ℍ@ιτ@иɡsℍùщù.Ⓜе 第九章公平

      从那天以后,软喵喵跟她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两个人的交流也多了起来,不过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再提过那天的事。
    虽然冉星辰很好奇那个男人跟她是什么关系,但是她也是个成年人了。知道好奇心不仅能害死猫,也能害死人的道理。所以她不会去问。
    不过她后来倒是了解了一下手机遥控的玩具。了解后感慨科技发展真的快,她对这个的印象在停留在小黄片中遥控器的那种呢。毕竟s先生没给她买过这种,她也希望以后也不会买。这种被操控的感觉太糟糕了,柚糖的人物设定可能能忍受,但是她冉星辰忍不了的。
    周二的时候,徐木子把改好的衣服送了过来。他看。她看了看时间,回宿舍有点来不及,在厕所换也不合适。她就决定去新闻部的办公室试一下。
    到办公室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安雅也在。安雅笑着说,她午餐的饭团买多了,她来的正好,可以帮忙吃掉。
    把饭团递给她后,安雅说要去整理份资料先走了。冉星辰接过饭团看了看,馅料是她喜欢的肉松。很让人开心,她顺手把饭团放在到桌子上。然后把门锁好,开始换衣服。
    梁璟中午和安雅约好要谈一些事情,所以就去新闻部找人了。办公室门是关着的,他本来想敲门,但是用力大一点,就直接推开了。咦,没有锁吗?他感觉有点疑惑,但是还是顺势往里走。然后愣住了。
    冉星辰熟练的换上了那套cos服,毕竟穿过一次的。但是后背改了一下,她有点扣不上扣子。这时正好有人进来了,她以为是安雅。就撒娇要安雅帮她扣扣子。然后“安雅”就走过来帮她扣扣子。
    安雅帮她扣好后,她就开始带假毛和头纱。扯着扯着,想起来好像有什么不对。安雅是比她矮的,如果是安雅帮她扣扣子,她会感觉到她的手臂是从下往上的。但是刚才帮她扣扣子的那个人,是从上往下的。那背后的是谁?
    她猛地一回头,正好跟某个一直盯着她看的人对视了。是梁璟,冉星辰觉得突然胃痛了。
    “大主席好兴致,怎么也干出来这种偷窥的勾当了。传出去,我们学生会的脸就丢尽了。”
    “你在学生会里穿这种不正经的衣服,传出去也一样会脸丢尽的。”
    “是门锁坏了,刚才门没锁,我一推就开了。”
    梁璟意外的解释了。冉星辰内心嘀咕:她还以为他会紧抓着她衣服的事不放呢。
    “那你进来就算了,你还帮我系扣子。”一想到刚才自己的后背被看光了,冉星辰表情又变得难看了。毕竟去年的那件事,弄的她神经有点过敏。
    “你让我帮你扣的。”梁璟无辜的说。???那我让你娶我,你就会娶我吗?冉星辰在心里疯狂吐槽,就是没胆量喊出来。
    的确,刚才冉星辰说的是,亲爱的,帮我扣一下扣子。并没有喊安雅的名字。她觉得是自己的锅,该死,下次一定注意。
    “那你,那你……”冉星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让梁璟道歉,他道歉了。但是怎么够呢,让梁璟负责那估计得倒退100年,还是有可能的。而且让梁璟负责?她想象了一下自己跟梁璟在一起的场景。然后脑海中一片空白,是啊,她压根想不出来那种场景。毕竟梁璟这么讨厌她。
    “那我什么。想让我负责?”梁璟先一步说出了她刚才打的念头。
    “哪能啊,我可不敢让大主席负责。我怕被你的崇拜者撕碎。”冉星辰扯了扯嘴角。这时她突然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案!
    “那要不你也给我看看你后背?我们就扯平了。”
    “冉星辰……”沉默了半响后,梁璟突然喊了她的名字。
    “嗯?”
    “你是在勾引我吗?”
    “嗯?”一样的字,但是音调不一样。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还想让我脱衣服?你真的不是想勾引我吗?”
    “虽然你的身材很好,但是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很抱歉不能接受你的勾引。”他貌似在道歉,但是每一个字都透露了一股嘲讽的气息。
    冉星辰本来以为自己会很难过,但是她没有。这一刻,她觉得现在的自己是长大了。对这种话都能自动免疫了。这种心酸又自豪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走上前。然后抬手抓住梁璟的衣服。本来是想抓衬衣领子的,但是高度不够,梁璟比她高太多。她只能顺势往下抓住外套。
    梁璟刚想开口说她是不是疯了。此时办公室的门被人开了。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然后看见了屋内这微妙的一幕。一个修女打扮的女生抓着他们主席大人。两个人距离为0,姿势十分亲密。修女的脸都红了哎。
    安雅挑眉,主席大人竟然在他们新闻部的办公室就玩的这么野。另一个男生同款表情,心想原来主席大人喜欢这种类型的。应该把这条消息卖给林千惠,不知道她这次能出多少价。
    “松手。”
    冉星辰乖乖松手了,因为梁璟的语气大有她不松手,就把她手剁了的感觉。为了不成为红舞鞋的姐妹篇,红手套的女主角。她听话了。
    “哎,辰辰,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安雅这才发现跟梁主席纠缠在一起的人是冉星辰。
    “试衣服。然后帮梁主席掸灰来着。”冉星辰开始瞎编理由。
    嗯……在场其他叁个人,此时心里想的是一样的问题。掸灰至于用双手吗?而且掸灰不应该是个动作吗?
    但是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出疑问,就让这个话题这样结束了。
    安雅把一份资料递给了梁主席,梁主席和那个男生就离开了。
    走的时候都没有再看冉星辰一样,冉星辰觉得很赞。
    “说说吧,刚才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安雅目送人离开,然后把门一关,就飞奔过来,想问问刚才的事情经过。
    “先说说门怎么坏的吧。”她快速的换下cos服,毕竟午休时间要结束了。
    “今天早上我一来就这样了,可能年久失修吧。下午我就找人来看看。”
    “就是我在办公室试衣服,然后梁主席来找你。看见我穿成这个样子,就觉得我有伤学生会的风化,说了我几句,我气不过想跟他理论,然后就是你们看见的那样。”冉星辰眼都不眨一下的,就编出了瞎话。
    “哎,别气了。梁璟他是不喜欢这些的。但是不代表这些是不对的,只是他个人比较古板。”安雅摸了摸她的头发,像是在安抚。
    “嗯,我没放在心上,我就是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谁知道呢,不过别担心。他讨厌你,也没有资格把你踢出学生会的。”
    “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呢。”
    “那是。不是不是,你如果想早点脱离苦海,不如纳新的时候,多给我找几个高质量新生。到时候有了他们,你就可以退部了。”
    “我也希望啊。那样我就有时间做别的事了。”她拿起桌子上的饭团,啃了起来。
    作者有话说:ℎāìτāηɡsんⓤωⓤ.cc(haitangshuwu.cc)
    今天做波比跳生无可恋。回家的时候倔强的要走去,然后感觉新眼镜被沙子刮坏了(bushi)
    求珍珠,求收藏,求留言。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