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入,完了之后我趴在床头,连身都翻不过去了。

    他靠着我,还有一条腿搁在我腿间,我也懒得推开了。

    迷迷糊糊中我问他:你家没人吧?

    他又笑了:现在才问不觉得迟吗?

    算了……我闭嘴。

    我在这张乱七八糟的床上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几点,天花板和窗帘上的灯亮着,有种梦幻的美感。

    我抬头,才发现他还在旁边,背靠着我,微微发出鼾声,显然睡得很沉。

    床下的衣服堆里手机在震动,我翻出来看了一眼。

    来电显示是lian,未接来电十条。

    我反应过来这是他的手机,连忙放下,继续找自己的手机。

    没有未接来电,只有一条微信,小贱人今晚回来了。

    我起身穿衣服,站起来的瞬间脚软了一下。

    来的时候饿得脚软,走的时候撑得脚软。

    很快他就被吵醒了,迷迷糊糊抬头看了我一眼:几点了?

    我低着头回答他:两点多。

    他又躺回去,揉揉眉心:这么晚还要回去?

    我没有做声,一边扣着纽扣一边走出去。

    回到家时一眼就看到了小贱人的鞋。

    经过卧室的时候他被吵醒,打开灯看我:你去哪了?

    我从衣柜拿出睡衣,头也不回地敷衍道:朋友过生日。

    而后不等他再开口,转身去了浴室。

    镜子里的我看不出任何□□了一下午的痕迹,但脱掉衣服就惨不忍睹。

    胸前和大腿上遍布小红点,胸部和腰上有指痕,更要命的是,左胸上有一个清晰的牙齿印。

    个人色彩非常浓,如果被小贱人看到了,肯定瞬间就能知道我出轨对象是谁。

    我记得那为数不多的,和我的约炮对象几次碰面里,有一次是去泡温泉,他带了一个妞,那个妞后来和我一起泡温泉的时候脱掉了衣服,胸部上也有一个这样的牙印。

    她还跟我说来着,有点沾沾自喜的味道:我这是睡了一条小奶狗吗?

    是的。

    洗完澡出去后我不想回房面对他,便抱了毯子窝在沙发上玩手机,看到一条微信。

    A杯勿扰:我好像……咬了你一口。

    是半小时前发过来的,大概是我刚刚从他家出来那会。

    我:是的 = =

    他很快就回复了。

    A杯勿扰:抱歉。

    我其实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发这条信息过来,是在提醒我,不要被小贱人发现了吗?

    在我给他改备注的时候他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小钢炮:到家了吗?

    我:到了。

    小钢炮:早点休息。

    我没有回复,同时删掉了聊天记录。

    到此为止刚刚好。

    之后他没有再给我发信息,我也没有再去撩拨他。

    结果我这边还在酝酿大招和小贱人分手,他就又跑出去偷腥了。

    我憋着一口气给小钢炮发信息:你也在吗?

    他很快就回复了:恩……

    我:晚上也过夜?

    小钢炮:我就住他们隔壁。

    他们,所以小钢炮真的知道!

    这对狗男女真不知道搞在一起多少次了,难怪我说一起出去玩的时候那小婊砸那么黏他,我还只当她暗恋他,没想到早就柱连逼合。

    我杀了过去,然后给小钢炮发信息:你住哪间房?

    他发了房号过来,特意指出哪间是他的,哪间是那对狗男女的。

    我上了楼,稍微犹豫了一下。

    左边是冲进去抓奸,右边是打一炮报复。

    两者都是爽的,所以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如何抉择。

    ☆、第 2 章

    就在犹豫的半秒钟里,我身后的电梯又叮的一声缓缓打开,里面的人正低头看手机,走出电梯几步之后才蓦地一顿,抬头看我。

    我不知要拿什么表情看他,对视几秒之后他勾唇笑了笑:这次居然没有迷路……我还特地下楼等你。

    我:是,是吗?谢谢了。

    他走到门前按下门铃,而后回头看我:过来。

    无形中替我做了决定,我朝他走去,还在想他为什么要按门铃,房门便咔的一声打开了,一个女人站在门内抱怨:买个烟要买那么久?

    这就……有点尴尬了。

    他拉着我往里走,房间很大,床铺整整齐齐,显然这两人还没来得及做什么。

    女人抱着手臂站在后边问:容小爷,这是要玩3劈么?

