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页

      元菱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她确实从未见过小灰吃东西。石板村当初穷得连粮食渣渣都快没了,哪里来的老鼠呢。到后来她给村里设了阵法结界,更别提这些小动物了。
    都怪她,耽误了小灰觅食!
    维尔斯见她恢复了精神:我这里正好有老鼠。
    元菱:!!!
    爱格伯特:
    你甚至还一大早特意去抓了老鼠?
    真是心机深沉的精灵。
    维尔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被麻袋装着的东西,里头的山鼠甚至还活着,不断拱来拱去吱吱乱叫。
    元菱非常感动:维尔斯,没想到你如此热心肠!
    没什么,毕竟是小姐您的宠、物,我自然也要照顾好的。
    他举着山鼠凑到角鸮的嘴边,笑容可怖:来,吃吧。
    后者抿紧了鸟喙一动不动。
    爱格伯特抵死不吃老鼠,维尔斯目露凶光,甚至想要亲手给他塞进去。
    他微笑着,额角的青筋暴起:听话的小鸟才有老鼠吃。
    爱格伯特:惹人厌的精灵死的早。
    一人一鸟展开了一场拉锯战。
    元菱见情况有些不对,适时打住:好了好了,也许小灰是一只爱吃素的角鸮呢,老鼠可能不对它的胃口?
    维尔斯眼中嘲讽:吃素?恐怕他吃人。
    不过在元菱面前他们暂时没有撕破脸的打算,维尔斯收起装着山鼠的袋子,又变回了翩翩优雅的精灵王子模样。
    既然不吃老鼠,元菱就只能给他找人的食物。
    现在所有人类、巨人都在精灵部族的公用厨房一起用餐。她偷偷找到一名出去丢垃圾的小精灵,问他能不能给一点点食物,后者简直受宠若惊。
    大人大人,这些够吗?小精灵面色激动,双手捧着一个笸箩,里头装着做好的面包、肉烤饼,还冒着腾腾热气。
    我只需一个就够,非常感谢。
    元菱回报以感激的笑容,小精灵红着脸跑远。
    她回到屋里,用手指捏碎烤饼的外皮凑到角鸮喙边,小灰,吃一点吧?
    爱格伯特深吸一口气,其实最为魔王,他早就忘记了什么叫进食,但高等魔族也不是什么都不吃。
    他也知道这个身体如果不吃东西的话撑不了多久了,于是很顺从地张开嘴。
    小小的鸟儿温柔地从她指尖衔取食物,用那双红果子一般的眼眸望着她,元菱很高兴。
    乖乖。
    慢慢喂完了大半个肉饼,元菱下意识觉得小灰更有精神了,起码它小小的毛茸茸的身体温暖柔软,再也不是那么僵硬的样子。
    这一个多小时她就只是陪伴着小猫头鹰,他们坐在窗边,元菱亲手替它梳理羽毛。
    纤白的手指在鸟儿背上、脖子上的羽毛间穿过,猫头鹰发出咕咕的声音,看似要睡着了。
    爱格伯特被撸得气喘吁吁,感觉身体都不对劲了,实在受不了终于还是没忍住脱离出角鸮的容器。
    他化为意识本源,站在窗外看着屋里的少女。
    高大的男人穿一身黑袍,静静站立在窗边,地上的积雪穿透他虚无的身子。
    屋里的少女正在逗弄猫头鹰,屋外的男人却不被任何人所看见。
    爱格伯特嘴角带起浅浅的笑意,他抬手虚虚描摹元菱的容颜。
    如果需要,我还会陪伴在你身边很长很长时间。
    他对一见钟情的人有种别样的忠诚。
    作者有话要说:
    爱格伯特伪装成猫头鹰的日子不长了。
    第19章 大阵法(入V公告)
    加布利尔精灵部族的医疗站里。
    安福卡浑浑噩噩的,自从他受伤,每天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一开始他还能强撑着和别人说两句话,到后来,连意识都逐渐模糊,眼前漆黑一片。
    他觉得自己快死了,听族群里的老精灵说,看不到、摸不到、也闻不到的时候,就是要死了。
    安福卡静静地想:精灵死亡以后会去哪里,是会见到狩猎女神吗?
    他原本打算长眠不醒,但面前总有人在晃来晃去,这道光越来越强,他皱眉睁开眼,被强光刺激,眼睛沁出生理性的泪水。
    丹尼尔的脸在面前放大了起码五倍:安福卡、安福卡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他醒了,快去叫大人来!
    从来没有人,能在夜魔手中活下来。
    它们会侵吞人的一切活力,体弱些的当场死亡,身体强壮的也许能多撑几天,最终变成人干而死。
    从来没有例外。
    因此安福卡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活了,又或者是族群里的大家也全死了。
    要不然,他怎么会一睁开眼,就有一个美得和神明似的小姐姐坐在他床头,温柔地握住他的手,一边还笑吟吟的。
    元菱替精灵战士把了脉,又开了点安神补血的药方,要别人从这几天辨认出的药材里头抓,熬好了给患者喝。
    这种博大精深的中医法子,魔幻大陆的人民是看不懂的。
    他们只是觉得女神光伸手摸摸就能了解安福卡的身体情况,那简直是比大魔法师还要牛掰!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