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被他抱抵到浴室墙壁上,顶着骚穴狂捏乳房

      电话那头回的也干脆利落:“好,等我。”
    通话一挂断,众人皆愣在原地,实在不知这程惜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傅寒勾的服服帖帖。
    程母倒是先回过神来,扯着程父的衣领便哭闹起来:“谁让你当初信了那人的鬼话,收养了这么个狐狸精,女儿这么好的姻缘,都被她破坏了,让她勾搭多少个李总也抵不上一个傅寒啊!!”
    “他家世显赫,我托了多少层关系才见上他的面,我怎么知道他给我出的竟是个馊主意!!”程父也是捶胸顿足懊恼不已。
    程若瑶见事已成定局,也不再歇斯底里,哭的泪流满面,浑身瘫软坐在地上。
    唯有程若勋此刻也听不到父母在吵闹什么,愣愣的盯着眼前面色坦然的程惜。
    “你真的勾引了若瑶的未婚夫?!”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哥也用了勾引两个字,还需要我说什么?”程惜言语直白,毫无愧色的回望着程若勋。
    程若勋听到程惜肯定的答案,眸底情绪复杂,失落悔恨失落交织在一起,他实在不知该如何反应,或是回应,只是机械的点点头,口中呢喃着:“好、好,你们都是我的妹妹,谁得到幸福我都祝福!”
    说罢,便跌跌撞撞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
    傅家实力雄厚,程家自知和他们硬碰硬是以卵击石,更何况傅寒娶了程惜,对程家来说一样得利,毕竟在外界看来,终是程家和傅家联姻了。
    加上傅寒登门依旧礼貌谦和,程若瑶想出去闹,程家夫妇综合考虑,还是拦住了程若瑶,客客气气将两人送走了。
    上了车后,傅寒看了一眼程惜额上的伤口,顿了顿还是没说什么,直接启动了车子。
    而程惜也清楚,傅寒之所以退婚,自然不是因为爱上了她,只是和程家联姻,得到好处的并不是傅家,既然如此,娶哪个都一样,自然不如娶他感兴趣的一个,况且他未必是想娶自己,不过是一时色令智昏,馋她身子罢了。
    在她的计划里,并没有想过这么快把身子给傅寒,只不过没想到他太快上勾,且雷厉风行退了婚,打乱了她的计划。
    回到傅寒的别墅,傅寒刚关上门,便听程惜柔柔道:“我没带衣服,可能还得穿傅先生的衣服了。”
    傅寒还没反应过来,程惜便背对着他,将衣服脱了个精光,她身材凹凸有致,曲线优美诱人,似是匠人精雕细琢的完美艺术品。
    程惜回头嫣然一笑:“衣服拿进来给我。”
    傅寒也不是扭捏的人,他退婚大半的原因,都是为了肏她,自然也不客气,去衣帽间拿了件自己的睡衣,便进了浴室。
    此刻程惜现在浴室里的淋浴下,热水从上而下,流过她高耸的白嫩的乳房,顺着平坦的小腹,滑到最诱人的叁角处,稀疏的阴毛根本盖不住她肥美的阴户,她两腿微微分离,即便平视过去,也能看出两片粉嫩肥厚的肉唇间,那条诱人的肉缝。
    傅寒此刻早已热血沸腾,一把将身上的衬衫扯开,大步跨到程惜面前,将她身子抱起,抵到浴室墙壁上。
    下身鼓起来的硬物,蓄势待发的顶着她裸着的阴户,双手自然的抚上她的双乳揉搓。
    “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吗?”傅寒沉声开口。
    精┊彩┊阅┊读┊尽┇在: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