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页

      珠子就是门派制式道袍上的扣子,成色一般也没有特殊用途,只是上面刻的纹路瞧着有些好看,下面还挂着条精致的穗子。
    巴顿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行。
    元菱耐心劝解:可是没有铜币我们就进不去城,你放心,这个不值钱的,我拿着也没有用。
    反正,不能拿你的东西换。巴顿完全不接受,他甚至将珠子塞进了衣襟里,一副拒绝商量的模样。
    你放心,我会解决的。
    昆伯勒的男人,就没有让自己的女性贡献财物的道理。
    他们拉扯孩子、做杂活重活、赚钱养家都是天经地义。
    如果有,那这个雄性会被整个族群看不起,会被认为照顾不好妻子家人,走在路上也会被指指点点。
    【看,就是那个人,连自己的妻子都养不活。】
    【真是没用的家伙。】
    巴顿不想将来被狼人部族的人这样说,于是在稍作休息之后,他二话不说拉着元菱加入了排队的人群。
    两人挤在一堆行色匆匆的人类中间显得并不起眼。
    轮到他们的时候,守城的士兵惯例询问:进城干什么?
    巴顿哑着嗓子:买东西。
    士兵打了个哈欠挠挠头,他转了转眼睛,忽然发现巴顿身后还藏着一人。那人被身材高大的男人一挡,只露?帽檐一点尖尖。
    身材这么矮小,少年吗?
    士兵下意识歪头多看了两眼,没想到巴顿忽然目露凶光,猛地朝他一呲牙,发?吼吼!的警告声。
    差点被咬到脖子!
    那士兵猛地后退,这才注意到巴顿头上两个收不进去的毛耳朵。而食肉野兽的气息让周围的牛马都受了惊,不停地尥蹶子,发?哼哼的喷气声。
    守城士兵几乎就是这里的地头蛇,哪里被旁人这么惊吓过,他恼羞成怒:你!
    他指着巴顿的狗耳朵,区区一只半犬人,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巴顿根本不想理他,从牙缝里挤?两个字:滚、开。
    那士兵被激怒,大叫着抽?腰间的铁刀就挥过来,闪着银光的刀刃眼看就要砍到巴顿的脸。
    所有人都别过头,不想看血溅三尺。
    随着锵的一声清脆撞击。
    那挥刀的士兵瞪大了眼,他背脊发毛,用力想要把铁刀抽回来,但根本动不了。
    因为刀刃被面前的男人死死咬住了。
    巴顿把元菱护在身后,他鼻端皱起,黄色眼眸泛着杀意,从他的喉咙里发?愤怒的吼声,一口锋利尖牙狠狠咬住刀刃。
    随着巴顿逐渐用力,铁刀发?悲鸣,最后被嘎嘣一声咬碎成几断。
    士兵傻愣愣地望着手里一截断刀,还有地上的碎铁,想要后退,但是双腿仿佛被焊在地上似的根本挪动不了。
    他僵硬回过头,见身边其他几个士兵只往后退,没有一个敢上来的。
    士兵:淦!
    连刀都能咬断,他也能轻易咬断他们的脖子!谁疯了上去送死!
    巴顿没有想打架的意思,他呸了一声,从口袋里掏?一个东西丢过去:这个,换我们两个的进城费。
    那士兵下意识接住一看,是一把小小的匕首,通体雪白泛着银光。
    这是狼牙刀!
    他惊恐抬头:所以那根本不是狗耳朵,是狼耳朵!
    给了入城费,城门自动徐徐打开,其他几个士兵冲过来把他拉走:闭嘴吧你!快走快走!
    是狼人族惹不起。
    好凶他们不吃哥布林吧?
    作为凶猛的肉食动物,巴顿早就习惯这些人惧怕的眼神,他拉着元菱进入了城门,将吵吵嚷嚷的声音甩在后面。
    士兵们围观地上的残骸:被咬成好几段的铁刀。
    此时一个身穿丝绸长袍、挺着大肚子的男人走过来:发生什么事了吵吵嚷嚷的,你们这群蠢人又在做什么好事!
    几个士兵连忙凑过去,点头哈腰媚笑着:布兰登大人您来了!刚才这里有两个狼人闹事,已经被我们摆平了!
    是的是的,一切正常!
    狼人?布兰登抬头看了看,只望见一高一矮两个披着斗篷的身影远去,逐渐被街道上其他的行人掩盖。
    他没把这小小的骚动当回事,随手招呼亲信:说起来,派去精灵部族探路的哥布林呢?
    大人,我给他们配了行动速度最快的马车,算算日子应该快要到了。
    手下眯着眼笑起来,哥布林的手里还有魔?通讯书,虽然只能用一次,但足够我们掌握情况了。
    魔?通讯书类似修真界的传讯符,不过是羊皮纸做的。通讯符在元菱眼里是很基础的符箓,但在这个世界可是相当昂贵的消耗品。
    布兰登满意地点头:很好。等他们送回讯息我们再行动。
    如果精灵族毁灭,他们可以顺理成章地派人去收割财富,如果他们还活着,想必从夜魔手中捡回一条命也是半死不活。
    半死不活的精灵是做奴隶的最好选择,比人类和其他种族的奴隶昂贵多了。士兵和地下交易市场早就有勾结,谁都指望能发黑财。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