    噢,我想起来了!他叫容时。

    容时挑眉:你小爷没那么厉害。

    而后从桌上拿起一把车钥匙递给她:你先回去。

    女人痛快地接过车钥匙,扫了一眼我之后坏笑着对他说:悠着点,明天还有节目。

    女人走了之后屋内气氛一度很尴尬。

    也许只是我觉得尴尬,因为他在旁边该干嘛干嘛,开电视,脱外套,还特别自然地问我:吃饭没有?

    我:吃过了。

    他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你又会打包米线过来给我。

    我被噎了一下,脑袋有些发热,忍不住呛声回去:上次是因为想上你,所以才给你买吃的,这一次又不是。

    他笑吟吟地看了我一眼:啧,我就值一碗过桥米线?

    又问:不是来上我,那是来干嘛?

    我不说话了。

    他坐在床边,此刻闲适地躺了下去,手肘支起撑着脑袋,说:捉奸的话……

    他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恐怕还不是时候。

    我咽下一口老血:他们在一起多久了?

    他耸肩:你该问你男朋友。

    我噢了一声。

    他拍拍身边的位置:过来坐。

    我们两像神经病一样,房间明明有沙发,却躺在床上。

    我平躺着,他仍然是侧身,我感觉他一直看着我,所以更不敢回头看他。

    我没话找话:我是不是破坏了你的好事啊?

    他恩了一声:不碍事,这不还有你吗?

    得,真是没话找话。

    他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起来,我被这笑声吸引,下意识地回头看他,就看到一双弯弯的眼睛。

    他说:上一次你走了之后,我一觉到天亮,我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

    我也笑:睡得沉?是被我榨干了精力不足吧?

    他一怔,笑得更厉害了:你也太自信了吧?我不知道你会走,还留了两发子弹等天亮呢。

    我:……

    这对话真的是,非常纯的炮.友模式。

    在这沉默里,我的手机响了一声。

    小贱人发来微信:陪兄弟喝酒呢,怎么了?你早点睡,明天不还要上班吗?

    那是我出发之前发的微信,他现在才回复,显然是那个小婊砸去洗澡了,他才有时间回复我。

    我问他:你兄弟那么多,和哪一个啊?

    他秒回:就那个小钢炮啊,你见过的。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料到他也正在看我,眼神碰撞,他笑了一下:我去洗个澡,你在这等我。

    我噢了一声,又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等他?

    他按了按我的脑袋,说了一声乖之后就起身往浴室去。

    我的视线一直跟随着他的背影,而后落到浴室那块可以忽略不计的毛玻璃上。

    这种马赛克打了跟没打有什么区别吗?

    我低头回复小贱人:天天跟着他混,真怕你被带坏了。

    小贱人:哈哈哈,想多了,他是小钢炮,又不是炮王,放心。

    呵呵,一字不提自己,真是做贼心虚。

    我:你怎么知道他是小钢炮?你和他睡过?

    小贱人:你老公我直得很……男生嘛,一起洗澡的时候能看到的啊。

    小贱人又发了一个警惕的表情过来:干嘛要问这个?你是不是对他感兴趣啊?你老公我还不能满足你?他是小钢炮,我是大钢炮。

    我:我只对大钢炮感兴趣噢。

    呵呵。

    小贱人:乖。

    男朋友的乖还不如炮.友的那一声乖更让我服帖。

    容时很快就洗完出来了,这边小贱人说了一声乖之后也没有下文了。

    他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爬上床:帮我递一下手机。

    我侧头看了一眼,才发现他的手机就放在我身边。

    递过去的时候我没有抬头看他,只是把手一举,他伸手过来,却一下子握住了我的手腕。

    我抬头,看到他正在擦头,浴巾盖住了大半张脸,也不知道是真看不到还是故意的。

    我抽出手,将手机放进他手心。

    我觉得有些无趣了,于是坐起来,刚想要走,就听到隔壁传来一阵清晰的笑声。

    我立刻僵住,回头看他。

    他扯下浴巾,笑道:这酒店隔音效果不太好。

    这是不太好吗?是太不好了吧。

    我忍不住问:你是不是,给他们创造过很多机会?

    严格来说,小婊砸真的是通过他认识那个小贱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