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微h)

      周叁下午最后一节是美术课,下课后尤梧就和宁适挥挥手看宁适背着包出了校门。
    尤梧鬼使神差地跟着记忆走到了第一次见到卓墨染的那件教室的门口。透过窗,尤梧看到今天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只有卓墨染一个人在里面画画。细长的手手指捉着画笔,似乎是在仔细地勾画着什么。夕阳透过落地的玻璃窗照在他的身后的地板上,他的身前还是上次见过的那架白色的叁角钢琴,一室静谧。
    “看够了吗?”低沉地声音响起。
    尤梧吓了一跳,往旁边看了看,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下课有一段时间了,更何况还是晚饭前的最后一节课,艺术楼上课的同学早就已经都离开了大楼。“你是叫我吗?”
    “不然?这里还有其他人吗?”“没有。”
    “要么进来,要么就走,别站在门口,眼睛眨都不眨盯着别人看。”“额,我,我就是路过看到你眼熟。就过来看了看。”尤梧看着里面拿着画笔的男生,还是忍不住问出声,“我能进来吗?”“进来吧。”尤梧连忙推开门,走了进去。“你这里真好。有钢琴,有小提琴,还可以画画。”尤梧走到卓墨染身后,看到画板上的裸体美女,一瞬间脸颊爆红,“你......你怎么画这种?”
    “不可以吗?”
    “不是......就是......”尤梧被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尤梧暗怪自己自己大惊小怪,美术课本上,可不仅有裸体画像呢,还有裸体雕塑,人家这都是艺术!“你......你画的蛮好的。恩,蛮好的。”
    “怎么?你也想画吗?”
    “我?我不行,我没学过这些,肯定画不好。”
    “你还想自己画?不想最好。”卓墨染顿了顿,“我只画女人。”
    尤梧愣了愣,又听他说,“可是我总觉得我画的还是缺了点什么,是什么呢?”
    尤梧这才再次看向那副画,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一遍。这画有点奇怪,感觉这画中的女孩子不是站着的,似乎是......躺着?而且两腿叉开,露出了两腿间茂密的黑色丛林,两只手摸在自己的大腿上,似乎是在用力把双腿掰开。再看她的脸,满脸红晕,嘴唇微嘟,感觉就像,就像,就像那时候的自己!尤梧突然想起自己的那两个夜晚,在谢清平那两只手的抚摸下,身体忍不住的颤抖,后来去卫生间清洗时,脸颊上的红晕。他这画的不会是?“这是?”
    “这就是上次你在窗外偷看到的那个女的。你不记得了?”
    “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当然不是,模特而已。”卓墨染回头看到目瞪口呆的尤梧,“你在惊讶什么?我这是画画,怎么可能凭空捏造,当然需要一个模特。”
    “哦。”尤梧尴尬地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我先走了,晚上还要上晚自习。”“走吧。”卓墨染放下画笔站了起来。
    “你怎么也走吗?”
    “你要吃饭,我不需要吗?”然后就大步走出那间教室。
    尤梧有点懵,慢吞吞的向外走去。“怎么这么慢?不是说还要晚自习吗?”
    “啊!来了。”
    最后,尤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是和卓墨染两个人坐在了上次和谢清平吃饭的隔壁的包厢里了。刚坐下,菜就都端了上来。怎么不用点菜?但是犹豫再叁,还是没敢问出口。“卓墨染。你不住寝室吗?”
    “住,最近在画画,晚上就直接睡在画室了。今天画完了,晚上就回寝室。”“哦,好的。”“卓墨染,你不去上课吗?”
    “不上,我只是在这挂个学籍,我也不会参加国内的高考,出国需要学的内容,有专门找了老师。”
    “哦,好。”
    “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了。”尤梧偷偷瞄了卓墨染一眼,“那个,我想问问你,你是怎么找模特的啊?”“需要找吗?她们不都是自己找来的?”
    “她、她们?”尤梧听到这两个字惊讶地下意识就问了出来。
    “当然,怎么可能只画一个人。”
    “那,都是那样的吗?就是像刚才教室里,你在画的那一副一样。”
    “当然。”
    “那......那我可以吗?”
    “我说过了,我不画男人。我只画女人。”
    “我,我就是女的。真的,我只是没有办法,只能当男的。其实我是女的。”“哦?那你怎么证明呢?”
    卓墨染还真吓了一跳,真没想到,在这学校里还能碰上这种事。女扮男装?“我,你不是晚上回宿舍吗?我可以......”
    “我是作画。”卓墨染直接打断尤梧,“以后你的画像还要被所有人一起观赏呢,直接在这里给我检查吧。”
    “可这是食堂!”
    “这是包厢,不会有人进来,连这都不愿意,就不用后面的了。”
    “我,我可以。我想当你的模特。”尤梧脱下校服外套,咬咬牙,把校服裤子和t恤也脱了下来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内裤。“怪不得可以女扮男装在学校这么久都没人发现,原来是因为胸这么平。”
    “不是的。我......”
    “内裤怎么不脱?”“内裤也要吗?”“不然怎么证明?凭你这个比男人还平的胸?”“不是!”尤梧弯腰把内裤拽下,捏在手里。
    “坐上去,坐桌上,腿分开。”
    尤梧理了理桌子,一屁股坐到了桌上,刚抬起头看向身前的男人,就听那个男人说“没有鸡巴,确实是女的。”那个恶劣的男生,继续说道,“你不会自慰吗?自慰给我看。”
    尤梧看着身前的男生,左手撑着桌子,右手伸到身下,她那里没长什么毛,这次不需要有人引导就可以直接找到两腿间的那道肉缝。
    “怎么,找不到你的骚逼吗?”尤梧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一根手指直接戳进了肉缝间的那处凹陷。前两次,都是在寝室夜里,灯关着,似乎羞耻感没有那么强。今天在全校师生都要吃饭的食堂里,当着他的面,做这种事,一想到这,花穴就开始分泌出汁水。内壁不再干涩后,尤梧的那根手指就开始忍不住地像那晚一样抽插着自己的花穴。想象着那两晚的样子,尤梧尝试着将大拇指抬了起来摸上了上面的花核,大拇指左右快速地拨动着里面的小豆豆。这次没有捂着她的嘴,她看着他忍不住呻吟出声,“恩......啊......”
    卓墨染看着面前的风景,上手摸上了她的乳。啧,真平。于是改揪起了她的乳尖,一下又一下。尤梧这是第一次被人摸自己的双乳,粉嫩乳尖在男人的刺激下很快就硬挺了起来,红红的小尖尖有些可爱。卓墨染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录像,对着尤梧按下了录像键。“啊......你......你在做什么呀......”尤梧含含糊糊的问着。尤梧的乳尖和下面的花穴同时被刺激,爽得不停颤抖,全身泛红,脸颊飞上两块红晕,嘴唇都闭不上,口水从嘴角滑落。这一幕也被卓墨染用手机拍下。尤梧的手指没什么力气,揉了几下就没什么力气,但依然很快,五分钟不到,就泄了自己满手。想找旁边的餐巾纸擦拭干净,却被卓墨染捉起手往嘴里塞,“舔干净。”尤梧第一次被迫吃自己流出来的花液,可舌头却不自觉地舔着手指,似乎这是世间最香甜的甘泉。
    (生活中要保护好自己哇,千万不能被拍了照片,更不能被拍视频!)
    (不管什么样的身材,都是最美的!要对body  shame勇敢说不!)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