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逃难(故事二:被杀人分尸男主当

      思墨心头愤恨,身体也下意识有些僵直,陆惟生敏锐地察觉到了,正觉得奇怪,突然看到前面有人影,他勒住马,正打算掉头,却被思墨猛地抓住了手,听她道:“前面好像是一大家子。”
    陆惟生认真细看,果然是有些老弱妇孺,衣着不俗,身边还有些壮实的男人,想是富贵人家集体转移,还带了护卫。
    思墨还拉着他的手,“看样子不像是坏人,我们与他们结伴同行怎么样?我们两个人,我总觉得怕怕的。”
    陆惟生摇头,“不,他们这么多人,速度必然要慢些,还不如我们两人轻装来得快。”
    “可是不安全啊,万一又像刚刚一样碰到流寇怎么办?”思墨担忧道。
    “我可以处理,没有不安全。”他反手握住她的手,“相信我。”
    思墨斜眼睇他,抿嘴轻笑,“我一直相信你。”
    二人耽搁的时刻,那边的护卫已经发现了他们,并朝他们走来,一个衣着端庄的老者随后起身,对他们遥遥喊了道:“二位若是去青阳县,可愿与我等同行呢?”
    陆惟生扬声道:“多谢老丈相邀,我们急着赶路,先行一步了。”
    老者见他拒绝,也不多劝,回身坐下了。
    陆惟生带着思墨继续前行,直至天黑,到了个小村庄里,村人已经逃离了,整个村子空荡荡的,有些阴森。
    陆惟生找了间干净点的,去井里打了些水,思墨就着冷水梳洗了一番,见陆惟生熟练地生火烤肉,问道:“你怎么这么熟练?”
    陆惟生手上动作不停,回道:“不知道,从前也没做过,但做起来倒是不手生。”
    思墨奇怪地看他一眼,“你可真神奇。”
    陆惟生似想到了什么,他手一顿,抬头看她,见思墨以手为梳在那里理头发,便就着火光饶有兴趣地观察她。
    “看什么看?”她偏过脸去。
    “思墨,你有没有,有时候会突然想起些什么?”
    “什么?”
    “就像有些画面或者场景会突然出现在你脑海,好像你从前经历过一样。”陆惟生把肉翻了一面。
    思墨蹙眉思忖,他说的是第六感?“没有,你是看到了什么画面?或场景?”
    “嗯。”陆惟生看着火焰贪婪地舔着串在棍子上的肉块。
    思墨转脸看他,等着下文。
    “我看到我和你在一个山上。”他的目光从火焰移到她脸上,“在一堆火前,你用木棒在地上写字。”顿了顿他又道:“你教我识字,教我烤肉。”
    思墨笑道,“怕不是你做的梦?”
    见她笑,陆惟生也笑起来,火焰落进他的眼睛,让那双眼睛亮亮的,他点头附和她,“大概是吧。”
    他一边低头捯饬烤肉,一边回想近日来横空出现在脑海中的那些场景,嘴角不禁带了弧度。
    思墨,你与我,从来都不是巧合。
    他转着肉块,见肉差不多了,吹了吹,扯了最好的部位递给她,思墨用两指捏住,一小口一小口吃起来,吃得红润的唇上都是油,陆惟生凑过去伸舌舔了舔她嘴角,见她呆住,他顺势抱住她,想在这里以天地为被和她滚一圈。
    思墨生怕肉沾了灰,忍着烫塞进嘴里,腮帮子鼓得像只颊囊塞满了食物的小松鼠。
    陆惟生觉得有趣,伸手去捏,突然听到不远处有车辙马蹄声,他抱着她站起来,见一行人停在了对面的屋舍门前,打眼看去,好巧不巧,正是之前遇到的那一大家子。
    那一家子下了马车,就在对面的屋舍里安顿下来,思墨挑眉看陆惟生,仿佛在说,你看人家脚程不慢,这不赶上他们了。
    陆惟生不置可否地笑笑,将她揽了往里走,两人刚进屋说了会话,正准备收拾收拾睡觉,突然听外面一阵喧哗,二人一顿,猛地听到几声尖叫撕裂了这荒村寂静的夜,陆惟生警醒地调头,沉声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
    思墨赶紧点点头。
    陆惟生出去的时候又回头叮嘱了她一声“别出来”才离。
    思墨听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嘈杂,心里有些慌,难道又遇上了流寇?一天之内遇到两波也是没谁了!
    之前听说前方兵败,按理说败退的军队应该会经过这里,要是有军队经过的路线都这么混乱,那其他地方岂不是更乱!
    不过片刻就见陆惟生折返回来,利落地收拾起东西拉着思墨出门,正待取马,突然几个人骑着马冲过来,陆惟生连忙把思墨挡在身后,匆忙间思墨瞥见那些人身上的衣服,着装统一,瞧着竟有点像军队的人!
    兵痞!思墨心头一跳。
    “这里还有个女人!”有人叫道。
    马上又有人骑马过来,依旧是那种穿着,只是这人看起来气势更强,他扬声命令:“男人杀了,把这个和刚刚抓到的女人放一起。”
    “是!”几个人兴奋地应和道。
    泛着银光的刀口胁迫陆惟生放开思墨,几个男人推推搡搡的把她往前驱赶,回头看了眼陆惟生,他被两个兵痞挟持着,他的目光锁在她身上,点漆的眸子深沉如夜,看不出情绪。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