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ó㈡0㈡➊.ℂóM 第三十七章再一次(被杀人分尸

      思墨从混沌中醒来,入眼是雪白的吊顶,嵌入其中的灯管闪了闪,晃了眼睛。
    “醒了!受害人醒了。”护士拉开帘子对守候的刑警道。
    穿警服的警察连忙凑上前来,“卢小姐,你感觉怎么样?”
    思墨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人,她在做梦吗?
    “卢小姐,你好,我是江安区公安局的警察,我叫汪涛,你前天夜里被人袭击了,现在在好点了吗?”叫汪涛的警察例行公事地对思墨做了个自我介绍,见她先是一脸茫然,随后陷入巨大的震惊惊恐中,连忙拍拍她的肩安抚道:“没事了卢小姐,都过去了,凶手已经被我们控制了,但是当场没有留下什么物证,也没有被监控拍到,我们需要你指认凶手,将他绳之以法!”
    思墨从震惊中缓过来,眼泪无声地落在白色的被盖上,她回来了……
    在那些异国时空几十年,穿越了两次,她居然回来了……
    汪涛见思墨神情恍惚,看了眼护士,护士适时地把帘子拉上,跟着汪涛退了出去。
    护士对汪涛道:“她刚醒,需要点时间恢复。”
    “嗯,毕竟遭遇了那样的事情,”汪涛点头认同,又道:“护士小姐,如果受害人有什么新情况,请及时给我们联系。”汪涛看了眼阻隔视线的帘子,对护士道。
    护士点点头,汪涛给她道了个别,“谢谢了,那我就先走了。”
    见警察走远,护士随即进房间给思墨换点滴。
    思墨仍然神在在的,护士把她的床头调高了些,让她坐起来。
    思墨才终于从神思里游出,目光呆滞地看着窗外,树枝光秃秃的,是她最不喜欢的冬天。
    “你躺了这么久,坐一会儿会舒服些,要是你觉得精神还可以,就叫我,我扶你下床走走,你刚做了手术,怕肠道粘连。”护士一边把思墨调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一边叮嘱道。
    思墨把眼珠从树枝移到她脸上,半晌,扯了嘴角露出个艰难的笑容:“好,谢谢你了。”
    护士走后,思墨的眼神又变得空洞。
    她好不容易捱过了那么漫长的岁月,如今又要从头开始?
    为什么要捉弄她?
    思墨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又睡过去。
    两个星期后,思墨出了院,时隔太久,她竟然记不得自己租住的房子是在哪,正当她迷茫之际,汪涛从车里探出头来:“卢小姐,我送你一程?”
    思墨摇摇头,“我暂时没有去的地方。”
    汪涛从车上跳下来,对她笑道:“卢小姐,今天我来,其实是想再征求一下你的意思,你……真的要放弃指认凶手吗?”他不放过思墨的任何一丝表情,眼神里透着深沉的探究。
    “嗯。”思墨淡淡道,她目光迎向汪涛,打断他的探视,“没有其他什么原因,真的是懒得去做而已。”
    汪涛被这受害人给逗乐了,据他掌握的信息,这受害人与凶手确实没有什么联系,凶手是典型的无差别攻击,换句话说,就是思墨恰好是那个倒霉蛋而已。
    只是这卢小姐被人莫名其妙捅了一刀,还差点丢了性命,居然因为嫌麻烦而不去指认凶手,这事还是他从警生涯里头一次遇到。
    汪涛打算做最后的劝说,“卢小姐,今天你不去指认凶手,我们证据不充分,对他的判刑可能非常轻,一个敢杀人的人,你真的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吗?他或许就抱着侥幸心理,再去杀人也未尝不可。”
    他看着思墨,义正言辞道:“卢小姐,我希望你认真考虑,杀人者终究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思墨垂眸愣了片刻,叹了口气,“好吧,我随你去。”
    汪涛又惊又喜,生怕她反悔,连忙引着她上了车,将人带回了警局。
    思墨被带到一个房间问了几个问题,随后又被带到一个隔离间里,隔着玻璃,她看到他从那长长的幽深的巷道走来,每一步像是踏在她心上。
    是漫长的执念导致的幻觉?
    不,真的是他。
    即使他剪了短发,戴着眼镜,可他的身形,走路的姿态,那种独特的气质,已经深刻地烙印在她心里,再难忘怀。
    眼泪抑制不住地落下,砸在她手背上,陆惟生,我们,又见面了。
    汪涛拍拍思墨的肩膀安慰道,“别怕,都过去了,你现在很安全。”
    陆惟生被带到她对面的玻璃后坐下,他神色清冷地半垂着眼,没看她。
    “卢小姐,是不是他对你行凶的?”汪涛开始发问。
    “不。不是他。”思墨肯定道,她注视着陆惟生,嘴角带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在场的办案民警都愣了一愣,汪涛连忙调整情绪,又道:“是他拿刀刺伤你的,是吗?”
    思墨摇摇头,“不是。”
    一个女警上前拍了拍思墨的背脊,温声道:“不用担心会被报复,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你只需要指认凶手就行了,剩下的交给我们。”她递了个安抚性的眼神给思墨,轻声道:“是他伤害你的,对不对?我们有证据表明他就是凶手,只需要你点头指认一下就行。”
    思墨垂了眼,轻声却又坚定道:“不是他。”
    汪涛有些忍不住,“那你刚刚看到他为什么哭?是不是看到他联想到了什么不好的记忆?”
    “没有,我哭是因为我个人原因。”思墨清冷的眸子看向汪涛。那一瞬,汪涛竟觉得这个女人和那个凶手的气质有点类似。
    接下来陆惟生被带走,从头到尾,他都没看思墨一眼。
    思墨被专攻劝说的民警单独带到一个房间进行谈话,可是不管民警怎么诱导,她都无动于衷。
    临近夜晚的时候,思墨终于得以脱身。
    她就在警察局旁边的酒店住下,从叁楼酒店房间的窗口看得到警察局的大门。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