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辱

      陆熙娘哭得都哽咽了起来,嘴里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人抓到了,县令便喜滋滋的跑去和王清禀报,王清还沉溺在温柔乡里,听到李强和陆熙娘两人都被抓到了,他推开身上的美人穿着衣服鞋就跟着县令去了衙门的地牢。
    地牢又黑又暗还脏,还有一股怪味,王清皱着眉头捏着鼻子走了进去,这脏乱差臭的环境并没有阻挡他的步伐,要知道在京城连皇子都要让他叁分,他怕过谁?在这个小地方还被一个屠夫给欺负了?
    不弄死这屠夫,难消心头之恨!
    王清第一眼看到的是哭哭啼啼一副柔弱不堪惹人伶爱的陆熙娘,他不禁心头有几分火热。
    “这小娘子哭得我都硬了。”
    王清一开口就是粗鄙下流的话。
    陆熙娘被吓得也不哭了,她突然站了起来,“你不是想要我嘛,我跟你,你放了他好不好?”
    王清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他用折扇拍了拍手掌,然后抬起陆熙娘的下巴,“可你现在自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啊。”
    王清的视线在陆熙娘和李强之间流转,突然有了一个很好的想法,“要我放了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要在这里当着他的面肏你。”
    不是英雄救美嘛?那他就当着他的面上陆熙娘。
    陆熙娘一双眼睛微微瞪大了些,她显然没有想到王清能够提出这么过份的要求,她脸上满是羞愤和绝望。
    但只要陈大哥没事,她已经无所谓了,大不了事后一死了之。
    陆熙娘眼中衔着泪,她眼神异常的坚定,点了点头,她道:“好。”
    王清微微挑了挑眉,有些兴奋,“把她的牢门打开。”
    这些人平时也就去青楼解解乏,玩的花样也不多,这次这个京城来的王公子可是给他们开了眼界了。
    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李强突然站了起来,一脚就把牢门踢开了。
    这一变故让一直松懈的众人都紧张了起来,王清的两个侍卫是见识过对方的功夫的,他们握着剑往后面退了几步。
    县令也害怕的退了两步,只有王清一人一无所有,这里这么多少,一个李强难不成还能打得过这么多人不成?
    “上啊,把他给我抓起来。”
    陆熙娘也一脸震惊呆呆的看着李强,“李大哥……”
    不过一息的功夫,李强就把所有人都放倒了,他劈开牢房的门,把陆熙娘抱了起来。
    目睹了李强打人,但此刻陆熙娘并不觉得害怕,靠在李强的怀里她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仿佛只要有他在,这个世界就算塌下来了不会有事情。
    李强抱着陆熙娘一路走出了衙门,那些捕快举着剑围着二人却迟迟不敢动手,也就是做个样子而已。
    王清和县令爬起来追了出来,“都愣着干嘛,还不快去给本少爷/县令把人抓回来。”
    虽然从衙门里面出来了,但陆熙娘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对方是县令,只要县令一句话,他们在这里便很难生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