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页

      忽然,巨狼发出一阵警告似的气音,猛地朝前一步,鼻子皱起露出尖牙,喉咙里不断呜呜的低吼。
    她回头一看,见自己不知道何时被包围了。
    而埋伏他们的,是一群狼。
    它们从四周的低矮灌木丛里现身,警惕地望着他们。数量大概二十多只,毛皮颜色也是灰黑的,但是体型要比她身边的这头小一些。
    这应该是一个小族群,站在最前方的老狼发出嗷嗷的咆哮,它身后几只明显是年轻雄狼的也不甘示弱,纷纷挑衅着呲牙。
    口涎顺着它们锋利的牙齿落下,露出牙缝里残留的血肉。
    元菱看着这个剑拔弩张的态势,默默握住了剑柄。
    就在她要拔剑而起时,巴顿猛地往前一步,把她整个人挤到身后。
    嗷呜!!!
    它一贯平静的黄色眼眸现在全被怒火掩盖,在瞬间一跃而起,和对面狼群里扑出来的一匹狼撕咬在了一起。
    猛兽的战斗一向是血腥原始的,滚翻、嘶吼,两匹同样巨大的狼在草地上带起阵阵尘埃。
    元菱眼睛都不敢眨,但其余的狼们都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场打斗,并没有要来攻击的意思,以防战局混乱她只能按兵不动。
    大概是实力差距太大,很快,巴顿占了上风。
    他比其余族群里的雄狼更庞大、更强壮,他张开血盆大嘴咬住对手的脖子,将对方死死压在地上呜咽。
    输赢已经很明显了。
    看见已方落败,老狼发出情急的叫声。巴顿虽然不会说话,但元菱看见他黄色的眼珠里闪过讥诮的笑意。
    巨狼张开嘴,任由那匹战败的狼夹着尾巴呜呜呜跑走。
    他眼睛上方被挠破了,流了一些血。黄色的眼睛冷漠地看着面前的二十多匹狼,明明是以少敌多却一点也不害怕。
    尖牙上还残留着血迹,巴顿两只前爪按在地上,压低身体发出示威般的吼叫。
    嗷呜!!!
    胜者为王败者寇,这个道理永远适用于食肉动物。
    所有狼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垂下头。
    元菱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见巨狼缓缓绕到她身边,压低身体让她爬到自己背上,然后一边呲牙一边盯着旁人,大大方方从一票狼们的中间穿过草地。
    她回头一看,那些狼群在远处虎视眈眈,并没有追上来。
    等到看不到那一人一狼的身影了,这二十多匹狼齐齐翻身打了个滚,各自变成了人的模样。
    而且清一色全是男人。
    一名年轻人脸上带着淤青,很显然是刚才战败的那位。
    他捂着伤口:那就是巴顿?尤金的儿子。
    我们又不是要争夺他的配偶,那么凶干什么!
    他带着的是不是一名女性人类?看不清楚。
    白花草原怎么会有人类女性?
    他们好像是从南边来的
    怎么回事,巴顿以前从来没有靠近过我们的族群!
    族长,我们要不要跟上去盯着?
    让他走吧,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被发现就糟糕了。
    老狼化成人以后是一个中年男人模样,他脸上横七竖八很多的伤疤,也许巴顿只是想去鞑靼城,从我们的领地里穿过去是最平稳安全的,他带着女性,保险起见这样做没错。
    元菱不知道,自己刚才遭遇的就是心心念念的狼人部族。
    她只知道经过这一番战斗,巨狼变得格外敏感,她但凡显露要下地自己走的意图,它都会低吼着用鼻子再把她拱回去。
    因此,一直到天黑,她都只能坐在狼背上看它一个劲走来走去。
    似乎有些精力过剩的不安。
    元菱暂时没找到原因。
    今晚路过的地方地势平坦,没找到什么遮蔽物,圆圆的月光像银盘,洒下冰冷的光辉。
    元菱只能找了棵树坐下,在旁边的地上用石块搭一个篝火。
    灰狼远离了想要保护的女性,趴在一堆灌木后面用爪子刨地,他的呼吸粗重,看起来十分躁动不安。
    巴顿心里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又遇到了满月。
    狼人是天生可以切换两种形态的部族,和恶魔一样,他们都有凶猛的兽态和精致的人型。
    这种天赋是种族天生的,受本人主观意识掌控。
    但狼人族有个例外,他们保留了古老血脉里的奇特反应,在月圆之夜会强制变形。一般情况下只要留在族群里就是安全的,会有族人们保护。
    但巴顿没有族群,他没有家。
    因为平时都是维持着灰狼形态,遇到这一个月一次的圆月,和其他人不一样,强制变形会让巴顿很痛苦。
    而且人型的力量太弱,会轻易被鬣狗们反杀。
    此前他都是孤身缩在安全的洞穴里等待这一夜过去。
    这个月出现了元菱,她是个例外。
    巨狼在土坑里翻滚的动静实在太大,元菱升起篝火以后放心不下过来查看。
    大家伙,你怎么了?
    她看见巨狼的爪子用力张开又收紧,锋利的爪尖深深刺入地面,连眼珠都红了,草茎树枝被它滚了一身。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