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忙

      云市第一人民医院。
    女人拢了拢身上的风衣外套,慢慢踏进医院的门,最近天气一直都很不好,时冷时热,气温反复无常,弄得她最近的兴致也不太高。
    更何况一进了医院,到处都是那股令她觉得不适的消毒水味,女人忍不住皱眉。
    如果不是为了确定情况,她根本都不想来这里一步。
    花花给她的消息也并不都是完全准确无误,她只给了自己一个医院的地址,并没有一个具体的病床号,这么大的医院,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那个人。
    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掏出手机,看着通讯录里昨天显示未接通的那个电话号码,犹豫半天,最终还是按下拨号键。
    这一次大约在手机显示通话半分钟之后就被接通了。
    “喂?”低沉的男声从中传来,一时间听得风情竟有些愣怔。
    “是我。”
    顾及是在医院,不能大声喧哗,风情走到一边没有多少人经过的走廊站着,压低了声音说话。
    电话那边的人显然是愣了一下,过了大概有几秒钟之后,试探性地问:“风情?”
    “嗯。”
    风情听到电话那边的男人轻笑了一声,似是带了些嘲讽:“怎么会想着给我打电话?”
    “有点事想找你帮忙,”风情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开了口,“我现在就在你待的这个医院,现在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我们在对面的咖啡厅见个面。”
    电话那边的人又是停顿了几秒,就在风情以为会得到拒绝的答案的时候,男人开了口:“等下我有一台手术要做,你要是有时间,就在咖啡厅等我半个多小时。”
    “行。”
    挂完电话之后,风情并未急着出医院的门,她往墙上的医院分布地图上看了一眼,随后慢步走向电梯,按下13层键。
    虽然不知道那人的具体病房号是多少,但是应该是在重症监护室,先探探虚实比较好。
    在电梯里等待楼层上升时,女人从风衣口袋中拿出一只白色的口罩戴着,把帽檐拉低了些,尽管这样做颇有些此地无银叁百两的意思,可她也不想在这种公众场合留下任何能查到自己身份的线索。
    李艳把刘烨捉来那般试探她实属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怕不是因为她的这一番举动,到时候警察的视线全落在自己身上,某些事情就不能再继续了。
    不过这也不算是一件坏事,至少她知道东哥现在在试探自己,保不齐这一次把赵琪的生意谈成之后,他就会给自己想要的东西。
    电梯抵达13楼,风情缓缓走出电梯门。
    尽管已经上了药,腿心还是火辣辣地疼,女人走路的姿势不说别扭,但要比平常的速度慢上许多。
    苏陌在床上真的是不要命地操她一样,甚至都可以连饭都不吃觉都不睡,要不是今天要出来探查情况,怕是昨晚他能变着花样操自己一整晚。
    风情走路时还在低头咒骂着那精虫上脑的男人。
    这一层大约有十几个重症监护室,风情顺着走廊一个个房间摸索过去,走廊外面坐着的人不多,所以她很明显地能看到走廊前方左边第五个病房前站着两个人。
    那两人身着日常休闲服装,虽是日常服装,但仔细观察一番就能发现,二人腰侧部分有一块凸起的部分,只是有外套挡着不太明显。二人一左一右站在病房前,眼睛注视前方,站姿笔直,从头到尾姿势都没怎么动过。
    帽沿下露出的眼睛毫无波澜,女人神色不变,双手插进风衣口袋里,慢慢走过去,从那两人面前走过。
    真是没想到……居然这么轻松就找到了。
    只是不知里面的情况究竟如何。
    不过既然病房外有人把守,就说明至少现在人还活着……
    女人心里有事,没怎么注意看路,只是一个晃神之间,就被刚出病房门出来接水的人撞了个正着。
    那人想来也是心不在焉,撞到风情之后手里的杯子都拿不稳了,还好她眼疾手快捏住。
    风情拿着杯子递给眼前的人,却在看见那人面容的一刻有一瞬间的呆滞。
    面前的男人穿着廉价的运动外套,或许是在医院待得久了,这次鞋子上没沾上泥土,但看着也是廉价,他神色看着没之前那么好,眼神呆滞,面容憔悴,双眼无神下是一片青黑色。
    他接过女人的杯子,有气无力地张嘴,嘶哑的声音就此发出:“谢谢。”
    想来是想事入神,或是自己伪装效果太好他一时没能认出来。
    女人没说话,却点了点头。
