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ó㈡0㈡➊.ℂóM 第二十三章看来他真要睡她了…

      她才不会因为他的点滴关怀感动,他是杀人犯,是囚禁她的人,她又不是斯德哥尔摩征患者,他还以为对她好她就应该感激吗?她要隐忍,找到机会,逃离这里!
    她知道他有两家很大的药铺就在这宅子附近,叁楼他工作的地方正好可以望到这个宅子,当时她就是在那里和他见面的。
    她想逃得找到名正言顺出去的理由才行。
    所以她柔顺地屈服,顺从,让他放心。
    她是现代人,是连约炮一夜情都能接受的现代人。说句没心没肺的话,就算跟他发生了关系,那也没什么,虽然这个人是个变态杀人狂,但他颜值挺高,往好的想,用身体换自己一命,也挺划算的。
    她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接受,她总能逃出去的,思墨抓紧了被子,闭上眼,这一次她不会死……
    晚上思墨等了很久,那个人也没回来,外面也不像从前那种熙熙攘攘的声音,有些嘈杂,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思墨自己吃了饭,便回房了,冬日短,且冷,上了床半天也没睡热。
    她正在想他今晚还会不会过来,那个人就推开了房门,他一身寒意到她身边,视线落在她身上。
    虽然她背着他,但那逼人的眼神,让她不得不转过头来。
    “怎么不等我吃饭。”他把手中的油包纸放到一边,“给你买了卤鸭。”
    思墨起身,随便编了个理由,“以为你有事,可能很晚才回来。”
    他低头扫了她一眼,没说话,径直去了净房。
    油包纸包不住鸭子的香味,思墨很久没吃这样的东西了,她抬眼瞧了瞧净房的方向,听到水声,他洗澡都是冲冷水解决的,唯有她洗澡的时候,会烧了热水提给她。
    这样冷的天冲冷水,也不知他为什么不会感冒,思墨一边吃鸭子一边想。
    还没吃完一只腿,那个人就回来了,坐在榻上擦着头发看她吃鸭子,思墨停下来,“你吃吗?”
    “不。”
    思墨接着吃了两口,毕竟吃人嘴软,她找着话聊:“桌上有饭,你吃了吗?”
    “没有。”
    “为什么不吃啊?”肯定已经凉了,她想过要放到锅里温着,可他是囚禁她的人,她没必要这么做,到时候问起来,她只要假装没考虑到就好了。
    他没回答,一双漆黑的眸子锁住她。
    思墨心虚地低头撕鸭子的肉。
    两人习惯性地沉默。
    “卢思墨。”
    思墨抬头,他还是第一次连名带姓喊她。
    “以后你要每天跟我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他看着她冷声道,“像一个女人一样。”
    思墨心中一跳,她踌躇了片刻,“我……我不是很明白。”
    “我们都睡过了,明白?”他起身,把擦头发的头巾放在一边,从她手里把油包纸拿开,逼近她,“今晚,我要让你真正明白。”
    思墨下意识抿了抿唇,心头抑制不住地慌张,她知道事情迟早会走到这一步,白天她都想透了的,但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怕。
    毕竟……他外表再装,骨子也是个杀人狂啊……
    思墨也不敢违背他,虽然她近来胆子肥了不少,试探着也敢不理他,但要她真正拒绝或者反抗,她还是做不到。
    “准备洗澡吧,我去给你提热水。”他起身出门,消失的片刻思墨控制不住地发起抖。
    泡在水里,思墨给自己想了无数种后果,她怕她下意识的推开拒绝会惹恼他,到时候他会不会一个烦躁就又一刀扎在她喉咙上?又担心她会不会做的时候发出声响,然后他觉得吵,顺手割她脖子。
    直到时间已经拖得不能再拖,思墨才回屋,她一直安慰自己,就当是约了个喜欢SM的P友好了……
    那个人坐在床头看书,手中拿着一味药材,在烛光下照着书仔细比对着,暖暖的烛光落在他脸上身上,让人觉得他是个温柔专注的男人。
    他从前拔下她指甲的时候,也是这样一种专注的表情,带着诡异的神圣。
    余光瞥见她杵在那里,他抬头,收了书和药材放在一边,朝她招了招手。
    思墨趿着鞋过去,上了床,乖顺地坐在一边。见他目光炯炯地盯着她,不禁有些纳闷,明明她穿越的这个身体也不是什么美人,就是一个路人甲的长相,他那眼神都快让她以为自己是个绝世尤物了。
    这人也是饥不择食。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