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竟然是他

      这是尤梧第一次军训,初中一开始是在村里读的也没有军训,后来转学到了县里,听说县里的初中是要军训叁天的。而建英高中军训是整整一周,尤梧有些担心,不过好在前叁天也只是一直在站军姿,再练练前后左右转还有走正步。也不是太难,尤梧心里想着。
    军训这一周,云禹有了自己的被子,大概谢清平也累,所以两个人也没有再躺在一张床上。然而第四天早晨,尤梧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来了大姨妈!尤梧看着自己内裤上的血迹傻了眼,但是军训每天早上六点半就要集合,也不容她多想,从行李袋里翻出之前备好的卫生巾,垫上就去集合了。
    上午十点,尤梧站在烈日下汗水止不住的往外冒,感觉自己眼前一片模糊,全身上下只能感受到腹部传来的抽搐的疼痛。又一滴汗水从额头滑落到眼睛里,尤梧终于支撑不住,往前倒下,朦朦胧胧的感觉到有人把自己扶到了阴凉的地方,给自己灌了水,然后就昏过去了。
    尤梧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体育馆里躺着,旁边还有一些其他和她一样穿着迷彩服坐着或躺着在歇息。尤梧突然想起自己的内裤,她慢慢地爬起来,想去卫生间看看,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尤梧,你去哪呀?”
    尤梧回过头,看到是宁适,惊讶地问:“你怎么也在这?”
    宁适嘻嘻一笑,“我来那个每个月都要来的的。所以就来休息。”
    尤梧楞了一下,宁适居然也来了,好巧,“那我们一起去卫生间吧。”
    “好呀。”尤梧冲进男厕所,跑进蹲坑,关上门,心里默念,反正男厕没有人反正男厕没有人,从裤兜里掏出一片卫生间开始换。
    换好卫生巾,刚打开隔间门准备出去,进来了一个男生,是云禹。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
    两人同时问道。
    云禹首先解释:“我不参加军训,要训练。在篮球馆。”
    “额,我身体不舒服,就来体育馆休息。”
    “你不舒服?你怎么了?”
    “我......我没怎么。你上卫生间吗?我先走了,我同桌还在门口等我。”
    “那行。”尤梧粗略的洗了个手,就急急忙忙跑走了。出门看到宁适靠在墙上玩着手机,没忍住问了出口,“宁适,你来那个,痛吗?”
    宁适愣了一下,“痛!当然痛!每个月这几天可痛死我了!”
    那怎么还看你活力四射的......尤梧暗暗腹诽。
    云禹小解完,看着刚刚看到尤梧出来的那个门,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四处看了看,好像也没什么,低头突然看到垃圾桶里有一卷似乎是纸的东西,里面渗出了暗红的颜色。那是......云禹掏出手机,想起刚刚看到尤梧虚弱的样子,咬咬牙,打电话给了母亲:“妈,女孩子来月经肚子痛怎么办?”
    “哟!儿子,这才去学校不到一个礼拜,就找到女朋友了?”
    “没有,妈!就是普通同学。别瞎说!”
    “好好好,我不说,我那会肚子疼呀,你爸就给我揉肚子,还给我泡红糖水......”
    云禹脑子里只剩下了“揉肚子”叁个字,盘旋在耳边。
    尤梧被宁适拖着去了食堂吃完饭后,就回了寝室。宁适和她说,他俩教官允许下午也不用去了,休息一天,明天再继续训练。尤梧立马松了一口气,回到寝室换了内裤和卫生巾就往床上一躺。尤梧迷迷糊糊地蜷缩在床上,觉得一开始很疼的腹部,好像有什么温暖火热的东西捂着,渐渐地似乎就没那么疼了。
    这一睡就是一个下午,尤梧醒来的时候,看到云禹靠在她床边,似乎睡着了。尤梧吃了一惊,看到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六点,居然睡了整整五个小时,连忙爬起来去厕所,想到现在去食堂吃点饭大概是来不及了,等会去小卖部买个包子啃一啃吧,顺便买包夜用的卫生巾,不然晚上睡觉要是漏出来,床上一滩血迹,那可说不清了。
    尤梧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云禹已经醒了,在整理自己的衣服,看到尤梧出来,和她说:“我下午训练完回来,打包了两份饭。我就知道你下午可能回寝室休息了。一起吃吧。”
    有热饭热菜吃,肯定比小卖部里的冷包子好,就说了句谢谢,坐下来一起吃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对面的云禹一直看着她,可她一抬头,对面的脑袋就立马低下去假装在认真吃饭。“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啊。”
    “那你干嘛一直看我?”
    “我......我这不是担心你!你身体这么差,等开学了,每天跟我去跑几圈,锻炼身体吧。”
    自己的身体确实不好,以前没有条件,现在还是得有点运动,“好啊,以后每天6点起床,去操场跑吧。”
    “6点?我们不可以下午,下午我要训练,要不晚上再跑?”
    “早上。我自己跑就好。”
    “算啦!我一定起得来。”吃完晚饭,云禹主动把桌子收拾好,说有点事,就出去了。
    21点多,晚自习下课,谢清平回到了寝室,“你来月经了?”
    “恩。”谢清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抛到尤梧手上,“吃了。”
    “这是什么?”
    “止痛。”
    “我现在已经......”
    “你现在不是女的,今天请半天已经是极限,明天不可能再不去军训请假。”
    尤梧想想也是,就打开盖子直接一口水和着吞了下去。“谢谢。”
    “不用。”第二天军训果然一点也没有不适感。
    很快,军训就临近了尾声。第七天一早,就是阅兵式,他们高一一班表现的也还不错,拿了一个二等奖。
    中午军训结束,学校宣布休息半天。本地的学生都还是会选择回家,在家里吃一顿好的,和父母撒撒娇。尤梧也没什么好出学校的,就直接拿着课本回到寝室。寝室里最后还有一张空着的床,这里怎么还没有人来呢?寝室里没有人,尤梧穿着一件t恤趴在床上。这个礼拜实在太累了,尤梧看书看着看着就眯上了双眼,睡着了。
    尤梧是被搬东西的声音吵醒的。傍晚的时候,突然寝室门口一阵喧哗,就进来了好几个人,抬着几个巨大的行李箱,也不管尤梧,开始在最后那张原本空置的床和书桌上整理东西。很快就整理完成,门口进来的一个男生,尤梧惊讶的发现,这个男生居然是开学第一天闲逛时看到的那个在玻璃窗里面的那个男生!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