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洗 Ⅿ⒴uzℎai⒲u.coⅯ

      “哎哎哎,你别乱来啊,这里可不是在家里,外面还有人的。”风情连忙捂胸后退,一脸防备。
    苏陌才二十出头,精力旺盛她能理解,可这未免也太旺盛了些,她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前几天男人说是不碰她,也算是没碰,就早上刚醒时用手帮忙纾解了些。
    该不会他在这里也兽性大发要自己用手来帮他吧?
    “衣服你穿上挺不错。”
    好在男人只是评价,并未有什么别的动作。
    “嗯。”风情应了一声,她往底下看了一眼,抱怨道:“这裙子是不是太长了点?我好害怕走一步就把它给踩了。”
    “没事,”苏陌看着女人,脸上隐约带了点笑意,“多穿几次就习惯了。”
    “要不是因为这个鬼舞会我才不会穿这东西呢。”风情撇嘴,“帮我把拉链给拉上。”
    “嗯。”
    女人转过身,敞开的背部就那么露在苏陌面前。
    拉链有些长,基本上风情的半个背部都露出来了,苏陌往前走了一步,能看到她背后偏左处有一块比较大的疤,可能是时间有些久远,没有特别大的凸起,但是很明显能看到有一点印子。
    男人伸手触了上去。
    风情突然身体一抖,“叫你帮我拉拉链呢,你在干啥?啊……”
    奇异的感觉从背部窜上大脑,风情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直到背上传来粘腻湿滑的感觉,她才突然晓得,这人……这人竟然舔她的背?!
    “我说你……这还在外面……你别搞得我等一下连衣服都穿不了。”女人想挣扎,却被苏陌一把按住。
    她简直都要无语死了。
    这人怎么感觉随时随地都在发情?
    “知道了。”过了好半会儿男人才远离,因为长时间的吸吮,疤痕那一块儿竟变得有点淡淡的粉,苏陌这才满意了些,帮女人把拉链给拉上。
    风情看着试衣镜中的自己,剑眉星目,面色清冷,长裙傍身,怎么看都有一种不合逻辑的格调。
    这裙子好看是好看,穿在她身上只觉得异常怪异,可能是自己平时并不怎么穿裙子的原因吧。
    可现在就算对着裙子再不怎么喜欢也必须得买了,毕竟上面沾了男人的口水。
    透过镜子,男人正站在自己身后眉眼温和的看着她。风情往后退了一步,直接靠在他身上。
    “就买这一身吧,别的我也不想试了。”
    “再买几件。”苏陌提议,他其实想看看她穿别的风格的裙子的样子,只在他面前。
    风情确实不情愿,又脱又穿的太过于麻烦。
    “这点就够了。”
    “随你,”苏陌扶着女人的腰,低头在她脖子上轻轻吻着,含糊的话语落下:“等下再买双高跟鞋。”
    风情只觉得脖颈处酥酥麻麻,怕他会弄出点痕迹来,上一次留下来的经过这么几天已经淡了些,她可不想在那舞会之上让别人看到她脖子上的草莓印。
    “可别,我穿运动鞋就行,穿那玩意儿根本就走不动路。”
    苏陌挑眉,似笑非笑看着她:“你穿这身裙子配运动鞋?”
    “额……”风情面上窘迫,她也觉得这好像不太现实,可穿高跟鞋实在是……有碍行动。甚至比穿裙子还要碍事。
    男人似乎明白她的顾虑,在女人耳垂处轻轻吸吮了下,“放心,等一下给你找双合脚的,不会太为难你。”
    得到苏陌的保证,风情这才松了口气:“那就行。”
    二人又在试衣间稍微磨蹭了会儿才出来。
    风情出来时面色红润,眉目含情,嘴巴也变得水润嫣红。她都不敢看旁人,生怕别人视线落在她身上。
    好在这地方算是高档商场,来的人一般都是非富即贵,
    二人又在商场逛了会,风情没那审美,鞋子也是苏陌挑的,颜色也是黑色,跟不高,大约只有两叁厘米左右。上面还带了些许碎钻,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全是人民币的味道。
    风情有点不太喜欢这鞋,有点太闪了,可别的鞋也是五花八门,还有那种七八厘米高的,鞋跟细得跟个筷子一样,她更是接受不来。
    最后只能选择这个。
    “还要再逛逛吗?”男人问。
    “不了不了,”风情连忙摇头。
    她是真不知道这种地方有什么好逛的,为什么一些女生天天想着要来。
    “回去吧,我想再熟悉熟悉一下那个舞蹈。”
    “嗯。”
    去前台结账时,本来是风情想付钱的,可没想到男人却先她一步从衣服口袋中拿出一张卡递给前台小姐。
    女人对他投向探究的目光。
    这衣服鞋子他们只买了一套,但看这里的格调以及衣服的款式和品牌,少说也有上万。
    她自然是有这个能力支付的,毕竟在组织里这么多年,挣的钱也不少,只是不知道该花在何处,就一直存着。
    可苏陌不一样,他是学生,除了家里之外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
    可就算是这样这样上万的衣服说买就买,没一点心疼,更何况刚才他还说让自己多选几件来着。
    可见他的背景不简单。
    似乎是注意到女人的目光,苏陌转过头来望向她:“怎么了?”
    女人竟娇羞地笑了起来,揽着男人的肩膀撒娇:“老公你真好!”
    男人似乎是被取悦到了,轻笑了声:“你才知道?”
    谁知女人竟又说道:“可是你对我这么好要是被姐姐知道了该怎么办?”
