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父女15--完结酒店破处,跟妈妈视频时被

      一开始还好,刘易虽然人高马大的,但是擦到肩膀之类的地方他会配合的稍微下蹲,让小姑娘能擦的到,浴室她非常顺利的擦了肩背,又擦了结实紧致的小腹,然后
    然后,她就有点为难了。
    往下就是爸爸的那里了。
    即使不往下看她都知道,此时此刻爸爸的鸡巴正雄赳赳气昂昂的翘着。
    她拿着毛巾楞在那里,好一会没动作。
    “怎么了?”
    刘易的声音带着笑意,“下面还没擦呢。”
    于是他看到自己身前光溜溜的小闺女一咬牙,用毛巾擦了擦他的臀部,然后又包住他的鸡巴,上下撸了两下。
    嘶!自作孽不可活,刘易被女儿毫无章法的撸弄刺激的浑身酥麻,强烈的快感直冲发梢!
    他按住了女儿瞎弄的手,把毛巾从她手中抽了出来,丢在一边。
    双手抱着女儿光裸的小身子轻轻一提,放在了洗手台上。
    “爸爸要操你。”
    刘易满是欲火的眼直直的看进女儿怯生生的眼里。
    “爸爸忍不住了,想把鸡巴操进你的小逼里,棉棉听懂了吗?”
    男人说完也不顾女儿惊慌的眼神,分开女儿的细腿,扶着叫嚣的肉棒抵在逼上。
    刘易扶着肉棒上下磨蹭,蹭开了逼缝,硕大的龟头抵住了穴口。
    “爸爸爸我怕。”
    硕大的龟头吐着粘液,滚烫的抵着自己娇嫩的私密处,小姑娘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
    “不怕,爸爸轻点。”
    随着话声落下,刘易一手扣住小姑娘细腰,一手扶着肉棒,腰身一耸,狰狞的肉棒往小小的穴口挤进!
    “啊!”
    只进了个龟头,硕大的龟头被逼仄的穴壁紧紧包裹,寸步难进。强烈的撕裂感让小姑娘痛呼出声。
    “呜爸爸好疼出去好不好”
    小姑娘疼的直掉泪,对着爸爸哀哀的哭求。
    “棉棉不哭。”
    刘易见闺女哭的伤心,低头吻去她的泪珠,放低了声音低低哄她。
    虽只进了一个龟头,刘易已经爽的差点没升天!小闺女温软的穴壁包裹着他,婴儿小嘴儿一般的将龟头吸吮不放,让他差点忍不住一捅到底,不管不顾的插个尽兴!他额头沁出细密的汗水,忍着抽插的冲动,细细的亲吻着小闺女,大手寻到小阴核,有技巧的揉搓。
    许是刘易的技巧过于高超,小姑娘停了啜泣,在刘易的揉弄下渐渐开始低吟,下体的水也多了起来。
    刘易不再犹豫,扣了小闺女,腰身一沉,肉棒整根没入!
    “啊!”
    刘小棉大声哭叫,太疼了!下体仿佛被撕裂一般,无力的小手抵在刘易胸前,徒劳无功的推拒。身子往后仰,想让里面的肉棒退出来。
    “棉棉乖,就好了。”
    刘易吻住小闺女的樱唇,下身开始动起来,抽出,插入,抽出,插入
    每一下抽出都被小穴中的媚肉紧紧的吸附,穴腔中仿佛有无数张小嘴,吸吮着他的鸡巴,不让他走,刘易爽的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尖叫!
    “唔唔”
    小姑娘小嘴儿被爸爸堵住了,只能在爸爸每一下猛烈的撞击中呜呜哀叫,两只大眼满是泪水。
    刘易的抽插越来越快,每一下都顶进了最里面,顶到了子宫口。
    小姑娘被插的双脚直晃荡,从最开始的疼痛难忍,到后面渐渐被一种撑涨感所取代。
    刘易见小闺女不再那么难受,又一下一下的亲她含着泪水的大眼睛,下身抽插的动作不停,小姑娘嘴里的痛呼渐渐变成低低的呜咽。
    刘易加快抽插速度,直插了有几百下,低吼着把头埋进小闺女的脖颈,在温热的穴腔中射出了浓精!
