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页

      元菱后背寒毛都起来了,胳膊上鸡皮疙瘩起了一片。
    你做什么!少女耳根红透,抱着自己的手臂满面羞愤。
    巴顿掌间空空, 只能垂着眼看她:有气味。
    什么气味?!
    他想了想也不知道怎么说。
    是会让我有食欲的气味, 很甜, 很好闻。说着, 巴顿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殷红的舌头和尖锐犬牙露出一点在唇畔,十分蛊惑。
    元菱脸色红得要滴血,她从小长在女师傅门下,连和男弟子的话都没说过几句,之前在过泥潭时坐在巨人的胳膊上已经是极限了, 又何曾这般和男人亲近。
    她的手按在剑柄上,但看到巴顿干净澄澈的眼神,她又下不去手去拔剑。
    他的一切行动都遵循内心, 坦坦荡荡没有一句谎言。
    现在的人类没有几个可以做到这样的纯粹。
    元菱艰难收手:如果、理解成被狗狗舔舔呢?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她抿着唇, 气鼓鼓道:你以后不能再这样对别的女性, 不能随便舔她们的手和别的部位,知道吗?
    我记住了。巴顿很爽快就点头。
    元菱皱着眉看了他好一会:也包括我!!
    这回他不明白了:为什么?
    之前我们晚上都是一起睡的,如果是我哪里做错了,你可以咬我、打我。
    他以前见过, 在狼人族群里有伴侣的一小部分雄狼经常挨揍,虽然灰头土脸的,但他们看起来都很幸福的模样。
    其余没有伴侣的单身爸爸狼人们也都露出艳羡的表情。
    巴顿一直坚信被女性揍是幸福的象征, 于是他果断伸出胳膊,示意她来咬他。
    元菱看着面前肌肉结实, 几乎有她两倍粗的手臂,面无表情推了回去。
    那倒不必,我只要你答应我。身为男士,应当知礼节、明事理、敢担当、护安危。
    巴顿望着她的眼睛,点点头:我答应你。
    你喜欢什么样,我就变成什么样。
    反正也不会喜欢别人了。
    狼的一生只有一个伴侣。
    之后几天,巴顿一直在狼身和人身间切换。因为频繁变换形态,他的动作越来越熟练,变身时也没有痛苦了。
    元菱已经习惯了在旅途上有一个奇怪的兽族伙伴在身边,甚至她在巴顿变身时会下意识闭眼,然后默契地把斗篷扔过去等他穿上。
    两人一直在缓慢地朝既定的路线前进,他们目的地就是那座叫鞑靼的人类城池。
    据巴顿说,这里距离白花草原和魔兽森林最近的城市。
    旅途条件艰苦,偶尔会看见死去的动物,尸骸都被食肉动物啃噬过,只剩下森森白骨。
    因为草原干旱荒凉,他们在路过大河时会稍作停留,元菱用法宝储存饮水,偶尔也会帮忙巨狼刷洗毛发上的血痂。
    触感真的很像刷一只大狗。
    这一天他们照例在水源边停下,元菱刚从狼背上跳下来,就感觉面前劲风呼啸,巴顿整个狼猛地冲了过去,咆哮着发出凶猛的吼声。
    河边瞬间爆炸,食草动物狂奔着散开,蹄子溅起水花片片。
    她撩起斗篷,从兜帽下看向远处。
    原来是几只鬣狗,躲藏在茂盛的草丛间伺机狩猎喝水的动物,现在被巴顿一赶狼狈地跑了出来,不甘心地围着巨狼呲牙吼叫。
    鬣狗的被毛是斑驳的棕花色,单只的体型比巨狼小很多,属于集群的凶残猎手。如果遇到落单的大型猛兽,鬣狗群很有优势,也有几率把它们咬死。
    可惜他们遇见了在狼人族里也格外强壮的巴顿。
    元菱眼睁睁看着那几只鬣狗被巴顿咬着脖子甩飞一只、踢飞一只,剩下的发出呜咽的叫声最后被驱赶着逃跑。
    河边成为了食肉动物们的战场。
    虽然巨狼从头到尾都没对食草动物们表露兴趣,但不妨碍那些双头牛、尖齿羊被吓破胆,瞬间也全都跑没了影子。
    一阵乱七八糟蹄子的躁动结束后,奔流向下的大河重新安静下来。
    元菱熟练地支起篝火,等她坐好,回头就见灰色的巨狼垂着尾巴缓缓踱了回来,一双黄眼睛冷酷平静。
    他的大爪子按在地上,口中还咬着一只小尖齿羊,重心压得很低,每一步都稳稳的。
    元菱等着巨狼靠近,她发现除了一路上偶尔遇到危险的肉食动物,只有他们离得太近时会被巴顿威胁警告,其他时候这匹巨狼都十分闲散甚至可以说是懒。
    甚至不在乎有一些无害的小动物爬过自己身上。
    她上回就看见一只白色小鸟停在巨狼头顶,而他一动不动等日出,小鸟立在狼头上,像尊可笑的雕塑。
    也许狼人族并不是外族人传言里的那样残酷冷漠。
    晚上依旧是巴顿独自享用他的晚餐,元菱盘膝而坐吸收月华。迎着温和的月色,身边的大狼卧伏在地,用巨大的身体替她挡住夜晚寒凉的风。
    元菱修为虽然不太高,但基础打得很是浑厚,她在修炼之余总感觉到近处传来的细小窥伺,并没有恶意,更像是好奇。
    她用神识一扫,果然在河边的土洞里看到了几个小小的影子。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