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页

      他衡量了一下最近的路线,选择往左边的小路走去。
    走了几步,爱格伯特又停下。
    路的尽头黑漆漆的,但能看出聚着许多人,他们或坐或站,身边还放着十几个哭哭啼啼的小孩。
    这群人是强盗,他如此想着。
    但这条路最近,于是他继续走了。
    看在强盗们的眼里,就是一个衣衫褴褛的俊美少年直直朝他们过来,举手投足优雅极了,一点也没有害怕或其他的表情,平静地仿佛在看石头。
    有几个强盗围上来打量他:长得这么好看,不会是什么大贵族家的儿子吧?
    看衣服早就被抢干净了,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简直是送上门的肥肉。
    一个强盗对上爱格伯特的红眼睛,感觉背脊发麻:但我总觉得有点怕
    感觉这个少年不像活人。
    强盗头子洛克是个脸上有络腮胡的男人,他大吼一声:怕什么!一个瘦弱的小破孩罢了,带到车上去一起拉走!
    当前就有几个男人推着爱格伯特往小孩堆里去。
    被他们抓来的小孩是清一色的男孩,大的有像他这样的十一二岁少年,最小的还在咬手指头。
    孩子们都脏兮兮地坐在牛车里,他们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就只是本能的哭。像最大的那几个孩子,脸上已经露出愤怒、仇恨的表情。
    他们有的是走在路上被骗走的,有的是独自呆在家里时被强盗掳走,不管什么方式,此刻都被迫离开父亲和亲人,在这里遭受毒打和饥饿。
    洛克的鞭子抽下去,在一个黑皮肤男孩手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
    哭什么哭!瘦的跟猴一样,只能卖去干苦力!再哭谁今天都没有水喝!
    小孩们全都又怒又惧,但他们不敢大声哭了。
    推搡爱格伯特的那个强盗也不大高兴:走啊你,看什么看!是不是想挨打!
    爱格伯特不太喜欢别人碰他,他没有回头,但是推他的那个强盗忽然发觉自己胳膊一软,然后肘关节以下的部分忽然使不上力了。
    仿佛不存在一样。
    他抱着自己的左臂惊恐大叫:啊啊啊我的手!!
    旁人十分疑惑:你的手好好的啊。
    这强盗脸上涕泗横流,眼珠瞪大:没有感觉了啊啊啊啊!!
    疯了吧你,手上根本没有伤口啊?
    没有伤口,阻止不了这人的手臂和面条一样软软垂下。
    强盗们聚在一起查看同伴的伤势,爱格伯特则站在牛车前平静地打量。他无视了这些孩子,也不打算被当成拐卖的对象。
    但是爱格伯特发现,如果他坐上车,他就不用自己走路了。
    坐牛车总比两条腿走路来得快的。
    逻辑鬼才!
    于是化为少年模样的魔王心安理得地在牛车角落坐了下来,闭眼垂眸。比起其他哭闹的孩子,乖得仿佛一个假人。
    而车上其他原本在哭的孩子在看到他以后,都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洛克检查了一番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把那个无缘无故残了的强盗往后面一丢,一鞭子抽在双头牛屁股上:不管你了,我们先出发。这批货值钱,今晚就要发出去!
    强盗们护送着装满孩子的牛车,迅速朝着既定的目的地前进。
    他们的老巢在深山里,也是下一步的货物【分装地】。
    也是阴差阳错,他们行进的方向始终在爱格伯特的预设路线上,不然这辆车早就不在了。
    上山的路很难走,到山里时天已经黑透,路上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车头的小灯忽明忽暗。
    到了。随着洛克嘶哑的声音,哭肿了眼的孩子们抬头,看见一个破烂山洞。
    洞口燃着两个火把,四五个周身黑漆漆的男人蹲守在那里,影子埋在斗篷下看不清楚。
    墨德是一个从小流浪的魔族,他的族群在时间的洪流里淹没了,没留下任何一个亲族。
    墨德的外型比较接近人,所以他没有选择回到魔王的属地,而是和其他种族的男人一起到处流浪混口饭吃。
    因为外形丑陋,墨德经常被其他男人嘲笑,但他无处可去,除了强盗们接纳他,村民们可不敢和魔族相处。
    在这里,他只知道每天都能吃饱,这就够了。
    这天他照例按规矩守在老窝等着洛克带新孩子回来,山洞里还养着许多之前抢来的孩子,那些是不好卖的或者太年幼的,就先放在这等着。
    只是今晚似乎有些不一样。
    头顶的圆月格外渗人,阴惨惨的照在地上,树林的影子好像张牙舞爪的怪物。
    墨德摸了摸自己长满鳞片的胳膊:明明没有寒毛,却感受到了寒毛根根竖起的感觉。
    随着洛克等人的靠近,他开始不受控制地趴伏在地,爪子上的毒针全都弹了出来,这是作为魔族潜意识的应激反应。
    他察觉到了危险在靠近。
    但奇怪的是,明明上山的路只有一条,而且入目所及只有同伴们和一辆牛车,危险在哪?!
    一名强盗走过他身边,掏了掏耳朵:墨德,你趴在地上干什么?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