    他紧紧扣着闺女的腰,摁着她贴着自己,两人下体贴的不能更贴合。
    刘小棉感受到爸爸的肉棒一抽一抽的在自己小穴中射精,滚烫的精液又多又浓,烫的她下体一阵酸胀,也跟着泄了身。
    刘易抱着闺女把浓稠的精液通通射进了子宫,等肉棒哆嗦着射完了精,才拔了出来,低头观察闺女有没有受伤。
    小姑娘的嫩逼被蹂躏的可怜兮兮的,穴口微张着往外淌着红白相间的液体,所幸整体看起来还是比较好,没有怎么受伤。
    刘易见小逼没什么大问题,扶着刚射完但是没有半点软下来意思的鸡巴又顶了进去。小姑娘的里面太舒服了,他一刻都不想离开。
    爸爸把鸡巴顶进了穴里,刘小棉呜的一声,乖乖的就着刘易搂抱的姿势趴在爸爸的怀里。
    刘易让小姑娘圈抱着自己的脖子,双腿盘在自己腰上,把人从洗手台抱到怀里,就着站立的姿势往上顶了两下,顶一下小姑娘哼唧一声。
    小姑娘娇软的吟哦让刘易体内的兽性再次萌生,他抱着小姑娘一步一颠的往外走,一路操着她往床边走。
    这个姿势让刘易的鸡巴更深入的插到小姑娘的在最里面,刘易每走一步,鸡巴都撞击到小姑娘穴内的敏感处,小姑娘就这么随着他的走动娇娇软软的哼哼唧唧。
    等到了床上,小姑娘已经被顶的浑身绵软无力,刘易也不上床,站在床边,捧着闺女的娇臀一阵爆插,直把人插的尖叫着喷了水才把人放到床上,这整个过程中他的鸡巴都没有从闺女的逼里拔出来。
    他扯了个枕头垫在闺女的腰下,开始九浅一深的磨她,
    刘小棉已经没有最开始那么疼痛了,甚至开始在这九浅一深中渐渐得趣,小洞被撑得满满的,刘易慢慢的磨蹭让小穴开始淫痒,这对她渐渐的变成一种折磨,她扭了扭腰肢,试图疏解这种难受的感觉。
    “棉棉怎么了?”
    刘易察觉到了,抽插的速度更慢了,甚至让鸡巴就那么插在里面,轻轻的晃动腰身,让鸡巴在里面搅动。
    “痒爸爸动动一下”
    女儿刚刚哭过的大眼水洗一样净澈。
    刘易看得情动,也不再折磨小闺女了,挺身出枪,掰开闺女得腿就是一顿深凿狠弄。
    房间里充斥着男人得粗喘跟少女的娇吟,持续着就没停过。
    刘小棉不知道爸爸在自己体内射了多少次,只知道从浴室被他操进去开始,他就没停过,此刻刘易在床上仰躺着,双手扶在女儿腰上,而女儿坐在他粗涨的鸡巴上,随着他的挺弄,被上下抛动,紫红的鸡巴随着她上上下下的动作时隐时现,一双饱乳由于快速抛弄的动作甩的几乎出现光影!
