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ó㈡0㈡➊.ℂóM 第九章再相遇(故事一:非你不

      小月在汉子家收到了极大的优待,吃好了,又把伤养好了,等她喝了水有了力气开口说了话,可把汉子一家人乐呵的。她说她是被父母卖了老头子,不愿意就跑了,汉子一家看她手脚麻利一看就知是乡下女人,便也信了。
    这在人家家里一住就是半个月,小月为了报恩,每次早早地起了做饭洗碗,完了就上山割猪草喂猪,下地种庄稼,跟在自己家一样。
    这几日之后,汉子见小月没有要走的意思,慢慢对她生了心思,对她说话也温柔了,事儿也不让她做了。
    小月知道,于是她寻了个话题跟他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她的身世,说着说着就说到她被老头子糟蹋了的事儿了。汉子听了一脸震惊,干巴巴地安慰她已经过去了,没事。
    小月听汉子跟他老娘说“太遗憾了,她居然不干净。”之后便再也没了下文。
    汉子的老娘怜惜小月,让小月住在家里,说就跟多个女儿一样,好得很,其实小月知道,自打他们知道她不是完璧之身之后就嫌弃她了,不过看她干活麻利,一人顶两,舍不得她走罢了。
    她其实都知道。
    所以她努力干活,有空就去村人家里帮衬,赚点小钱,一个月时间,终于有了点小钱,租了村外围一个破房子,破房子里的老太婆死了,房子就归族里了,一直荒废着等它自己垮,现在有个傻缺居然要租,可不乐坏了族长。
    小月搬走了还是常常回汉子家帮忙,所以汉子老娘也乐得把那些硬得跟木板一样的旧棉被送给小月,小月高高兴兴地收了,回家把小屋子收拾了,找了个破木板,拼了个床,铺上旧棉被往上一躺,觉得太舒服了。
    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太舒服了。
    唔,说起舒服的感觉,她突然想起那个人。
    好吧,比起那个人弄她的那种舒服,差一点点。
    她啃了几口硬馒头,喝了些水,休息片刻就打算上山了。
    现在她得自己过日子啦,本来打算刺绣赚钱的,但她得攒钱买针线啊,没办法,她只得先上山找些普通草药晒干了去卖,换些针线钱。
    她连个背篓都没有,就这么空着手上山了,路上看见麻,拔了人家的皮当绳子用,待会拿来捆草药。
    日头偏西,她终于拔了一大堆地丁和马齿苋,这马齿苋回头煮一煮还可以吃。
    小月就扛着草药往回走,路过一个小山谷,听到好像有敲击声。
    她放下草药,探身往下看,果然是有人在敲什么东西。
    不会是鬼吧?
    这深山老林的……
    小月打了个寒颤,准备往回走,但是。
    对,凡事都有个但是。
    但是她太慌张了,总感觉有鬼,下脚太急,没注意踩到一堆软土,就华丽丽地落到了小山谷里。她本来一身就脏,现在更脏了,她抬眼看看了顶,这高度,她还能爬上去,只是……叮叮叮,又传来一阵惊悚的敲击声。
    “有……有人吗?”虚弱至极的人声响起,小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往上爬,别找我别找我,我没干坏事!
    “救、救命……”小月一愣,是有人跟她一样落下来了么?
    这么虚弱啊,小月转身去找那个人,心想,这人还真聪明知道喊人费力气,就那么拿东西敲倒是个好方法。
    转过一棵参天大树,她远远看到下方躺着个人。
    那人也看到她了,赶紧喊她:“我在这儿,救……救我。”
    小月却吓得缩回了树后!
    天啊,她刚刚看到了什么!
    世界这么大,怎么会遇到他!
    小月想也不想就往回走。
    “你能救救我吗?我可以报答你!”他虚弱地喊她,“救救我,好不好?”
    小月从树后探出个头看他,他没有戴面具,苍白病弱的少年模样,十分无害十分可怜。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