    男人拿着杯子和水壶去便利间打水,似乎是带了心事,一步一步往前走着,连头都没回。
    女人侧头看了眼,确认男人已经离去之后,抬手推开旁边的病房门。
    病床上躺着的是一个约八九岁大的孩子,目前好像还陷入着昏迷,巴掌大的一块脸,戴上氧气面罩之后根本就看不清面容,加上头发被剃光了,根本看不清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
    风情在床边看了好一会儿,在男人回来之前离开了病房。
    *
    端上来的咖啡搁置了许久,女人只是看着,一点都没动。她的视线时不时落在对面医院的门口,眼底情绪不明。
    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那人还是没来。
    风情脸上并未有不悦的神色,她将帽子放在一边,拿起手机开始看有没有错过什么信息。
    微信置顶那一栏里没发任何消息,苏陌平时也不是话多的人,加上有任务时手机不允许带在身边,基本上都没怎么聊过天。
    上一次的消息还是在半个月之前,男人发了一句:“什么时候回来?”
    那时候她正在境外谈生意,根本就没怎么看手机。
    女人拿起杯子里的咖啡轻啜一口,咖啡里什么都没加,一入嘴便是满嘴的苦涩,风情皱眉,只喝了一小口就放杯子在一边。
    女人手指微动,点进对话框,开始打字:“什么时候下课?”
    可是还没在按发送之前,她就已经按了删回键。
    她问了又怎么样?若是苏陌回答了自己现在还能前去接他不成?
    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没必要给别人一个充满希望却唯余失望的未来。
    愣神之间,对面位子上就有人坐下,风情探头望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男人神色冷淡地看着她,不带任何情绪。
    或许现在是休息时间,男人脱下了身上穿着的白大褂,只穿了件黑色的高领毛衣,但还是有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风情虽不喜欢,但是想着有求于人且有愧于人,也没说什么,只是淡笑着看向他。
    几年没见,面前的人已从少年成长为大人,看着比过去更白了一些,但也已褪去年少时期的稚嫩,男人面容冷峻,眼神平淡,似是在医院见过太多生离死别,情绪已没有之前那般大的波动,看起来性格不似之前那般开朗,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不过也是,看到自己,他又怎么高兴得起来。
    风情倒是没怎么在意,喊来服务员给他点了杯咖啡。
    她问:“刚忙完手术?我刚……”
    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生硬打断:“别套近乎了,要找我帮什么忙就直说,没必要给我整这么多弯弯绕绕的恶心人。”
    微微抬起的手就那么愣在空中,风情嘴边上也挂着僵硬的笑。
    不过既然他能来见自己,还是可能愿意帮她这个忙的。
    既然已经这么直接了,风情也省了那些寒暄,直接就问:“我有个叔叔进了重症监护室,可他不想看见我,我想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对面坐着的男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他冷笑一声,端起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随后嘲讽道:“我倒是不知道,风情小姐现在竟然还会有亲人?您向来不是孑身一人么?”
    “也是最近才知道的,”风情看着他:“这个忙你帮不帮?”
    男人将咖啡杯子放在桌子上,定眼看着风情:“不帮。”
    “……”
    见风情不说话,男人又继续道:“我不是记得风小姐能耐挺大的嘛?之前不是连警备部署厅的情报都能窃取到么,怎么现在连一个小小的医院病床号就查不到了?难不成在那病房里躺着的根本不是什么叔叔……”
    风情突然出言打断他的话:“林炜,要怎么样你才能帮忙?”
    “好说,”林炜笑着看向她,语气却异常冷淡:“你让吴邵活过来,一切都好说。”——
    首发:sんiLiцsんцщц.coм(shiliushuwu.com)
    --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