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跪在妹妹未婚夫双腿间含着他的大肉棒,被他

      即便傅寒再不通男女之事,此刻也看的出程惜是在故意勾引他,傅寒抓起程惜的手腕,将她的手从自己鼓起的裆部移开。
    面露不屑道:“程小姐,这么缺男人?连自己妹妹的未婚夫也要勾引?!”
    “可傅先生明知我是你未婚妻的姐姐,不一样起了反应?”程惜倒是云淡风轻,眼角含笑的朝那高高鼓起的裆部望去。
    而后轻声悠悠道:“傅先生是商人,做生意不是在最后签合约之前,任何人都能竞争的吗?感情就不可以这样吗?”
    “你的意思你喜欢我?”傅寒挑眉。
    “为什么不喜欢?你这样的优质的男人,应该没有女人不喜欢。”程惜说罢,站起身抬起纤细的长腿,当着傅寒的面慢悠悠的跨坐到他身上。
    抬腿间,那双腿间的风光,傅寒自然一览无遗,奇怪的是他此刻并不想推开程惜,只觉得浑身似冒火一般,想寻求发泄的途径。
    大概就像程惜所说,优质的男人应该没有女人不喜欢,那天生尤物的女人,也几乎没有男人能拒绝。
    程惜裸着下体,双腿间的阴户就这么隔着傅寒薄薄的睡裤,轻轻磨蹭着他早已肿胀的硬物,双手轻车熟路的解着傅寒上衣的衣扣。
    见他没有任何拒绝或是厌烦的举动,解开他衣扣后,程惜俯下身伸出嫣红的小舌,画着圈轻轻舔着傅寒胸前的小红豆,听到傅寒越发紊乱的呼吸,程惜灵巧的舌头顺着他结实的胸膛,一路舔到他健硕的腹肌,之后便跪在他双腿间,白嫩的小手轻轻拉下裤链,释放出那早已叫嚣着的巨蟒。
    巨物弹出来的一瞬间,虽然在各种情色片AV里看到过形色各异的肉棒,程惜仍惊叹傅寒肉棒的尺寸,至少二十厘米加的尺寸,绝对在国内男人中是佼佼者了,最重要的是他的肉棒虽然粗壮,可能因为不好女色的原因,居然还是肉粉色,在男人中也是极品了。
    程惜稍稍犹豫了下,还是娴熟的用小手撸着棒身,张口将他硕大的龟头含住,用舌尖轻舔着马眼,这些服侍男人的手段,她虽没实战过,可每晚都用假阳具练习,自然是驾轻就熟。
    从没被女人口过的傅寒,就连撸管的次数都一只手数的过来,突然被经验老道的女人这样舔撸着肉棒,自然爽的头皮发麻,浑身冒汗,频频喘着粗气。
    很少有过性冲动的傅寒,此刻却再也忍不住,单手轻抬起程惜下巴,待她吐出肉棒后,便双手穿过她腋下,像抱孩子一般,直接将她抱到沙发上压在身下。
    双手胡乱的撕开程惜胸前的衬衫衣扣,待程惜饱满软嫩的双乳曝露在他目光下后,他似疯了一般遵循着原始的本能,一手粗暴的抓揉着她的雪峰,另一个乳房被他抓含到口中,不光乳尖连同乳肉一起吸吮。
    程惜虽没破处,但按照母亲要求,每晚用轻柔的羽毛抚扫阴唇,虽还是处子身,但身子早已敏感至极,傅寒虽没有技巧甚至让她有些疼,她仍旧春水泛滥,淫水从甬道渗出,流在身下的沙发上。
    而傅寒下身早已肿胀难受,她又光着下身没有任何阻碍,他空出一只手,扶着肉棒便将龟头对准她穴口,准备一挺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