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思墨思墨,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她就在警察局旁边的酒店住下,从叁楼酒店房间的窗口看得到警察局的大门。
    如此过了两天,期间汪涛又联系了思墨几次,她依旧是那个不变的答案。
    在第叁天的时候,因为证据不足,陆惟生被无罪释放。
    他从警局门口踏出的那一刻,思墨就看到他了。
    陆惟生出警局后打了个车,在一个高档小区下车,眼神冷冷地瞥了眼紧跟其后从另一辆出租车上下来的思墨。
    陆惟生走路快,腿又长,思墨跟不上,只得跑起来。
    走到一个独栋的小别墅门前,陆惟生按了指纹锁,门开后一脚踏进去,关门的时候看到一只手从门外伸进来,他也不管,强行关门,把思墨的手臂硬生生夹成了个两面凹陷的造型,应是极痛。
    可她却笑着从门缝里露出脸,声音娇俏:“惟生~”
    一个生字在她舌尖上绕了几圈,带出娇憨和妩媚的意味。
    陆惟生面色冰冷地加重关门的力道,思墨却无所谓的笑笑,:“这算什么,我还是喜欢你拔我指甲!”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她就知道,他就是那个陆惟生,他和她一样,都回来了,只是没成想,这世杀她的人又是他!他们之间果然有什么因果吧……
    陆惟生终于舍得抬眼看她,她不是之前那个思墨的模样,可是他还是认出了她,他从这个身体上苏醒的时候,带着上一世的记忆,他记起了一切,包括那些临死之际所看到的走马灯似的境遇他都通通想起来了,他已知晓所有他和她的因缘。
    他和她,果然从来都不是巧合,是因果报应,天理循环。
    陆惟生松了手,思墨麻溜地钻进来,还顺手把门带上。
    “哇,你果然不管在哪儿都是个有钱人啊!”思墨打量着入户的小花园叹道。
    陆惟生头也不回地进了屋,思墨赶紧跟上去,生怕他把自己锁在门外,陆惟生等思墨进门后,把门反锁了,目光落在思墨身上。
    思墨见他面沉如水,知道他恨她,极有可能会疯狂折磨她,可是她完全不惧,甚是隐隐有所期待。
    陆惟生却良久没有动静,面色清冷地看着她。
    每一秒都是如此煎熬,思墨真的已经装不下去了,她真的太渴望见到他,太渴望再一次触碰他……
    “陆惟生……”思墨走近他,伸出的指尖有些颤抖,当她碰到他的那一刻,执念如潮水般汹涌澎湃而来,她猛地扑进他怀里,“陆惟生,我好想你,太想太想了……”
    陆惟生却捏着她肩膀轻轻推开她,“可我并不想再见到你。”
    “不会的,惟生最喜欢我了……”思墨挣来他排斥的手,伸手搂住他的腰身,“我就要和你在一起,在一起一辈子,我不会放开你的。”
    陆惟生没反应。
    思墨仰起脸撒娇:“你只能和我在一起的,你看,除了我,还有谁会心甘情愿地让你拔指甲?”
    陆惟生别过脸,“你没有心甘情愿。”你一直想逃。
    “我心甘情愿的!以前是我不好,我再不会离开你了,我真的再不会了。你让我走我也不会走的!”思墨踮起脚想亲他一口,可是够不着,只得伸舌在他脖子上划了一道水渍,“我没钱,陆惟生你养我嘛~不要赶我走~”
    陆惟生把思墨从自己身上剥下来,拽着她上了楼。
    他把思墨顺手甩在床上,从书架上翻出一个盒子,虽然还没看到里面是什么,但是思墨知道他要做什么。
    她趁他翻东西的时候把衣服脱了,等陆惟生找到镊子转身时,正见到她赤着身子从她包包里拿出支口红在涂,见他看她,她连忙抿了抿嘴唇,用手指将口红摸均,然后理了理头发,觉得十分满意了,才跳到他身前,跪在地上,手心朝下,伸出双手。
    陆惟生冷冰冰地看着她。
    思墨露出笑容,眼中却泛着泪光,“来吧,惟生,这一刻,我等太久了。”
    “你经历了什么?”
    “我没经历什么。我只是……明白我爱你,陆惟生。”思墨垂下头,苦笑道,“对,我爱上了一个杀我的男人。”
    陆惟生蹲下身,朝她摊开手,思墨会意,连忙把手放到他手心,他夹住她的指甲,一用力,指甲剥落,血如泉涌。
    这是惩罚,无论多久,无论在哪儿,犯了错,他总是要罚她的。
    一只手的指甲拔完,思墨也没吭一声,只是她忍住疼痛的时候,眼神有些迷离,似乎竟有些沉迷其中的怪异感觉。
    陆惟生起身拿绷带替她包扎,她伸出另一只手,“这只呢?”
    陆惟生没理她,认真地处理着她的伤口。
    她却浑然不在意,慢慢凑近他的脸,探舌舔了舔他的耳廓,陆惟生顿了顿,又继续手头的事。
    她侧身靠在他肩膀上,亲吻他的下巴、脖子,急切又压抑地解他的扣子,陆惟生把她的手处理完,她也正好把他的扣子解完。
    她伸手捏住他的手腕,引他的手覆上她的柔软,“惟生,看在我乖乖受罚的份儿上,爱我一下?”
    陆惟生把她压在身下,想起这是他们最后一世了,有些动容,他们相爱相杀纠缠了几世,这一世之后,他们会不会就了了因果,再难聚首。
    他确实恨她,非常恨她,可是他更爱她,他从一开始就疯狂地爱她,所以他才那么恨,才用了那样可怕的诅咒。
    “思墨,”陆惟生捏住她的下颌,“你永远逃不出我的。”
    思墨吻上他的唇,“我再不逃了,我要纠缠你一辈子。”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