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云市,一家并不多么起眼的药店之内。
    面容稍显年轻的妇女坐在椅子上,眼光却时时刻刻落在对面正在看处方说明的男人身上。
    过了好一会她才开口:“医生,我觉得我最近有点耳鸣,能给我开点耳鸣的药么?”
    男人闻言,抬头看了妇女一眼,脸上没多余的表情:“具体什么征兆?”
    “就是感觉耳朵里好像有什么异物一样,时时刻刻都有那种嗡嗡的声音,持续了大半个月了都。”
    “是么?”男人戴上手套,拿起一边的手电筒,视线却落在妇女身后不远处坐着的另一个女人身上,只看了一秒,便将视线收回,重新看向妇女:“你离近一些,我来看看你的耳朵具体有什么症状。”
    妇女听到男人这般讲话,心下顿时欢悦起来,来这里看病有好几次了,这个药店虽然店面小,不出众,平时来看病拿药的人少,可里面的这个医生可是人间绝色。
    帅得惨绝人寰。
    要不是自己早些年结婚现在有了孩子,怕不是要死缠烂打来纠缠。
    所以她一有个什么病就要过来看看。
    感受到男人轻柔的动作以及落在耳边的呼吸,妇女羞得脸都红了。
    可男人脸上半点表情都没。
    检查一番过后,他做出了结论:“是中耳炎,有些严重了,我这里没那种医疗设备,没办法给你做全面的检查,我先给你开一些药,有空记得去医院看看。”
    “好…好的。”
    妇女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羞红的眼对上男人毫无任何表情波动的眸,只觉得尴尬异常。
    男人拿出两盒药在桌上:“一天叁次,一次两颗,饭前饭后都可以,一共58元。”
    “哦哦……”妇女掏出钱包开始付钱,视线还是时不时落在男人身上,不敢看他那面无表情的脸,视线只能往下移,落在脖颈之上,哪怕是看个喉结都能把她看得起反应了,可对面男人依旧面无表情。
    她只能悻悻拿药离开。
    在转身时,视线落在他白色大褂的胸牌之上,严昭,他的名字。
    名字也这么好听,哪像她家那个老不死的。
    越想就越觉得后悔,后悔没早几年遇见他,哪至于嫁了个那么又老又丑的男人。
    看着妇女走出店门,严昭开了口:“好久不见了。”
    风情笑了笑,漫步走上前来,坐到妇女刚才坐着的位置,手指在玻璃上轻轻敲击着,“也没多久,两个多月而已。”
    “这次来是要干什么?拿药?”
    “嗯,”女人看着柜台中五花八门的药品盒,嘴里吐出几个字;“美沙酮。”
    男人准备拿药的动作一顿,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惊讶,他问:“你又复吸了?”
    “没有,”风情笑了笑:“开个玩笑而已。”
    严昭脸上神色很冷;“这玩笑可不好笑。”
    “这不是太久没见了,活跃活跃气氛。”
    男人看着面前的女人,身形比上次见到她时瘦了不少。尤其是脖颈处,露出来的肌肤上遍布青紫的吻痕,看着刺眼的很。
    他收回了眼神,“你才把那东西戒掉没一年,别乱来。”
    风情垂眸,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低沉:“放心,我有分寸。”
    要是别人说这话严昭可能不信,但对面的人是风情,之前是不好说,现在的她,的确是有分寸。
    “要什么药?”他又问了一遍。
    风情歪头想了想,最后无奈道:“你也知道药这种东西我不是太了解,就你上次给我的那个就挺不错。”
    严昭眉头皱得都能夹死蚊子了:“都跟你说了那些药是处方药,没有正规药师的处方是不能给你的。”
    风情笑了笑,朝他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可是你上次不也给我了嘛?上次我可没有拿处方过来哦,上次都可以这次为什么不行?”
    男人叹了一口气:“总是拿你没办法。”
    他转身往柜台后面走,在最偏僻的一个柜台里面拿出一版胶囊来。
    风情坐在椅子上无聊地掐手上的茧子,“两个月没来光顾你的店了,这段时间除了我之外还有别人过来吗?”
