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表面缠绵(故事二:被杀人分尸男

      不过昨天他的暴行,让她怎么也不想再跟他多说。
    陆惟生坐到床上跟她求和:“竟然都解释开了,就不要斗气了,”他吻了吻她的脖子,“你不知道我发现你不在了,心里多难受。”
    “所以你就要这样对我?”思墨讥讽道。
    “谁让你从我身边逃走!”陆惟生冷道,“没有下一次了,思墨。”他搂紧她。
    他浑身透着肃杀之气,思墨下意识服软了,委屈道:“可是我想要个孩子……”她一直想要个孩子,这话不假。
    “不行。生孩子太危险了,我是做药材的,看过太多产妇死亡的案例了。”陆惟生强硬道,“再说你居然为了一个不存在的孩子离开我,那更不能了。”他吻她的鬓角,“思墨,你只能是我的。”
    见思墨柔顺下来,他重申道:“思墨,这次因为孩子你受苦了,我也就不再追究了。以后你要是再敢逃离我,后果,你应该知道的。”
    思墨强迫自己找回之前的状态,继续和他顶嘴演戏,“你难道没听过,一个女人对男人最大的爱就是,为他生个孩子吗?”见他眼神松动,又道:“一个或者像你或者像我的孩子。”
    陆惟生拍拍她脑袋,“别想些有的没的。”他起身整了整衣衫出门,临走时当着她的面把房门落了锁。
    思墨垂下眼睫,有些后怕,也多亏了这个孩子,不然她怎么也解释不了,应该会被折磨得很惨吧。可是就算她这样用孩子做借口,他应该也很难再次信任她了,他刚刚虽然没有拆穿她,但表现得非常敷衍,心里指不定又怎么记恨她了。
    思墨摸了摸没有指甲的左手,想逃离的心更坚定了。一个上一刻还视你如珍宝的人,下一刻怎么可能那样折磨你呢?
    下一次,不成功便成仁吧,她也装够了。
    本以为下一次要等很久,没想到桃花一谢机会就来了。
    前方战役拖得久,流民不断涌入城里,已然影响了城里的正常秩序,如今流寇趁乱打劫,弄得城里人心惶惶。
    陆惟生暂时关了铺子,将药材运到库房封存,买了好些粮食存在家里,这几天都在家里没出门。
    陆惟生以前每天出门做生意的时候,就算晚上回来再累,只要她没有来月事,都要雷打不动的跟她爱一回才睡,思墨这次小产坐小月子,可是憋坏了他。
    这一个月他上等补药伺候着,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正好这两天关了铺子每日闲来无事,就成天折腾思墨,一天要与她纠缠几个来回。
    这日思墨实在不堪其扰,她努力揭开身上的狗皮膏药,恼道:“陆惟生!你就不怕我又怀孕吗?到时候我还是会想生下来,又会逃跑的!”
    陆惟生动作一滞,将她推开的那点距离缩短,“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逃这个话题是他们之间的禁忌,思墨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当即软了身子往他怀里钻,嘟嘴道:“但是打身子真的太痛了,惟生……”
    陆惟生接受她的示好,顺势揽住她,“不怕,我吃了药。”
    思墨下意识立起身子,惊道:“你吃了药?男人也能吃避孕药?”
    陆惟生不想再提这个,他轻轻扯开她衣服的带子,“反正不会怀孕了。”
    思墨抓住衣领不让他得逞,狐疑道,“你说清楚,我怎么不知道还有男人吃的避孕药?”
    他懒懒散散地躺下,浑不在意道:“虎狼之药,再多吃几次,我这辈子也不会让你怀孕了。”
    思墨一怔,转眼看他,“你、你是不打算……”
    陆惟生合上眼,柔声道,“我心里有数,你若是现在不想,便一起睡会儿吧。”
    思墨缩回被子,“你生意做那么大,赚那么多钱,以后留给谁啊?”
    “养你需要花钱啊。”陆惟生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把她压住,“睡吧。”
    思墨撇撇嘴,忍不住反驳:“你没认识我之前生意就做得很大了,你那时候就算好要遇到我了?”
    陆惟生闭眼假寐,没理会思墨。
    思墨仰脸看着他线条优美的侧颜,伸指沿着那个弧度往下滑,在他下巴上顿了顿,继续往下,落在他喉结上。
    还待继续下滑,就被他握住了指尖,他向来清雅的嗓音压得低沉,“你要是精力还好,我们再来?”
    思墨低声道:“我不明白。”
    “你不用明白,反正……”他睁开眼眸,幽幽凝视她,“反正你不明白的太多了,也不差这一个。”
    思墨直觉他话中有话,却又品不出其他什么意思,正在思索时突然听他道,“不行,不能放过你,反正药都吃了,我们次数越多,药的收益越高。”
    思墨低头瞧着自己这一身青紫有些无奈,这几日他在情事上特别凶狠,大概是对她逃跑的事耿耿于怀,又舍不得再对她施虐,只得用这种法子惩罚她。
    她都捱了这么久了,他还不解气!思墨赌气道,“不要。”
    陆惟生起身斜倚在靠枕上,以手支头,看她这气鼓鼓的模样勾唇一笑,也不说话,就那么似笑非笑地睇她。
    那种被他掌控的感觉如黑云般压迫而来,思墨头皮一紧,按以往她早就服软了,可最近不知怎么的,就喜欢和他抬杠,俨然把挑战他底线当成了种乐趣。
    按说她这么作,迟早要踩雷,可他居然意外地很纵容她,除了没有自由,他似乎已经给了她一切。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