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页

      我很久没见到巨人了,他们还没灭绝?
    人们默默注视中的巨人浑身都是伤痕、泥土和尘埃,他走了几步,忽然轰一声摔倒在了地上,面朝下一动不动。
    不会死了吧?!
    有几个胆子大的哥布林凑过去,用树枝捅了捅他。
    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个哥布林正要去摸摸呼吸,倒在地上的巨人忽然抬起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绿皮肤的小人直接大叫起来,嗓音又尖利又难听。周围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啊啊啊!
    巨人要吃哥布林了!
    阿布眼睛里都是红血丝,他咽了咽唾沫,大声道:我要进城,我要找她大人她一定!
    他话还没说完,守城的士兵提着刀过来了:不管你要找谁,奴隶和流浪人不允许进入城市!
    阿布站起来大吼:我不是奴隶!我有女神大人赐予的姓氏!
    他这一吼,周围寂静了有两三秒,随后又爆发更剧烈的议论。
    他说他有什么?
    姓氏!我都没有姓氏!
    只有历史传承的人家才能有姓氏,巨人族都流浪多少年了,繁衍树都毁灭了!
    阿布在这些声音的攻击里一动不动,像站在洪水里的树,他抿着唇,表情坚定一言不发。他的胸口还是温热的,是信仰在给他力量。
    巨人族身高起码两米二三,他就和一堵小山一样,守城的几个男人就算拥有武器和盔甲也明显矮了一头,在魁梧的阿布面前不敢随便动手。
    明显是老大的一人笑了笑:你说你有姓氏,好啊,你敢不敢到魔法石上测一测,证明你不是奴隶!
    所幸,这个世界是有魔法的。
    而奴隶是不配拥有姓名的,他们只有代号。
    阿布在众目睽睽下将手放在一块外形纯白的石头上,片刻后,石头亮了亮,用通用语书写了一行字。
    陈阿布。好奇怪的姓氏,那男人挠了挠下巴,你的形式是陈,我们从未见过。
    虽然奇怪,但既然魔法石能检测出来就说明是真的,是被规则承认的,他们还没有胆子去质疑埋下规则的大魔法师。
    毕竟魔法师都是云端中人,不是他们这种底层士兵可以起冲突的。
    旁边一个男人摊手,嘿嘿一笑:但是你交不起入城费一样进不去。除非你能拿出一个铜币。
    阿布愣了愣,他看到自己粗糙的大手,几乎半/裸的身体和一双遍布细小伤痕的大脚,全身上下根本没有值钱的东西。
    别提入城的一个铜币了,他根本连铜币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可怜的巨人坐在城墙下,看着地上的蚂蚁发呆,他感受到了绝望。
    过了会,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一个老人,用很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他。阿布并没有理会。他就像一只被主人弄丢了的小兽,到处寻找也无踪迹。
    老人凑到他耳边:跟我走吧,我可以给你一个铜币带你进城。
    阿布没反应。
    跟着我,你不光可以进城生活,还可以找到你想找的人。
    老人的声音如同蛊惑,阿布瞪大眼:你说的是真的,我能找到她?
    当然,我的孩子。
    你只要走到最高的地方,她就自然能看到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阿布被骗走了,不过还好,早晚会见到的。
    *这句话是丁真说的。
    第27章 强盗团
    爱格伯特走在积雪融化、绿草渐生的土地上, 这里已经不属于魔王的领地,人类和其他族群活动的迹象越来越多。
    他始终直线向着有元菱气息的方向前进,无视悬崖和沟渠。他看似小小的一步,实则会在瞬间前进好几米, 只是普通人类察觉不到罢了。
    来到平原后, 爱格伯特的路线附近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村落, 比当初的石板村强上那么一些, 村民还是一副吃不饱饭的模样。
    村和村之间路就是普通的土路,只有城市才修有石头路。房子也都是破石头和泥土垒起来的平房,茅草做的顶。
    爱格伯特没有穿鞋,他赤脚踏在布满碎石的路面上,身上只有一件不合体的白衬衣,裤脚卷起, 比那些面黄肌瘦的村民更像流浪儿。
    即便衣着寒酸,他走路的姿势却优雅得如同贵公子在自家城堡里散步。
    这个村子一样穷苦。
    瘦骨嶙峋的男人在地里劳作,脊背躬得像逗号;风尘仆仆的农民两两组队, 推着堆得高高的独轮车前进, 他们在看到他的时候会露出惊讶的表情, 但没人会上来和他搭话。
    一个俊美漂亮的少年,外表和衣着严重不符,要是沾上了全是解决不了的麻烦。
    人们选择低下头匆匆走过,顶多在背后议论几句。
    爱格伯特不会关注普通人的目光, 他也不在乎环境的糟糕与否,他甚至不在意自己穿的是什么衣服。
    衣着破烂的乞丐和穿着华服的地主在他眼里一视同仁,他不用进食也不用饮水, 魔王的注意力始终在【赶路】上。
    面前横着一条脏兮兮的臭水沟,爱格伯特轻轻一跃, 整个人瞬移到十米开外。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