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和解(故事二:被杀人分尸男主当

      陆惟生跟着进了屋,见她在屋子里转悠,找了半天,她讪讪走到他跟前,“针线有吗?”
    陆惟生起身找到递给她。
    她接过,然后理了理衣裳,像是找到了个点,掐住,用指甲划出一道很深的印记,然后她脱了衣服用针线缝了几针,又穿上。
    陆惟生不知道她缝了哪里,不过感觉那臃肿的冬衣一下变得顺眼了许多,似乎是腰身那里瘦了。
    然后她又东弄西弄地整了好一会儿,那衣服被她整得越来越合身,越来越好看。
    思墨收起了针线,抬起手左右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转身见他在看她,对他笑了笑,“好看吗?”
    “嗯。”
    “嗯是什么?好看?不好看?一般般?”
    “好看。”陆惟生老实答道。
    “哼。”思墨撅嘴瞥他一眼,低下头继续改其他衣服。
    夜里,陆惟生依旧把她罩在身下,半抱半压,思墨想起自己好像还在和他赌气,挣了挣挪开点,却又被他拖进怀里。
    思墨适可而止,望着窗口发呆。
    陆惟生垂眼,不知想了些什么,终是妥协的一叹,吻了吻她肩头,“还在生气?“
    “没。“
    陆惟生听她声音淡淡的,就像他们开始时的那样,突然有点慌,他搂紧了她,眼珠轻移,想了想道:“我和裴老板的女儿就见过几次,因为年纪大不了她多少,她硬要称我一声哥哥,但其实我都不太记得她长什么样。”
    思墨闷闷地“嗯”了一声。
    陆惟生摸她肚子上的软肉,“我真没和她怎么,反正很多人都喜欢叫我哥哥,我都习惯了,也没怎么关注,她和你说什么了?那么不开心?”
    他这人长相俊美,身材颀长,年纪轻轻就开了那么多药铺,可不是姑娘眼中的金龟婿么。
    思墨扭头看了眼陆惟生,果然是很俊俏的一张脸,要是这张脸很丑,他又曾对她对了那么残忍的事,她和他的关系应该不会像现在这样吧,思及此,思墨又冷笑了声,自己竟是个只看得到表象的俗人,还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陆惟生抚了抚她的脸,漆黑的眼眸闪着光亮:“笑什么?”
    思墨拍开他的手,见他的眉心一蹙,连忙又撒娇似得在他怀里蹭了蹭,伸手搂住他的腰身,指尖不小心抚过他的伤疤,她轻声道:“很痛吧?”
    陆惟生任她触碰,头埋在她颈窝,“不。”
    指尖沿着他的背脊往上,她试探着用手摸了摸他的头,他抬眼看她,她眼睫微阖,慢慢凑近他的脸,他本能地往后闪,她用手轻轻抵住他的头。
    陆惟生疑惑地看她。
    吻上他的那刻,思墨觉得自己是疯了。
    陆惟生瞪大双眼,那双如夜般漆黑的眸子没有焦距,只是呆愣地任由她温热的唇与他触碰摩挲,感觉她的舌小心翼翼地探入,陆惟生含住她的唇舌,加深这个吻。
    思墨。
    陆惟生慢慢闭上眼。
    思墨,你是我的。
    天气越来越冷,他们的感情却不断升温。
    终于熬过了最冷的时刻,思墨迫切渴望的春天总算来了,看到院里的桃花打了花苞,   她问陆惟生:“最近是什么节气了?”
    “雨水吧。”陆惟生从瓷瓶里倒出一粒黑色药丸。
    “立春已经过了?”思墨从他手里接过那颗药丸用水服下。
    “嗯。”他递给她一颗蜜饯。
    思墨含着蜜饯,口齿不清:“时间过得好快啊,我说怎么桃花都打苞了。”
    陆惟生见她纤指拂过桃树的枝条,笑道:“喜欢桃花?”
    “我什么花都喜欢。”思墨觉得口中药味还在,又拿了颗蜜饯送嘴里。
    “那等过段时间,我们去密湖玩,那里春天会开很多花。”
    思墨垂下眼眸遮住情绪,随口应道:“嗯。”
    陆惟生偏头看她,“怎么了?”
    “没,”思墨摇摇头,“只是在想,这药真有效吗?”
    “你体质不好,我下药下得轻些。”陆惟生收拾好准备出门。
    思墨想起自己月事一直都不准,既是吃了避孕的药,应该不会有问题,便没再说,只叫他回来的时候给自己带零嘴。
    等陆惟生走了,思墨坐在榻上认真思考起来,过段时间如果真的能出门,那是再好不过的机会,这些日子她表现得非常好,他对她很信任,他还带她出门买过几次菜。
    这次要早做准备才好。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