    严昭反问:“你说的别人是哪一种人?”
    “像我这样的。”
    “来是来了,”他把药放在柜台上,“只不过是过来求药的。”
    “也是。”
    “六百五。”严昭冷冷开口,仿佛一个无情的要钱机器。
    “好家伙,”风情低头看了一眼柜台上的胶囊,只有八颗,“上次问你要的那药才叁百呢,这次怎么这么贵?”
    严昭将胶囊推在风情面前:“这个是我最近研发出来的,药效的起步挺快,没有特别大的副作用。人工辛苦费、技术费、意外保险费全算在里面了,你爱要不要。”
    “唉唉唉……”风情连忙将药攥在手中,“谁说我不要了?六百五就六百五。”
    她看了一眼手中的胶囊,疑惑道:“这玩意能溶于水吗?”
    “可以,十秒钟左右就可以完全溶于水且无色无味。”
    “那还行。”
    风情从钱包中掏出几张钞票来放在柜台上。“谢谢老板。”
    “不谢。”严昭把钱收好,语气冷淡:“被逮住了别把我供出来就行。”
    风情出门前给他一记飞吻,“那是肯定。”
    毕竟除了严昭之外,也没有谁能给她这样药的人了。
    她还想他们的生意能够继续下去。
    *
    苏陌跟尹何进入大礼堂时,里面已经坐了不少的人。
    大会还没有开始,现场嘈杂的很,有不少同学正说着话。
    当下他就皱紧了眉头。
    太吵闹了。
    尹何拉着他在他们班稍微偏后的位置坐下,一边走一边觉得后悔:“我还以为是什么研讨报告会呢,原来就这,看来这两个小时又要白费了。”
    苏陌看了台上一眼,整齐放着播映设备以及演讲老师们所用的桌椅,话筒等,一看就如同往常一般的报告会。
    像这种会议不是强制性要求的他根本就不会来。
    浪费时间。
    大会还没开始,尹何坐下之后就讲起话来:“气质姐姐呢?怎么今天没跟你一起过来?”
    苏陌眼神暗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道:“她今天要上班。”
    “哦……”尹何叹了口气,像是十分惋惜,“要是气质姐姐在这儿,肯定就不那么无聊了。”
    尹何絮絮叨叨讲了半天,苏陌都没吱声,只是在听到有关那个女人的事情时才抬了眼,但脸上也没多大表情。
    今天中午她走了,不知道下次回来时又是什么时候。
    尹何看他这样也没多大意思,但是大会更没意思。
    “诶苏陌,趁这会还没开,陪我来打一局王者。”
    男人摇头:“我不会。”
    “就是要你不会,强者带个菜鸡那才叫牛逼。用你的菜来彰显我的强,多好。”
    苏陌:“……”
    “自己边上玩去。”
    “切。”
    怕他无聊找点事跟他说跟他干,竟然还不领情。
    尹何也懒得管求他了,可今天又要下载新的安装包,大礼堂的网不好,卡得要命,加载半天都加不出来。
    他斜眼瞅了一眼苏陌,人家坐得方方正正的,即便大会还没开始,眼睛也注视着前方,安静地不说一句话。
    有句成语怎么说的来着?
    鹤立鸡群。
    说的大概就是他这样的人。
    啧啧……
    当视线往下移落在他手上的时候,尹何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好家伙,你手咋回事?”
    苏陌闻言抬起手看了看,手腕处有一片很明显的牙印,到现在还没消掉。
    “被咬的。”
    至于是谁咬的,不用说尹何也知道了。
    尹何抬眼望了望男人的脖颈处,昨天看到的那已经快要消掉的印子上又加了一层紫青的痕迹。
    “你俩昨天晚上挺激烈呀。”
    苏陌想到昨天晚上女人被他压在桌子上狠命的操干,身下肉棒被极致的湿润和温柔包裹着……
    他喉咙紧了紧,“嗯”。
    尹何脑袋朝他身子那边偏了偏,笑得一脸猥琐:“我有个朋友,癌症晚期,想知道你俩昨天晚上的细节,发一下你的同理心和爱心讲讲呗?”
