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页

      动作再快点,太阳要下山了,我们需要尽快赶回村子!艾达招呼了一句,其他几人也都加快了速度。
    他们将一些食草魔兽的粪便统一掩埋,再砍掉被蹭上气味的树皮、杂草,确保一切都万无一失。
    艾达正在低头拔草,忽然感觉哪里不对,天生对危险极度敏感的天赋让他猛地抬头,正好看到一团黑魆魆迅疾掠来的身影。
    是兔子快闪开!
    几棵小树咔嚓咔嚓被那黑影撞断,眼看就奔到了跟前。
    艾达拉着一名同伴在地上猛地翻滚一圈,电光火石之间,那身形接近两米高的巨型黑影已经跃过他头顶。
    那是森林里的高级掠食者魔兔。
    这种黑兔子毛发厚实、刀枪不入,虽然身形巨大,但走动却几乎无声。它弹跳高度超过五六米,一对三十厘米长的门牙能轻易咬断大部分动物的脊椎骨。
    虽然是兔子,但它是纯粹可怕的肉食动物。
    对上魔兔,人类几乎没有一战之力。
    艾达背后冷汗涔涔,但他还是强撑着站了起来:大家全部散开!不要聚集!
    面对灭顶的危险,没有人选择逃跑。
    有人拿出随身携带的火种,引燃某种草药扎的火把,刺鼻气味瞬间蔓延开来。
    拿着石头长矛的两人站在最前头,口中大声呼喊着,企图用尖锐的矛头吓退敌人。而剩下的人则拿着石头投掷魔兔的眼睛,壮大己方的声势。
    艾达也拔出了唯一的那把铁刀,警惕地瞪着十几米开外的魔物,他浑身肌肉绷紧,连腿肚子都在发抖。
    这番举动也许可以吓退一些食草动物,但对肉食魔兽来说杯水车薪。
    他们能活下来吗?
    刺鼻的草药让嗅觉敏锐的魔兔很不舒服,它嘶叫着缓慢后退。
    这给了人们希望,举着火把的那人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一息之间,原本按兵不动的魔兔忽然间暴起,它像一颗炮/弹,直接冲了过来。
    啊!
    一个成年男人,就和破布似的直接飞了出去。
    看到队友的惨状,艾达脑内绷着的那根线嘣的一声断了,他大吼一声冲上去,全身的血液都凝聚在手臂上。
    他已经用了全力,但银色刀刃在灰黑色的皮毛上瞬间划出一道长长的白线,根本无法深入厚实的皮毛。
    艾达还想挥出第二击,但魔兔已经被激怒了,他的刀刃砍在那巨大的门牙上,发出锵的一声巨响。
    强大的冲击力让他虎口裂开,魔兔抬腿一蹬,艾达整个人飞出去,在草丛里咕噜噜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艾达!
    其他的队友们迅速围过来,少年咽下口中的铁锈味,他被踹断了几根肋骨,双手脱力,甚至已经握不住刀柄。
    而那全村唯一的一把铁刀,已经卷了刃。
    小队里的男人们聚在一起,死死瞪着那只灰黑色的巨大魔物,一声不吭。此处距离村子已经不到半里地,双方对峙着,他们随时准备拼上性命。
    魔兔智商不高,显然它已经将面前这些人类当做了盘中餐,正在思考先吃谁。
    这个时候,一阵风吹过。
    它红色的眼珠转了转,昂首探向半空,好像是被什么气味吸引了。
    艾达他们也闻到了,因为今晚女神降临,村民们显然是拿出了压箱底的存货,粮食的香味顺着风都能闻到。
    所有人面色一变。
    下一刻,他们眼睁睁看见魔兔强壮的后腿一蹬,竟然放弃了他们,径直向村落的方向跑去。
    不!!!
    石板村里,元菱正在清点储物袋中的物资。她拒绝了伊丽丝奶奶要把唯一的床铺让出来的举动,自己掏出了个青布蒲团坐下了。
    地板上放着一堆物品,装丹药的玉瓶七八个、符箓一叠、灵宝几只、法衣三套,还有一些没来得及处理的炼器材料和生活杂物,陈年的食物也有一些。
    元菱数了数剩下的丹药,其中大多是解毒、固原、疗伤的。原本为了筑基,师尊就给了她不少存货,但现在既然来到一个全新的位面,这些就都成了消耗品,非危急时刻不可使用。
    除非她能在异世大陆找到灵草的替代品。
    正想去问问这附近是否也有药用植物,元菱动作一顿,她忽然听到了什么东西轰然倒塌的声音。
    石板村村口,身高两米的巨型兔子像颗陨石一样砸过来,村外的木质围墙被轻易撞出了个大洞,一名站得靠近些的村民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小山一样的魔兽撞飞,砸在地上哇的吐出一口血来。
    啊啊啊
    村子里原本喜气洋洋,瞬间乱成一团。
    所有尚算年轻力壮的男人们都站了出来,将孱弱的、伤病的、年幼的保护在身后。
    他们战战兢兢,拿着粗糙的农具充当武器,面对着比自己高大几圈的魔兽仿佛卑微的蝼蚁。
    一名衣着破烂的中年男人举着把犁耙,声音颤抖:你们快逃!
    自己则一步一步靠近村口正在疯狂作乱的魔物。
    那里天然的乱石止住了它的步伐,不过也挡不住多久了。
    凯拓,你别过去,你会死的!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