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页

      他想将衬衣扣好,但是因为扣子全崩掉了,只能勉强拉拢,露出大半胸膛。
    如此衣衫不整是不适合见女人的,爱格伯特正想转身离开,手腕忽然被抓住了。
    等等。
    元菱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碧玉小盒,你是黑暗阵营的眷族,安神阵对你的伤害很大,用这个会好的快一点。
    她将药膏放在男人的手掌心里,结果对方很快反握住了她的手。
    魔族的体温极低,爱格伯特指尖传递来微微的凉意。两人一眼对视,目光在半空好像刺了一下。
    爱格伯特看着手里小小的药膏,静静想了一会,得出一个结论。
    你接受我了。他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我真高兴。
    他的声音低沉磁性如大提琴音流淌,元菱下意识捋了捋胸前的辫子,低头避开他柔软的眼神,其实到现在她也无法直视这双红眼睛。
    不必,其实你也帮过我很多次,从一开始的食人魔花就是你吧?是我之前对魔族有先入为主的误解,因此我想郑重对你说声抱歉。
    她鼓起勇气抬头看他:还有之前我掉入地下沙河后,是阿乙找到了我。
    谢谢你们。
    少女站在窗边,阳光透过浑浊的玻璃温柔地洒在她身上,让她仿佛周身沐浴圣光。
    爱格伯特望着她,轻轻抬手想要触碰那白皙的脸颊,但是最终还是停在半空。
    他蜷起指尖:不管是抱歉还是感谢,都不用对我说。
    你知道的,昆伯勒大陆的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用生命守护女性,我也一样。
    但是如果,她能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男人,那该多好。
    爱格伯特眼神温柔缱绻,但这话听到元菱耳里却不是这个意思。她下意识思考:只是因为习惯吗?是否换成任何其他的陌生女子,他依然会如此选择?
    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狭小的房间里,一高一矮两道人影面对面站着,气氛有些难以流动的尴尬。
    隐隐还有一缕甜丝丝的气息。
    元菱觉得或许是因为对方的目光?过炽热,她感觉些许紧张,于是踱了几步走到小茶桌边:爱格伯特,关于魔族和魔修,其实我还是想问个究竟。
    男人拉开座椅请她坐下,又绅士地比了一个手势,示意她随意。如果忽略他破破烂烂的衣服,其实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元菱踌躇片刻。
    你吃人吗?
    黑夜峡谷的魔王拧了拧眉心,现在他是真的有些想吃了她的。
    但是过了几秒,舌尖抵住牙关,他还是回答:不吃。
    其实大多数魔族也和普通种族一样,杂食,他们吃兽肉,也吃植物果实根茎。甚至在一些条件艰苦的深渊,他们还必须和老鼠争抢食物。
    元菱点点头,又问:你们会用凡人的骨肉魂魄炼丹、炼器或提升修为吗?
    爱格伯特再次露出迷茫的表情,这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说,你们会不会利用普通人的血肉使自己更强,或追求更强大的力量?
    看着面前人认真的神色,爱格伯特张了张嘴:原来在你的世界里,魔族是这样的存在吗?
    毫无人性的恐怖、疯狂的嗜血、永恒的杀戮。
    那也怪不得她的态度会是那样了。
    他走到她椅子边弯下腰,轻轻按住她的扶手:元菱,我希望你可以知道,我们魔族和其他种族没有什么不同。除了我们属于黑暗阵营这一点。
    黑暗和光明同属世界本源,黑夜和白天加在一起才构成日月。魔族不是全员恶人,我们和人类、精灵、人马一样渴望和平和富饶。如果可以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些起码的公平。
    不要对我这么残忍,好吗?
    他卷曲的长发落在她手臂上,元菱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
    她悄悄瞥向身边的那只手手,又问出了一个困扰了很久的问题。
    你现在的样子,和从前的样子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敏感脆弱的少年,和优雅美丽的男人。
    爱格伯特:哪个都不是。
    他后退几步,全身隐藏进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里:改变外形是魔族的天赋,但是元菱,你愿意接受真正的我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爱格伯特的声音有些奇怪,变得极其沙哑和扭曲,像是什么兽类的语言。很快,投在墙上的影子甚至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变幻起来,变得不像人。
    元菱起先还有些疑惑,但很快她就满眼惊讶了。
    因为爱格伯特的身形不断拔高,原本修长的双腿扭曲、撑破鞋子化为钩爪。卷曲的黑发越来越长,从他头顶甚至长出一对尖锐的角,盘旋着向上即将戳到天花板。
    他身上残留的衬衣全部碎裂,从背后展开一双巨大的黑色蝠翼,大得几乎可以将房间环抱过来。
    事实上,从没有活人见过魔王的原型。
    元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要求有多私密,她看着几乎探到身边的锋利爪翼,尖端的弯刺此刻顺从地向下,对她没有一点威胁。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