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页

      是狼人的牙做成的刀,很锋利。
    狼人?
    元菱脑中浮现出过去修真界里狼妖的模样:狼的脑袋、人的身体。奇丑无比不说还贼难杀。
    维尔斯看着那把狼牙匕首,牙刀是狼人部落的商品,他们每隔十年会换一次牙,丢了也没有用,因此做成特产和我们交易铁器。
    狼人只捕猎兽肉,不事农耕,因此近些年夜魔领地扩大对他们来说是很严峻的打击。
    毕竟夜魔所过的地方,河水被污染而无法饮用和灌溉,繁衍树枯死,母亲河断流,草地焦黑被毒害,人民的精神遭到打击,死的死伤的伤。
    加布利尔精灵部族不是唯一在和夜魔抗争的部族,但他们守卫着这附近最大的一条母亲河支流,如果河水被污染,整个魔兽森林的细小支流都会无法灌溉。
    所有族群都会灭族。
    气氛诡异的沉重,元菱没有见过夜魔,不知道这是多恐怖的一种东西,但她降过妖伏过魔,凶残的厉鬼也杀过,料想应该差不多。
    元菱心中不断猜测着,也在衡量自己的术法、法宝有没有适合对敌的。
    这时丹尼尔急匆匆跑进来:王子,王子!安福卡他们的伤势忽然恶化了,血怎么也止不住,已经快不行了!
    维尔斯皱眉:怎么会这样?几天前不是都好转了吗?
    抱歉小姐,我必须马上去
    元菱打断他:带我去看看。
    维尔斯一愣,随即马上点头:好。
    一行人匆匆赶到伤员们的疗养站,这里是一排临时建造的木屋,掀开门口的白色麻布,墙边的草床上并排躺着十几个人。
    他们应该全都是精灵战士,之前还十分健壮的男人此刻无一例外体型瘦削、面色苍白、嘴唇乌黑,像被吸尽了灵气的人干。
    元菱蹲下身迅速检查了一下安福卡的伤口,一道大面积腐蚀伤,在肚腹处。边缘被别人用利器割掉烂肉紧急处理过了,但现在伤口没有愈合,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烂,隐约能见内脏。
    一旁照顾伤员的精灵手足无措:王子,我们用流水给他们冲洗伤口,但不管敷上什么草药,渗出来的血都会慢慢变黑。
    昨天安福卡还有力气说话,今天他们已经完全昏迷了。而且越用药,伤口烂得更快。精灵声音颤抖,恐惧在他们心里扎根。
    有人小声喃喃:这是夜魔,是夜魔带来的死亡。
    夜魔所到之处,没有活口。
    我们应该怎么办?
    绝望,让这些精灵战士的家人痛苦不已,有年龄小的甚至呜呜的哭起来。
    伤员们骨瘦如柴,因为长期失血,身下的草席都已经被浸透,除了还在缓缓呼吸之外看起来就像具尸体。
    维尔斯心中仿佛压了一块巨石,他还想要再试试,忽听身边人说。
    这是诅咒。
    所有人一怔,转头望向她。
    元菱面色平静,看到她,旁人忽然就感觉自己也镇定了下来。
    修炼之余,我曾在宗门藏经阁里看过类似的记载。诅咒是邪修的一种手段,可以吸引邪气侵扰人体,打比方来说:寻常药物只能治好皮肉,邪气吸收的却是灵力和元神,二者不在一个维度上。
    修真者的元神比普通人强大许多,遇上诅咒尚且需要丹药和阵法修复,更别提什么也不懂的百姓了。
    所有人都望着元菱,用一种难以忽视的期盼眼神,仿佛抓紧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维尔斯:小姐,有办法拯救吗?
    元菱有条不紊地清点了下自己储物袋内的物品,未尝没有办法。
    你们部族内可有灵物,包括但不限于灵树的枝条根须、灵石,或被祖辈们一代代传承下来的物品。
    丹尼尔绞尽脑汁,忽然灵光一现,我们的繁衍树已经五百年树龄了,算吗?
    元菱点头:算。
    小姐等一等,我马上去取树枝!
    元菱又指挥着众人:你们把屋内的污血、垃圾打扫干净,开窗通风,人员不要聚集在里面,将伤患全部抬到屋子中间,盖好被子取暖。
    所有人立刻动了起来,分工明确开始干活。他们下意识就听从了她的吩咐,没有一丝犹豫,力求争分夺秒。
    维尔斯将安福卡抱到屋子中央重新铺的草床上,这名年轻的精灵战士才十八岁,平时很爱笑,他们几乎一起长大,安福卡的父亲就在门外焦急地看着。
    维尔斯很担忧这位兄弟,但他还是很快退出了房间。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静悄悄站在几米范围外,看着那名少女只身走入木屋。
    他们下意识握紧拳头诚信祈祷,祈祷一个奇迹的降临。
    元菱扫了一圈屋内的陈设,心中有了计较。随后单手掐诀,默念清心咒。她将繁衍树的枝条埋入地下,正是在伤患们的中央。
    随后落雪飞花剑祭出,铮铮剑鸣,剑尖将复杂灵动的符文刻于地表,又绕着木屋画出了一个圆圈。
    元菱广袖一挥,从袖中飞出几道流光,分别落于东南西北角。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