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页

      魔王朱利安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但你看她的眼神,可算不上清白呢。
    作者有话要说:
    爱格伯特:连陈阿布都有裸/体特写了。凭什么我还是鸟身?
    朱利安:我每时每刻都在真相。
    -
    第11章 教导剑法
    修炼完,元菱看见树林里,小灰在和一只蓝毛山鸡打架。
    两只禽类打得热火朝天,可谓是鸡飞鸟跳、羽毛乱掉。
    山鸡用尖锐的爪子使劲挠。
    小灰对着山鸡的头往死里啄。
    元菱:?
    等了好一会战斗才停歇,元菱见一只小小的角鸮从窗口飞进屋里,停在她桌前,鸟喙上还沾着几根带血的蓝色羽毛,昭示着它刚才经历了怎样的一场殊死搏斗。
    元菱伸出手,角鸮就飞到她手上,十分轻柔地抓着她的手指。它红色的眼珠像成熟的果实,温柔驯服,完全没有刚才打架时的狠厉。
    小灰,你为何欺负山鸡?
    元菱想说你俩都不是一个种族,也谈不上雄竞争夺配偶权吧。而且那只山鸡个头比角鸮还大一圈呢。但她看到猫头鹰头顶上被抓出来的秃毛,还是选择了闭嘴。
    元菱总感觉小灰的心思太像人,鉴于强烈的自尊心,还是别告诉它自己秃了的事实吧。
    爱格伯特转了转脖子,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
    元菱伸出手指碰碰它柔软的绒毛,它也一动不动的,像一个温柔可靠的小保护神。
    乖,下次勿要打架。
    面前的少女轻声细语,从她手指传来的温热顺着身体融化到心里,爱格伯特被撸得眯起眼。
    把聒噪的朱利安轰走了,他现在有些庆幸自己还是鸟身,否则以他的身份,必然无法靠近她了吧。
    *
    来到这奇怪的大陆一个多月,元菱一直都在魔兽森林里打转。
    作为修真者,时间的概念对于他们来说其实不明确。金丹期修士闭一次大关就将近三年,元婴道君十年闭门不出也是寻常事。
    修真者与天争命、但求长生,连筑基期修士都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寿元。
    但元菱却感觉这一个月过得那么漫长。
    石板村就像一个刚刚湿润的泥团,她需要用各种方法塑造它的形态,雕刻上面的花纹,让这个村子越来越向好的方向走。
    她在宗门还无法独当一面,到这里却备受依赖。
    她在这个世界不算强大,但身后还有更多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因此她不能倒下。
    想清楚这一点,元菱又吐纳了一圈,只感觉原本就固若金汤的道心更加平和,宛如一池幽幽深潭。
    道心稳固是稳固了,奈何这森林里灵气稀薄,元菱从早到晚勤奋修行,日月精华吸收一刻不落,修为的提升速度还是缓慢至极,堪堪筑基二层。
    元菱叹了口气,挥挥袖推门出去。
    村里还是一如往常的热火朝天,规划出住宅区的空地已经有了好几栋建好的屋子,伊丽丝做主让最勤劳的村民搬了进去,他们的家天天都有新变化。
    巨人合力搬来平整的石板,在议事大厅里充当地板。人们用小石头贴出条条小路,在村里四通八达。
    羊圈里的牲畜越来越多,最近,艾达的小队还捕获了几只活的禽类,可以养起来留着下蛋。
    风调雨顺,田地里的粮食作物茁壮成长;母亲河水流丰沛,繁衍树上结的妹妹也快要降生了。
    每天,元菱的屋子外头都有无数自发过来朝她拜拜的村民,他们一人种下一朵花,不多久屋外已经成了片花园。
    如果不是她拦着,他们恐怕还会给她设一个祭坛立一座雕像。
    村子一派欣欣向荣,但元菱觉得还是不够。她也说不好为什么总是有些急切。
    回头,阿布正在砍树。他几乎没有什么工具,只是先用石斧将大树砍出缺口,然后用蛮力将大树撞断,断口十分粗糙。
    阿布看起来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他很珍惜自己那把斧头,就和艾达那把铁刀一样。
    元菱忽然灵光一现:巨人会打制石器,但他们和人类一样都不会冶炼。森林里没有铁矿。这些石器做工繁琐,产量很低,且并不锋利。
    如果遭受外敌攻击,他们几乎没有自保能力。
    元菱拿起一柄放在地上的石斧掂了掂,又观察了一下。
    见她走近,劳作的村民都停下动作巴巴望着她。
    然后他们就看见女神拔/出随身的佩剑,用那把石斧往剑刃上轻轻一砸。
    砰的一声,毫无意外,石斧碎成渣渣。
    元菱点点头:十分脆,并不适合当武器。
    周围人:
    她又走到伐木工人那里,对着成堆的木料挑挑拣拣,最后选定了一种色泽金黄,硬度较强的木头。
    大人,您想要什么?许多人围在外头看着她,期待她的回答。
    这是什么木头?
    大人,我们叫这种树金丝木,它的材质十分坚硬,而且颜色好看,用来打制桌子最好不过了!
    元菱点点头,对着最年长的一名工人道:我需要你们将金丝木削制成图纸中的模样,越多越好,长度就和我手中的类似,时间紧迫。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