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页

      阿布已经饿了五天。
    这五天里,他只找到很少一点野果和野菜吃,这点食物连给巨人塞牙缝都不够。他的肚子起先还能咕噜噜响表达抗议,到后来,已经抽痛到麻木。
    光/裸的大脚踩在粗糙的地面上,磨出许多细小的伤口。阿布浑然不觉,他浑浑噩噩走在路上,眼前是一成不变的浓绿色。
    他背后是用搓成绳的树皮卷着的全部财产:一块破麻布、一把钝了的石斧、还有一个巨大的石头碗。
    在他身边,十几名族人拖着同样沉重的脚步,机械前行。他们看起来比乞丐还狼狈。
    巨人原本是很强大的种族,是远古神祇的后裔,他们的肉/体几乎无敌,且力大无穷,鲜少有天敌。
    但是巨人们头脑简单,他们没有精灵谨慎,没有人类诡计多端,对物资生活没有太高的要求,因此几百年来到处受排挤,逐渐被撵到最穷苦的地方生活。
    阿布的村子在魔兽森林大南面,在前段时间遭遇了罕见的自然灾害。
    地震压垮了屋子、洪水冲坏了村里所有的土地、瘟疫让周围的草食魔兽全部死亡,几乎没有余粮的巨人族被迫背井离乡、四处流浪。
    族里的老人说:这是大自然在示警。
    阿布只知道,他们成了难民。
    所有族人带着不多的行李,一路长途跋涉。强悍的身体没有叫他们被魔兽吃掉,但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倒在什么地方,再也爬不起来。
    阿布饿得头晕眼花,他甚至开始拔路边的野草吃,但是根本没有用,他们只能在找到溪流时把脑袋深深埋进水里,用河水把自己的肚皮灌饱。
    日头西斜,流浪巨人们走到一处山脚下,这是一座奇形怪状的石头山,甚至有大大小小许多个天然的洞穴。
    因为布满碎石,几乎寸草不生。
    最年长的族人停下脚步,将肩上的背囊咣一声放在地上。
    他声音嘶哑:起风了,原地休息吧。
    于是其他巨人开始整理行李,他们有的会用随身携带的东西打个地铺。但更多的巨人就是枕着自己的胳膊囫囵睡在地上,露出来的身体布满灰土。
    没有晚餐,也没有人说话。
    大风在石头洞穴外呼呼的响,像是野狼在嚎。
    很快,山洞里此起彼伏地响起呼噜声。
    阿布窝在一处靠外的角落,他用唯一一块破麻布裹住自己,汲取最后一点温暖。
    他饿得睡不着。
    这一路上,已经有好几名族人在无声无息中死去了,他们巨大的身体再也无法站起,骨血永远成为了森林的养分。
    阿布打了个哆嗦,他用力抱着膝盖,愣愣地望着自己的大脚。
    他棕黑色的头发被剪得很短,看起来毛茸茸的。面庞显露出几分纯真,但身体却肌肉结实,在巨人族年轻人里也是少有的健壮。
    阿布正在发呆,身边原本正休息的一人忽然站了起来。
    伯伯?
    这名巨人年纪很大了,身体已不那么强壮,腿脚也有些跛。他将自己的麻布披在阿布肩上,向后挥了挥手,慢慢走出了山洞。
    阿布等了很久,也没有见到那人回头。
    他在饥寒交迫中昏睡了过去。
    在昆伯勒大陆,像巨人族一样颠沛流离的族群还有许多个。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悄无声息的灭亡,宛如烧尽的柴火。
    半梦半醒间,阿布被一阵晃动惊醒。
    又地震了!
    不过几秒钟时间里,岩洞中噗噜噜掉下来数不清的碎石。
    族人们想要跑出去,但有的被石头砸晕,有的根本无法站稳。
    他们太虚弱了。
    阿布是唯一一个冲到山洞口的,但即便如此,他庞大沉重的身体还是一直往下陷。
    无数碎石阻挡他的脚步,他想要爬到洞口去,但脚下总也打滑。
    越来越多的石块砸在他身上,一开始只有鸡蛋大小,后来逐渐有南瓜那么大。
    他被地动山摇的碎石淹没。
    夕阳西下的光,也被一点点遮挡。
    阿布伸出手,他挣扎着、呼喊着,攀着石块和泥土去够面前那最后一丝光明。
    随后轰的一声,山洞塌了。
    眼前一片黑暗,阿布蜷缩在冰冷的石块里,手脚几乎都无法动弹,他呼吸困难,逐渐失去意识。
    好冷啊。
    潮湿的泥土里混着血的气味。
    就算睁开眼,面前也是一片黑暗。
    死寂中,族人们的呼救声越来越低,渐渐地,他似乎听不见别人的呼吸了。
    阿布闭上眼,就这样死去的话,他会见到父亲吗?
    还有因为饥饿倒在路上的弟弟、保护族人死去的叔叔。
    手指碰到麻布料子的一角,阿布咬住牙关。
    可他不能死。
    在完全倒塌的石洞里,年轻的巨人大吼着,浑身肌肉泛红,血管暴起。
    数不清的石块大大小小垒在一块,这已经超出了巨人可以撼动的极限,但就是这小山一样高的石头,竟然真的被他撼动了一分,透出了一丝空气。
    阿布尝着自己嘴里的血腥味,他绝望地看着石缝里仅有的一丝光线。
    他已经拼尽全力了,仍不能解救族人吗?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