红。男人嘴角带笑的看着对面小闺女的窘境,缓缓的打量她身上穿的衣服,似乎在思考从哪一件脱起好。
    苏蕊这时候不由得庆幸,还好是冬天,又庆幸自己因为是在火车上,平时在家都没穿的内衣也穿上了。内衣,内裤,长袖睡衣和长裤,还有外面搭了一件外套。
    “心心输了爸爸想想脱哪一件好。”男人眼里都是笑意,这旅途可太有意思了,看着羞涩粉嫩的小闺女此时的他真正的对这次的旅途期待起来。
    苏蕊被男人带笑的眼睛盯的心里发毛,几乎忍不住想撒腿逃了,但仅存的理智告诉她,她根本无路可逃。
    “有了,爸爸想看心心把小内衣脱了。”终于在她快忍不住的时候,男人开口了。
    一开口就是个杀招,单纯的小姑娘心里还想着脱外套呢,还是太天真了。
    苏蕊小脸涨的通红,惊讶的抬头看张长军,想看男人是不是在开玩笑,但男人的眼里虽然带着笑意,却是认真无比。
    她心里万般踌躇,平时只她跟继父两人,在他面前宽衣都十分勉强了,现今还有妈妈也在,苏蕊抬了几次手,实在下不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