    刘小棉嘴里咿咿呀呀的吟叫,由于叫的太多,声音已经嘶哑了。
    甩动的双乳让刘易看的心火暴涨,伸了手包住了一顿揉。
    父女俩完全沉浸在这场性爱的盛宴中,就连电话响了,刘易都不想搭理。
    “呃爸爸是我的电话响了,爸爸让我接下电话”
    刘易本来不想被电话打扰的,拗不过女儿,只好把电话递给女儿,虽是把电话给了人家,鸡巴却还维持着插入的状态,时不时的挺下腰。
    刘小棉接过手机,一看是陈佳琴打来的视频。
    “唔是妈妈”刘易的挺弄让她腰一阵软。
    刘易本是让刘小棉先别接,刘小棉看着两人相连的性器也觉得还是先别接。便等着手机铃声静下,哪知手机铃声静了一下,又响起了。
    刘易想想还是让刘小棉接了,刘小棉让爸爸不要乱动,然后接通了陈佳琴的视频。
    “宝贝,在哪儿呢?怎么这么久没接电话,你爸爸呢,过来找你了吗。”
    刘小棉双手稳了稳,怕摄像头乱转拍到什么不该拍的东西,“刚冲完凉呢,爸爸有在,他去冲凉了。”
    刘易鸡巴插在女儿体内,听着乖巧的女儿红着脸跟妈妈支支吾吾的说谎,心中好笑,腰间故意使力顶了一下。
    “呃”刘小棉被顶的腰间一酸,呻吟出声。
    想瞪她那个使坏的爸爸,又怕被妈妈看出什么。
    “宝贝,怎么了?你的声音怎么这么沙哑,感冒了吗?”
    电话里传来陈佳琴关心的问候。
    “唔有点热气”
    刘易的大手趁机揉上了女儿的奶,揉面团一样把两个奶子揉的变形。他察觉女儿的小穴收缩痉挛个不停,吸得他得鸡巴爽的不行。
    害怕,紧张跟背德的快感交织着让刘小棉浑身颤抖,她用尽全力才克制住自己不要呻吟出声。
    “有没有拿药吃?要都喝水知道吗?”
    陈佳琴一听有点紧张,各种叮咛女儿要吃药休息。
    刘小棉乖乖的应了,陈佳琴见刘小棉小脸越来越红,还不是喘着气,仿佛不太舒服,叮嘱她一定拿药吃,吃了药再不舒服就让爸爸带她去医院,便让她早点去休息了。
    小姑娘好不容跟妈妈讲完电话,刚把电话挂断,刘易一个翻身,把小闺女摆成跪趴式,鸡巴对着小穴捅了进去,重重的抽插!
    “棉棉刚跟妈妈讲电话的时候吸的好紧。”
    “爸爸鸡巴都快让你夹断了。”
    刘易边插边讲着淫话,刘小棉被插的咿咿呀呀,又因着爸爸层出不穷的淫话小穴一抽一抽的收缩的厉害,刘易被夹的头皮发麻,没两下两人就双双登顶了。
    一整夜刘易就像不知赝足野兽,抓着刚刚开苞的女儿各种操弄,两人都不知道他究竟在闺女的体内射了几次,只知道到了后面小姑娘被射了一肚子浓精,小腹都微微隆起。
    后半夜刘小棉体力不支睡了过去,中间醒来发现自己一条腿被爸爸扛在肩膀上,男人紫红的性器仿佛不知疲倦的在自己腿心进进出出。刘小棉嗯嗯啊啊的又被操泄了身,后面累极又睡死过去。
    天蒙蒙亮刘易才在女儿温软的穴腔中又射了一泡浓精,射完精的男根也不拔出来,就这么插在女儿的小逼里,抱着她温软的娇躯,沉沉睡去。
    接下来的两天,原定的游玩路线通通泡汤,父女俩就没出过酒店房门,连饭都是在酒店房间吃的。
    这两天刘小棉在爸爸的帮助下见识了各种人体的极限,也渐渐在爸爸的操弄中得了趣,会乖乖的配合爸爸的各种无理又不可思议的要求。
    什么光着身子让爸爸喂饭,上下两张小嘴同时都塞满了东西,什么扶着透明的落地窗玻璃被爸爸后入,一边还担心窗外有人看进来,什么被爸爸吃奶时跟妈妈视频
    两人在京都哦不,京都酒店度过了无比快活的两天,回去的路上刘易还有点点不舍,但看着身旁依偎着自己睡的正甜的闺女,转念一想,又觉得畅快,京东之行,不是结束。
    是他们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