    苏陌睨了他一眼,“打你的游戏去。”
    “切!有女朋友了不起啊?赶明儿我也去找一个,酒吧那么多女的,凭我这样的英俊相貌微信那不是一加一个?”
    苏陌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很快场上安静下来,大会正式开始。
    尹何终于知道为什么许魔头要让他们过来了,因为台上的演讲人之一就有他。
    不过还好,他们班安排的位置在后面,自己又带着苏陌又往后坐了些,都已经离得这么远了,许魔头总看不到他玩手机了吧?
    正好页面加载完毕,尹何就开始打起了游戏。
    苏陌视线虽然落在台上,心却不知飘向何处。
    想着女人今天走时对他嘱咐的话,他现在也做不了什么,只能等待。
    可这样漫长的等待无疑是最难熬的。
    台上老师的讲话仍在继续:“今天到场的主要都是医学院的学生,除去刚开始我跟大家讲的那些内容之外,下面我要讲一个大家比较熟悉,但也比较陌生的东西,毒品。”
    苏陌回过神,定眼看向讲台。
    “说起毒品,大家应该不算特别陌生,最主要的是指海洛因、冰毒、鸦片、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它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我相信你们有的学生在做实验时也用过这些东西,但都是作为药用,有严格的控制和管理行为。”
    尹何原本是在打游戏,听到台上的老师讲到关于这类药物的事情时,竟也难得分神听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一分神,手里操控的英雄被对面英雄的一钩子给拍死,他也懒得继续打了,直接把手机合上,目光落在台上。
    “早知道要说这个我就不打游戏了嘛。”
    “据目前调查研究报告,全国登记在册吸毒人员达到390万名,其中现有吸毒人员256.7万名。全国累计登记35岁以下青少年吸毒人员214.5万名,占全部吸毒人员的55.2%,其中,18周岁以下未成年吸毒人员2.33万人,绝大多数是90后、00后少年。所以现在的你们千万不能大意,现在的青少年为了追求所谓的刺激,喝酒、抽烟、赌博,更有甚者沾上了毒品,可这么做造成的后果也可想而知。”
    尹何看向苏陌:“你说国家的天天宣传这玩意儿有多不好了,怎么还有那么多人碰,这玩意儿一旦粘上了可是家破人亡啊。”
    苏陌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很不好,周围的气压顿时低了几个度。
    尹何对他这样早就见怪不怪,他平时也是这冷淡的性子,现在谈论到了他不怎么喜欢的东西,露出这些表情也是应该的。
    过了好一会,苏陌才道:“应该是很多青少年向寻求所谓的刺激或者是对陌生人递过来的东西毫无防备就那么开始了第一口。你也知道这种成瘾性的药物刺激中枢神经之后,一旦达到了兴奋值的最高点,就很难再戒掉。”
    “也是,”尹何点了点头,“所以现在男孩子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啊,说不定一个不注意就被别人坑了吃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嗯。”
    台上关于毒品的讲解仍在继续,尹何难得来了兴致,把游戏退出来认真听台上的老师讲。
    除了许魔头的课之外,别的课他还真没这么认真听讲过。
    而一旁坐着的苏陌脸上不知是何表情,手却紧紧握着手机。
    整整两个小时,哪怕是大会结束出了大礼堂的门,他脸上的表情都没舒缓过。
    尹何见他周围的气压还没恢复正常,便出言安慰道:“害……要我说这玩意有什么好在意的?都是学医的,这种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几斤几两又不是不懂。再加上你什么人我还不知道,黄和赌你都不沾,毒你又怎么可能会碰上?”
    “嗯。”苏陌淡淡应了一声,“我没事。”
    呃……
    尹何不太确定地看了他一眼。
    不过都已经说了没事了,他现在也没什么好安慰的。
    “时间有些晚了,我先回去。”
    “嗯,路上注意安全。”
    “嗯。”
    在出了校门之后,苏陌就立刻拿起手机打电话。
    --

- PO18 https://www.po18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