    “……”
    苏陌的脸上不知是何表情。
    前台小姐已经将衣服鞋子打包好递给苏陌:“先生,您的卡和物品。”脸上表情依旧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丝毫没被刚才风情说出的话所影响。
    女人伸颈看了眼,苏陌的那张卡是黑色的,上面似乎有金色的字母,来回动作之间她只看清楚了两个字:shengjing。
    女人又揽着男人的肩,道:“老公我们赶快回去吧,不然等姐姐回来了我怕她要打我。”
    苏陌脸上又恢复了平时的面无表情,声音一时也听不出什么喜怒,只是简单道了一句:“好。”
    出了门风情看男人面上神色还是忧郁,笑了:“怎么了嘛陌陌,不就是演个戏嘛,别当真。”
    男人叹了口气,“先回家。”
    风情回家后先穿着买来的鞋子和裙子跟苏陌跳了支舞。
    果然如同她所料的那样,裙子和鞋子都碍事,原本的舞蹈练的就不算是特别熟练,只是马马虎虎能跳下来,现在这么一身装备,往前踏一步都觉得身体重心有些不稳,差点都要摔了。
    还好男人眼疾手快及时扶了她一把,才不至于摔倒。
    “好烦啊,”风情小声抱怨,这几天仅剩的耐心都快耗完了,恨不得往地上蹬几脚,“就为了个破烂舞会整出这么些事来。”
    苏陌皱眉,揽住她的腰,道:“耐心点,都已经到现在这里了,按照我前几天教你的那几个跳舞的口诀慢慢来,再试一次。”
    风情的怒气这才消了些,想着毕竟都是任务,这一次跟赵琪把生意谈成了,以后再跳这个玩意儿她就是狗。
    苏陌带着她往后走一步,道:“左脚往前。”
    女人深吸一口气,就着音乐的节拍跟着走动起来。
    鞋子的跟她现在还是有点不太适应,跳起舞来一拐一拐,脚脖子扭来扭去,像是下一秒就要摔了一样,要不是苏陌期间一直扶着她,怕不知道要摔多少次。
    一曲终了,舞蹈算是勉强完成。
    风情像是浑身没了力气一般,靠在沙发座椅上唉声叹气。
    她看向走向一边正在关音乐的男人:“唉……就我现在这样子,恐怕在舞会上能跟我跳舞的人只有你了。”
    苏陌把音乐关了之后走过来,把风情揽在怀里。
    “有我陪你跳舞还不够吗?你还想让哪个男人跟你一起跳?嗯?”
    风情无奈:“就跟你就跟你,好吧?”
    苏陌手伸向背后,把裙子上的拉链拉开。
    风情心下觉得不对劲,向后退,可是在男人怀里无路可退。
    “你要干嘛?”她一脸警惕地看着苏陌。
    “把衣服换下来洗洗。”他说,“走动了一天出汗了吧?去洗澡。”
    “哦……”
    见男人把拉链拉开了,风情用手想把他给推开,“澡我自己会洗,你帮我拉个拉链就行了,我先去了。”
    可男人却握住她的手,“一起洗。”他说。
    一起洗……那洗的怕不是澡。
    女人眼神闪躲,“苏陌,舞会明天晚上就要开始了,我可不想明天跳舞的时候走不动路。”
    那一天晚上苏陌让她充分理解到了在床上的男人究竟有多凶猛,基本上前两天她别说跳舞了,连路都不能好好走。
    现在好不容易把身体稍微养好一点,可不想明天又变成个残废。
    苏陌笑了笑,轻轻敲了敲女人的额头,“都说了不会动你了,只是洗澡而已,你脑子里是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风情突然反应过来,顿时脸上一片窘迫。
    苏陌的确没说要操她只是说一起洗澡,可能也是看自己跳舞太累了想犒劳自己一番,可现在自己却把想得如此猥琐……
    尽管不排除他是在诱哄自己的这个可能,可这几天他除了早上有点正常的生理现象需要解决之外,晚上的确是没对她动手动脚。
    “那……那就一起洗吧……”她头低着,声音如蚊呐一般,小的要命。
    话一说出口风情就有点后悔了,就算他不带有别的目的她也可以自己洗啊。就非得跟他一起是吧?
    可哪怕她的声音再小,还是被男人给听到了。
    还不等风情有什么反悔的动作,就被男人一把抱起进了浴室。
    不过几下,风情身上的衣服就被男人扒了个干净,尽管在床上已经坦诚相待无数次,对于男人直勾勾的眼光,风情还是有点不适应。
    她别过头,声音有些抖:“看我干嘛?不是说洗澡吗?你身上的衣服都没脱,赶紧洗啊,等下还要睡觉呢。”
    “是啊……”
    不知是不是风情的错觉,她好像听到男人的一声轻笑,随后便听他道:“是要赶着去睡觉呢,得快点洗。”
    风情总觉得他说的这话有点别的意思。
    男人把衣服脱完之后就打开一旁的花洒开始调水温,调到合适的温度就把缩在一边的女人揽在怀里。
    “躲什么?”他打了点沐浴露抹在女人身上,“你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是我没见过的。”
    风情没说话,头却低着,一直没敢抬。
    男人的手沾上沐浴露,从女人的胸口处开始慢慢往下移。
    风情的皮肤质感其实并不好,身上多多少少有些伤疤,沾上沐浴露之后光滑不少,带了些许泡沫的时候停在胸前,轻轻揉捏着顶端。
    女人只觉胸前一片酥麻,而苏陌则好整以暇看着她,脸上没多少表情。
    风情最讨厌他这样没什么表情的样子,仿佛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一样。ГōùГōùωù.xУⓩ(rourouwu.xyz)
    可男人身下那高高耸立的巨物已经出卖了他。
    --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